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不要这样说。我对小睿可是不参杂一点情(qg)欲的兄弟之情。我跟赛琳娜已经说好了,以后她是小睿唯一的老婆,我是小睿唯一的亲哥哥。谁要是敢跟我们抢,那就是跟我们两人过不去。”

    钟暖暖嘴巴一抽,“冷棋睿的妈妈真会生,竟然生了一个纯东方人和一个纯西方人。”

    艾登义正言辞,“老大,您能不调侃吗?这个世界上难道只能有亲生的才是亲人吗?难道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过你的亲弟弟?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亲人和友谊还比不过那些所谓的血浓于水?”

    钟暖暖一怔:“我年纪比你小诶!虽然是你老大,可你什么时候变成我的弟弟了?”为毛她不知道这个关系啊?

    “以前你是我老大,可你也从来没有叫过我哥哥啊!所以既然是老大,那就当姐姐吧。对不起了老大,我这辈子只能有一个比我小的亲人,那就是我弟弟冷棋睿。”

    看着丧心病狂的艾登,钟暖暖忍不住问道:“那我是你姐姐赛琳娜又是你的什么?难道也变成了姐姐?”

    这样的话,赛琳娜肯定会很高兴吧?

    钟暖暖正在为赛琳娜感到高兴,艾登却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弟媳。”

    钟暖暖:……!!!

    可以的!

    绝对可以的!

    对于艾登和赛琳娜对游戏,以及游戏大神的疯魔程度,钟暖暖已经到了完全无法理解的程度。

    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

    就像她爱上赤阳哥哥一样,或许赛琳娜和艾登也会觉得无法理解吧?

    看着艾登心甘情愿为“弟弟”洗手作羹汤的模样,钟暖暖点点头,“你高兴就好。”

    艾登一喜,“老大你这是答应了?”

    “这本来就是好事,我有什么好不答应的?”

    京城,顾家。

    原本被赛琳娜打压得喘不过起来,眼看坚持不到一个月就要偃旗息鼓的顾家,今日却是张灯结彩,到处悬挂起了大红灯笼。

    顾家每天门庭若市,京城权贵及豪门这几天都快把顾家的门槛给踏破了。

    这么热闹的原因是,顾家唯一的公子顾明哲马上就要结婚了。

    顾家公子爷的婚礼定在腊月12,地点在京城最好的顶级六星酒店、准七星酒店——瑞玉。

    这是南宫家的产业,是帝宫集团旗下的最顶级的酒店。同时也是京城最好的一家酒店。

    顾家乃是京城三流豪门,顾家公子大婚本身也是一件值得瞩目的事,不过却也不会瞩目到轰动整个z国的贵族圈、金融圈,甚至是政界!军界!

    特别是在顾家得罪了境外势力之后,整个资金链严重断裂,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这样的情况下,顾家公子大婚,可能报道的人会多,但是一般都负面报道,真正来祝福婚礼的,恐怕没几个。

    可是顾家的情况却是一反常态,整个家门几乎被踏破,每天的宾客是络绎不绝。

    不为别的,就因为众人都听说了一件让人惊掉下巴的事——

    顾明哲的未婚妻钟芊芊,是南宫家遗落在外面的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