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神豪的悠闲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
    听完秦天的话之后,宋池艳的脸色变了变,语气明显变得不高兴起来:“哦,是吗?那我先回学校了。”

    她坐在床边开始穿袜子,秦天着急地问道:“你不陪我?”

    宋池艳说道:“那你不是还要去接人吗?”

    随后不由分说,穿戴整齐就走了。

    秦天看着她的背影,十分郁闷。

    他有些惶恐,想,难道这妹子,以后都不理我了?

    这样一想,秦天对唐欢就有些怨念,这不是坏我的事吗?你都有男朋友了,干嘛还联系我呢?

    不过随后也安慰自己,现在好了,宋池艳走了,不用担心接过来两个女生见面的尴尬了。

    洗了个澡冷静一下,睡到半夜两三点,秦天起来,前往火车站接人。

    张家界是个旅游城市,这意味着在不是旅游旺季的时候这地方会比较冷清——更不要说半夜三四点了。

    秦天住的旅馆在学校后门的小巷里,之所以住这么偏,是因为便宜。

    把老板娘叫起来开了门,然后在她怨念而奇怪的眼神之中出了门,叫了个出租车,前往火车站。

    这个点叫出租车,要是个妹子,很难让人没有非分之想啊。

    好在秦天觉得自己长相还没到让男同胞也动歪脑筋的地步。

    而且他也没钱。

    去火车站等了一会儿,见着了唐欢。她还是一如既往穿着学生那一套,显得清纯而稚嫩。

    秦天很难想像,就她这装扮,大半夜的操着外地口音坐出租车,会不会遭遇不错。

    可她还是来了。

    秦天想,这应该是她坚信自己会来接?

    这样的相信让秦天还有那么点儿小感动。

    “你这大半夜的一个人过来,不怕啊?”秦天有些不爽地说道。一个女孩子,怎么就一点防备都没有?

    唐欢用那特有的柔柔弱弱的低音说道:“不怕啊,你这不是来接我了吗?”

    秦天心中突然想,为什么这车不晚点?

    “走吧。”秦天说。

    虽然是夏天,但是火车站就在天门山脚下,那山风吹过来,还是很冷的。

    他自然而然接过唐欢的行李箱,两个人如同情侣一般往出租车走去。

    “你没事跑到张家界来干什么?”秦天问道。

    唐欢笑嘻嘻道:“因为你在这里呀。”

    秦天一听,顿时微微愣住,随后心中狂喜。

    这算是倒追?

    “那你不跟我一起来?”秦天强压下声音的颤抖。

    唐欢撇撇嘴,有些不满地说道:“那你又没告诉我。”

    秦天突然就觉得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一脸懊悔。

    在他的心中,唐欢有着绝对不可替代的位置,那种情窦初开的时候便生根发芽而萌生的情愫,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原本以为两个人已经没可能了,但是唐欢竟然只身来到张家界,而且说出这样的话来,让秦天那已经逐渐冷却的心再次沸腾起来。

    虽然经过一年的接触,秦天对于宋池艳已经有了一点好感,但是那还属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远远没有达到面对唐欢那样。唐欢可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了。所以,今天唐欢只用了三句话,就激活了秦天所有的内心。

    两个人打车回到了秦天住宿的那个旅馆。唐欢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她的意思是,这里这么偏僻,而且距离火车站很远,秦天怎么会住到这里来——毕竟2012年,智能手机还不普及,什么美团乱七八糟的东西,更是还没影呢。

    秦天说:“我出门之前看了攻略啊,你看我们这儿马路对面这一扇门,这是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的后门,从这儿就可以进学校里面去参观。然后这学校的正门,就有前往各个景区的旅游班车。住在这里刚好合适。”

    心里面却说,还不是因为穷。五十块一晚上的旅馆你还要求五星级吗?

    “哦。”唐欢并没有什么表示。

    看到秦天带着个女孩子进来,那为他们开门的老板娘大为诧异。唐欢问道:“老板,还有房间吗?”

    秦天不等老板说话,便道:“我昨天定房间的时候就是最后一间了。”

    这点小机智,秦天还是有的。

    那老板也很上道,说;“没有了。”

    秦天暗中为老板竖起大拇指,一脸惋惜地说道:“不如你先在我那将就一下,反正还有两个小时就天亮了。”

    唐欢竟然没有拒绝。

    两个人上楼,到了秦天定下的房间,秦天说:“你睡觉吧。”

    唐欢问道;“你不睡?”

    这一问,秦天顿时心猿意马。

    然后唐欢拿出睡衣,说:“我去洗澡。”

    秦天点头如捣蒜。

    听着洗手间里面的水流声音,恍惚之间秦天想起,上次听到这个声音,还要追溯到十个小时之前。

    很快,唐欢洗了澡出来,穿着一身粉色的可爱系睡裙,秦天看得眼睛都直了。

    唐欢瞬间钻进被窝,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秦天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他嗷嗷叫着就扑了上去。

    虽然还没有任何经验,虽然这是自己的女神,但是这种事情还需要教吗?

    果断不需要啊!

    两人面对面,近在咫尺,呼吸可闻。

    唐欢朱唇轻启,吐字如兰:“不要。”

    秦天瞬间怔住,随后跪下来,说:“那好吧。”

    在最最关键的时刻,他有色心没色胆了。

    迷迷糊糊过了一晚上,第二天秦天带着唐欢去了天门山。下午回来唐欢死活要自己开房间,秦天拦都拦不住。

    没法。

    在天门山呆了三天,在这三天里面,白天两人都是有说有笑,相处融洽。晚上各自回自己房间休息。秦天虽然曾经动过歪脑筋,但是被唐欢给赶出来了。

    到了第三天下午,秦天来到唐欢的房间,再次表白。他心情忐忑,但是却满怀希望。因为这一次,他觉得两个人前所未有地贴近。

    然后他就被拒绝了。

    在前往GZ的高铁上,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色,想起四年前的这一幕,依旧懊悔不已。现在的他已然明白,女人说不要,那就是要。

    但是时间不可能倒流,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待会儿到了GZ,见着了宋池艳,不知道又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毕竟已经几年没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