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吞噬神话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除暴安良
    邱云轻说道:“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说我就好比这座山。山中有灵气就好比修士体内的真气,而灵气会洗练掉魔器上面的魔气,又可以与冰火灵气融合形成冰焰的存在。也就是说,只要我将本身真气练好练的足够强大,那么外界的任何元素都会被我利用。”

    老瞎子道:“对于你来说,你这句话是对的。但是你不同于常人。你拥有先天灵骨,可以将五行元气共存于一身,而大多数的修士体质只能感悟或者适合一种元气的修炼。比如李炎凉,他因为体质属火,所以只能修炼火术。即便他以后随着修为提高能够感悟到其他元气的存在,但也不会在其他元气的上面有更多造诣。”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我先给你一个小目标,你争取以最快的时间感悟到天地间的水火元气,然后通过你自己的真气凝练出冰焰。”

    邱云轻重重的点了点头,便开始放出神识,探测着空气中的水火元气。

    当修士的修为突破到六重天境界后,便可以分出自己的意念去探测天地间的元气波动,也可以探测自己或者别人的体内真气容度,以辨别人的修为。

    老瞎子管这种能够探测天地间元气的意念称作为神识,邱云轻便也把这种能力当作为神识。

    见邱云轻立刻探视天地间的元气,老瞎子说道:“再给你一个建议,这里的水火元气很浓,不妨你去一个水火元气比较淡薄的地方,这样可以提升你神识的敏锐度,更能磨练你凝聚不同元气的能力。”

    “好,我听你的。不过在我刚才探测天地间五行元气的时候,发现有一个重要的地方你没有提起。你只让我探测天地间的水火元气,而冰焰不仅需要水火元气,还要将水之元气凝练成冰,你可没有告诉我将水凝练成冰的办法啊。”邱云轻对着老瞎子说道。

    老瞎子哈哈一笑,说道:“还不错,这么快就发现将水凝练成冰这非常重要的一点了。天地乾坤,阴阳五行。天地间不仅仅存在着五行元气,你可以试探着去探查一些例如寒气或者阴气之类的元气,只要掌握了阴寒之气,不就可以将水凝练成冰了吗?”

    “你这么说我又发现了一点,当我探查到水火元气之后,还要想办法控制这些元气,被我控制之后还要将它们凝练出实体状态,然后才能利用我自身的真气将两种元气凝聚并炼化成冰焰的形态。”邱云轻发现了这些,没有感到麻烦,反而露出一副非常兴奋的样子,而忍不住叹道:“现在回想一下李炎凉施展火术时的场景,当时我还以为那些火是从他自己身体里喷出去的,如今才知道这是一种真气凝聚元气实体化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却快的令人察觉不到,当真是厉害!”

    邱云轻在老瞎子的帮助下修为突破至六重天境界,此刻正在一无人之地钻研凝聚冰焰之法。

    在回归灵骨之体前,邱云轻便已经达到了七重天的境界。但是当时的他徒有七重天实力,却不能将七重天的修为发挥到极致。

    此刻在老瞎子的指导下,重修自身,无论是对修行的感悟还是切身修炼,都提升了一个层次。

    就这样,时间缓缓流逝,又过去了两个月。

    晚风起,

    夜渐泛凄凉;

    秋月殇,

    岁寒人心凉;

    树枯草黄,

    秋深夜渐长。

    此时,已是深秋时节。

    邱云轻已经可以熟练的运用冰焰,老瞎子对他的帮助也到了极限。

    这时候,一直留在灵花百宫中的莫扶摇终于从宫殿中走出。找到了邱云轻和老瞎子。

    面对着祖孙二人,莫扶摇说道:“这一次在灵花百宫中我吸取了几十种不同的灵气,这对我来说也受益匪浅。此刻云轻身上所散发的真气波动更加的浑厚牢固,想必已经稳固在六重天的巅峰之境了。”

    老瞎子点头说道:“没错,接下来就要靠你来帮助他将修为提升至九重天境界,我还有其他事要做,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老瞎子说走就走,只留下莫扶摇和邱云轻二人面面相觑。

    ……

    炎凉城,武凉王府,杯雪亭,满天繁星点缀,秋风萧瑟,吹起一地叶黄。

    李炎凉身穿红色长袍,宛如待战的将军,目光冷峻,紧握着手中的长枪。

    在他身侧,站着一蒙着面纱的女子。

    她是胭脂,前几日陪伴李炎凉回到炎凉城,因为容貌太过美丽迷人,惹到了一些居心悱恻的小混混,后来被李炎凉知道便将她接回武凉王府,并亲手教训了那些小混混。

    就是因为这倾国倾城的容貌,胭脂才一直蒙着面纱。回到炎凉城后,也只有与李炎凉单独相处的时候,她才把面纱摘下。

    此刻,她轻轻的摘下面纱,一绺靓丽的黑发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峨眉,一双丽目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经过一次换皮。胭脂虽然换了模样,而且比以前更美,但她的神态依然没变,总是俏皮的一笑,更是勾勒出迷人的容颜。

    胭脂站在李炎凉身边,柔声道:“殿下,您真的要捉拿刘小公子吗?他可是老宰相最疼爱的孙子,也是刘雍的后人啊。”

    “秋风西去东风来,愿等东去桃花开。”李炎凉凝望着眼前的落叶,露出深深的哀愁,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只是一个公子哥,有何抓不得?”

    胭脂轻叹道:“刘雍是你曾经的好兄弟啊,想不到他的后人竟如此不堪。”

    “胭脂,你不用说了。刘辞小小年纪,却干出杀人放火,强抢民女的无耻勾当,更是与土匪勾结草菅人命,如此畜生,怎能留他继续逍遥法外,无法无天!”李炎凉紧握长枪,满腔怒火,义愤填膺的说道。

    此夜,李炎凉单枪匹马闯入老宰相府,一枪刺穿了刘辞的心脏。

    刘辞被杀,他的几个兄弟姐妹也是敢怒不敢言,毕竟他们都是凡人,无法和李炎凉相抗。

    刘辞死后,整座城都沸腾了起来,李炎凉除暴安良,城中百姓皆是欢天喜地,可以见得此人曾经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招人痛恨。

    除掉刘辞后,李炎凉找到李唐,见李老翁已被安置好,便放心的带着胭脂离开了炎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