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终极妖孽狂兵 > 章节目录 第506章 有古怪
    “你!”

    陆风不屑道,“你什么你,有本事来干掉老子啊,老玻璃,你行吗你。”

    看到陆风向白佑尘竖起了中指,众人嘴角顿时一抽。

    大哥,你这都快跟死狗差不多了,能不能就低调一点。

    “混账!”

    白佑尘勃然一怒,身上的劲力滚滚而动。

    可是下一秒,陈永林等人那锐利的目光就扫向了白佑尘。

    几经周折,陆风终究没有死,意味着拿到那不菲的报酬还有机会。

    在这里不好动手,到了晚上就能杀死陆风,即将到手的好处可不想被人给破坏。

    “朋友,你那师侄趁人之位在先,技不如人在后,生死仇杀各安天命,请问你这算什么意思?”陈永林双眼迷离,不悦道。

    刚说完朱方雨就接过话,“今日一战陆风连续两战都赢了,莫非阁下也要趁人之危不成,哼,如果你胆敢动手,我想在场的没人会同意。”

    “这小子受伤在前,你那师侄不要脸的下手,那时候你怎么不蹦出来主持所谓的正义,被人杀了就不爽,天下果然还真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有陈永林等人的刻意煽动,围观的人都你言我语,让白佑尘怒不可言,无奈只能将孙浩的尸体带走。

    “各位,谢了。”陆风抱拳。

    尤其是对于陈永林等人,陆风一直就感到怪异,这些人不熟悉,甚至谈不上认识,竟然多次出言相帮,有点反常啊。

    等等!

    在陈永林等人之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之前在祝家出现的陈氏太极少门主。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些人真的是朋友吗,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好。

    “弱鸡,还有两下子嘛,小看你了。”

    陆风一脸黑线,拉住聂小青,压低声音道,“拜托,能不能给点面子。”

    “本来就是,打两个渣渣也这么费劲,要是本小姐,一巴掌一个,直接秒杀。”聂小青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

    恰好听见的谢天擎惊异不已,深意的打量了聂小青两眼。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渣渣。”

    “……”这次轮到谢天擎郁闷了。

    跟着聂小青又白了一眼,“弄一声伤,还得让人照顾,我真是捡了一个大麻烦,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走,留在这里吃午饭啊。”

    “……走,马上走。”

    连续干了两架,修复能力赶不上受伤快,现在的样子还真有那么一点狼狈。

    眼见聂小青架着一瘸一拐的陆风离去,谢天擎轻轻吐气,还没开口,身旁的连胜就道,“这个女孩不简单。”

    “师兄……”

    “连我也没有把握,天擎,现在明白为兄的意思的吧,估计师父也不想起纷争,这姓陆的小子也没有咱们看到的这么简单,只怕他背后的人很强,强大到咱们师父那个层次。”

    早就怀疑陆风背后有人,不然不可能这么闹还相安无事,而且今天陆风对太极的领悟造诣不低,真的只是十五天领悟出来的吗?

    如果不是,陆风和武当的人必定有很深的关系,早就学过太极。

    如果是,那么在十五天之内就能领悟到这么深的太极之理,教导他的人也绝对是一位强者中的强者。

    华夏四狂一神,五位至强者,名声远播。

    可连胜早就师父说过,还有不少人的本事不在他们五位至强者之下,各大门派的当家人就是那个层次的强者。

    没有响亮的名声,不代表就不强。

    就拿武当那位疯道士张清风来说,就是一个实力绝顶的人物。

    “这……”

    看了谢天擎一眼,连胜道,“刚才那个女孩战斗力绝不在我之下,你想想,以这个年纪就有和我一样的战斗力,谁培养出来的,总不会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谢天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们该回去了,师父对你这次自作主张有点生气,还好你有分寸,好好想想回去怎么让他息怒吧,至于这个陆风……”

    再次看向陆风的背影时,连胜目光变得有些恍惚,“不能成为朋友,也最好别成为敌人。”

    “师兄,我明白。”

    ……

    陆风都走了,观战的人也逐渐散去。

    陈永林等人也没有停留,陆风还活着,那就是天大的好事,老天爷对他们不薄。

    至于王岩松等人一直留意着陈永林几方,心里也跟明灯一样,不过他始终不明白,这些人意图是什么。

    每个人做事都有动机,动机在哪里?

    要说几方对南方三大家族覆灭而不爽,失去了很多资金上的援助,单凭这一点很难说通。

    彼此都是华夏内传承已久的名门正派,这点气量应该有,没有了那三个家族,大可以再找就是,犯不着对陆风死磕。

    再说了,人在人情在,人死人情败,恐怕没有一个门派会愚蠢到为了已经不在的家族而讨回所谓的公道。

    加上大家族和门派之间永远都是利益,人情这玩意儿很淡薄。

    所以王岩松不断在怀疑,陈永林等人在打主意,并不是以门派的身份,而是私下想搞小动作,一定也有让他们趋之若鹜的动力。

    “王师兄,你怎么了?”周琳见王岩松走神,不禁问。

    回头分别看了周琳和唐晓云一眼,王岩松道,“两位师妹,你们说,如果那些人真的在动什么心思,又是什么让他们心动。”

    两女交替了眼神,唐晓云浅笑,“万事皆为利,不以门派身份,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为了钱,很多很多钱,多到让他们无法拒绝。”

    相比于周琳,唐晓云岁数略大,社会经验也更丰富,每个人都有价码,达到了心里的价码,就敢去做任何事。

    “我们走吧。”

    ……

    “能不能好好扶。”

    “谁愿意似的。”聂小青当即就撒手。

    陆风嘴角一抽,“你还想不想要漂亮衣服了,想不想……”

    “想。”聂小青赶忙回来扶住,吧嗒吧嗒的眨着眼睛,“哥,瞧你说得,你亲爱的妹妹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我都答应咱妈了,要将你给看好。”

    我……

    “你赢了。”

    路过的时候,陆风在人群中又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这两个家伙也来了。

    不过让他诧异的是,雷京两人明明也看见了他,却装着不认识,随着人群离去。

    不对劲,这里边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