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她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此刻的她只觉得万分惊恐,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被破相了。

    叫了半天也没有人里,看到地上的墙边有一只手机,欧明夕鼓足了莫大的勇气才从木板上翻了下来。

    脚落地后一软,欧明夕就摔到了地上。因为没想到会摔跤,所以这一摔,直接是脸着地的,痛得欧明夕又是一阵哇哇大叫。

    这个时候天都还没

    “这都几点了?怎么又玩通宵?还要不要身体了?”

    “啊——爸爸,救命!爸……呜呜呜……爸……救命……”

    欧明夕的求救声同时惊醒了欧成和夫妇,两人几乎是同时坐了起来。

    “明夕,你在哪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妈妈,女儿,我的乖女儿,你到底怎么了啊?”欧夫人一听女儿的声音,瞬间吓得大惊失色地哭起来。

    “妈……我……我会不会死……呜呜呜……我会不会死?我不想死……你让爸救我……救我!”

    “明夕,你先别哭,快告诉爸爸你在哪儿?”

    “我不知道我在哪儿,呜呜呜……爸,我被毁容了。啊——我要杀了钟暖暖!我一定要杀了钟暖暖!”欧明夕在电话那头发出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好好好,你别怕,也别挂电话,爸爸立刻让人定位你的位置。”

    说罢,把电话拿给欧明夕的妈,而他自己则用家里的座机赶紧给公安那边打电话过去。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找出欧明夕的下落。

    讲真,欧成和虽然是个明白人,但却是个女儿奴。

    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而他现在拼搏和努力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儿铺路。

    所以他可以教训欧明夕,甚至在欧明夕企图和钟暖暖对上的时候会骂欧明夕,但若是欧明夕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绝对是能豁出性命的那种人。

    当公安得知了欧明夕的下落,汇报给欧成和,欧成和夫妻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脸为难的公安干警。

    欧成和脸一沉,问道:“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明夕呢?明夕在哪儿?”欧夫人也焦急地问道。

    来的都是男警察,脸色有些难堪,听到询问,眼神有些闪烁,“报告欧副市长,令千金在里面。救护车还有三分钟就到。”

    欧成和夫妇赶紧来到一旁废弃的铁皮屋外,推开门,看到里面一丝不挂,头发乱糟糟,脸被划得血肉横飞的欧明夕的时候,欧夫人直接就昏死了过去,就连欧成和也是腿一软,被打击得直接坐到了地上。

    看着女儿皮肉翻飞已经露出森森白骨的脸,欧成和知道他引以为傲的女儿已经被彻底毁了。

    翌日一早,钟暖暖就接到了钟奎军的电话。

    “暖暖,我问你,那个赛琳娜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让她欺负你姐姐,还让她威胁顾家,中断顾家的生意链?暖暖,我知道因为你妈妈的原因,所以你不喜欢芊芊,可她毕竟也是你的亲姐姐,而顾家是她未来的婆家,你这样让人去害顾家,且不说你姐姐以后在顾家很难抬起头,就连我们钟家也会没脸见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