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出绿了!”

    伴随着众人的一阵惊呼,凌厉的关注重点立刻就转移到了正在切割的原石上。

    切割师父才切出了三刀,原石的边缘就出现了一片水头十足的绿来。

    “天啊,这绿的也太正了吧!”

    “这样的水色,这样的透明度,不会是极品老坑玻璃种的帝王绿吧!”

    “我的天!刚才那小姑娘一口一个帝王绿,难道真的别她说中了,江城竟然出了极品帝王绿?这简直……”

    “不是还没开出来吗?万一里面是油青种呢?”有人在一旁笑着说风凉话。毕竟如果真的是帝王绿,那凌家就赚大发了。

    其实这个局面已经很明显了,这样的水色,这样的横切面,比凌云阁展示厅里展示出来的那几颗露皮原石都要好得多。即便不是极品帝王绿,也应该是高冰种翡翠。

    这样水头的原石,哪怕只是露了一个皮,没个500万都是买不下来的了。

    当然,一般情况下老板遇到这种情况宁愿500万不要也是不会随便卖的。因为这样的赢面已经是50,万一里面要是老坑玻璃种,依照这颜色,万一是老坑玻璃中里面的帝王绿,这么大的个头怕是5个亿都买不下来。

    凌品媛也被自己的手气震撼到了。

    知道自己的运气一向很好,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好。

    凌厉此刻也是面露喜色。如果真的出了一个帝王绿,那凌云阁可就要彻底出名了。

    “擦,用擦的!”

    凌厉生怕切割师父把帝王绿翡翠给弄坏了哪怕一丁点,于是由切改擦。

    “切吧,哪儿有什么帝王绿,都说最多是油青种了。”钟暖暖在一旁说风凉话,一点也不怕闪了腰。

    然后,她的话引来的众人的一致白眼。唯有老爷子捏捏她的手安慰她。

    结果,当解石师父小心翼翼地又擦了几下之后,后面露出来的品相再一次引起了人们的惊呼。

    “变了!”

    “变了变了!”

    “我天,都已经出现极品的品相了,里面还能直接变成这个样子吗?”

    “不会真的被这女孩说中了吧?”

    随着解石师父解出的翡翠越来越多,翡翠的全貌也开始逐渐展示在众人面前。

    当所有的面貌都展示出来的时候,众人纷纷倒吸一口气。

    “我的天啊!真的是油青种!”

    “竟然被那女孩说中了!”

    “简直太厉害了!”

    “她是看出来的还是蒙的?”

    “蒙的吧?谁那么厉害能直接看出来,那就不要奋斗了好了,直接每天都去原石材料市场买原石。一天只能就能成为亿万富翁。”

    “也是……可她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一刻,大家看向钟暖暖的眼神已经全都变了。就连吴茂松看向钟暖暖的眼神也都变了。

    如果刚开始他还觉得这女孩是被爷爷骄纵坏了的无脑败家女,这一刻,他就绝不会再有一丁点这样的认知。

    这个女孩一开始就是在为自己的爷爷打抱不平,看起来有点像无知脑残,可是深入观察就会发现,她眸光澄澈,灵力逼人。绝不是大家想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