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感谢你的配合。”李市长微笑脸。

    “不客气。”赤阳严肃脸。

    “那,没有什么的话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赤阳的严肃脸瞬间变得更严肃了。

    “李市长觉得就这样就可以了吗?”

    李市长:“……”

    “我未婚妻还是一名高三的学生,可是今天早上却被警局两名警察带走,而且是以极为张扬的方式当着全校同学的面被带走的,这给我的未婚妻的名誉带来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好的好的,这个我是知道的。我们的警察同志对未来军嫂带来的名誉损失,警局这边会安排相关同志到钟小姐的学校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冷晋鹏这时候说话了,“如此,就麻烦李市长好好安排一下这件事了。”

    李市长……

    “好的冷司令,这件事您就放心吧,交给我来处理就好。”

    本来是欧成和为了给他女儿兴师问罪抓钟暖暖来警局的,搞到最后,欧明夕被捕了,欧成和被双龟(音)了,而钟暖暖不但屁事没有,还得警局的同志去消除影响。

    见赤阳一张严肃而冷硬的脸在面对钟暖暖的时候瞬间柔软,李市长怎么感觉自己嘴巴有点齁呢?

    转头看向冷司令,却见冷司令的眼睛看天看地看警局同志,就是不看赤阳这边,李市长心里就是一阵莫名地感叹——

    大领导就是大领导,果然是有先见之明的。竟然知道提前把眼睛移开。

    “走吧。”

    赤阳把手伸到钟暖暖面前,从桌上牵起媳妇儿柔软的小手,瞬间一脸的心满意足。

    “嗯。”

    直到被赤阳牵住手,钟暖暖才从审讯桌上站起来,在市长和局长的目送下,穿过他们,走到穆希贵面前,向穆希贵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穆希贵也是朝钟暖暖微微点头,同时也朝赤阳点了下头。

    赤阳看了穆希贵一眼,也朝他点了个头。

    这在一般人看来只是微微致意的一个礼貌性的点头,却在后来让穆希贵收益良多。

    赤阳牵着钟暖暖走出警局,走到自己那辆路虎跟前,给她开了车门。

    等她坐进去以后,又体贴的拉过安全带给钟暖暖系上。

    因为是反手,所以即便赤阳长得很高,可是为了给她系安全带也是将整个身体贴了过来。

    感受着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清冽的气息,钟暖暖心情超好,对着她家赤阳哥哥就是甜美的一个微笑。

    赤阳被钟暖暖的微笑闪了眼睛,连精神都恍惚了一下。

    他一直觉得他家媳妇的笑容是最美的,最能感染人的。分明是冷冽低沉到要下冬雨的天气,却因为媳妇的笑容而瞬间回到了阳光和煦的春天。

    也因为钟暖暖的这个笑容,让牵着手和媳妇儿出去的赤阳彻底忘记了后面那个一路吃着狗粮过来的冷司令。

    关上车门,绕到驾驶室,打开车门,关上。

    冷晋鹏和穆希贵在李市长和王局长的陪同下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穆希贵的司机已经在外面等了许久,立刻为自家boss打开车门。

    穆希贵见赤阳和钟暖暖没理他们,已经自己上车,于是礼貌的和冷晋鹏道了别。

    今天是发突然,冷晋鹏也没有叫司机,直接坐着赤阳的车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