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神豪的悠闲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是不是又想要了
    一听这话,秦天顿时感觉到肾上腺素飙升,一股热流从肚脐眼这个地方,经过食道,穿过咽喉,直冲脑壳顶。

    原本,两个人的关系就很微妙,说是男女朋友吧,又似乎还没到那一步。但是你说不是男女朋友吧,又干的全是男女朋友之间的事儿。今天秦天答应跨省过来看陪着宋池艳过这个周末,又买了心仪的口红,想必在宋池艳心中那最后一点儿隔阂,也都消散了吧。

    作为一个顶级丝袜控,秦天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这句话的冲击。

    离开了丝袜专卖店,两个人又买了几身搭配的衣服,一些零食,然后宋池艳又在秦天的推荐下买了一双银色的亮晶晶的高跟鞋,这才离开了商场。

    大城市的夜晚,跟小县城是极为不同的,多彩的霓虹差点闪瞎秦天的眼。

    “这里的夜景,比我们县城里面的好看很多。”秦天抬起头看着各种高楼大厦。

    宋池艳笑嘻嘻道:“那你在这儿买个房子呀。”

    赵谦挑了挑眉毛,道:“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我又不在这儿工作,我来这买房子干什么?”

    “这里有我啊,我姐姐他们都在这里买了房子了。”宋池艳说。

    秦天笑道:“那你加油啊,你也在这儿买个房子。”

    宋池艳瞪了他一眼,道:“你是猪啊。”

    秦天接着说:“那你就是猪婆……咦,想想还真带感。”

    “你……”宋池艳在秦天的背上锤了一拳,撒娇大过于生气。

    秦天却是笑了,顺手就抓着宋池艳的拳头,在掌心婆娑,懒洋洋地说道:“这手有点肉,手感不错。”

    要是在之前,秦天是绝对不敢这样轻薄的,不过现在的秦天,倒是感觉有些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完全没想过这样做会惹得宋池艳不快。

    毕竟哥有的是钱,有钱就有底气,没有用钱摆不平的事情,如果有,那只是因为你特么的钱还不够多!

    所以,秦天很淡定,也很刷流氓。妹子生气又咋样,去买个包啊,没听说过包治百病吗?

    宋池艳抽了抽手,发现抽不开,竟不抽了,随着秦天拿捏,脸上也有些红晕。

    她感觉今天的秦天,跟之前的秦天判若两人。

    “我走累了,不想逛了。今天我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过来。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走到希尔顿酒店门口的时候,秦天说。

    宋池艳竟然答应了。她看了看金碧辉煌的希尔顿大门,也没说什么其他的,只是说:“我也很累啊。”

    秦天不由分说,自然而然搂着宋池艳的肩膀说:“这里看起来还不错。”

    希尔顿啊,之前哪儿敢想?光是听着那名字,看着那几个,秦天就感觉是不是自己太膨胀了,那个都敢看?

    但是现在不同了,秦天抬头看了看广场中央水池里那三根旗杆,就觉得,才三星级而已,不过如此。

    虽然心理上做好了战胜它的准备,但是当走进大厅的时候,秦天还是感觉到有些震惊。

    那豪华的装潢,那穿着制服丝袜小高跟的服务员小姐姐……

    果然跟小旅馆不一样。

    希尔顿总统套房。

    很多酒店都有总统套房,但是却没住过总统。

    就好像奔驰S600你拿六百块钱去也买不到一样。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这里,这么大?”宋池艳半是娇羞,半是惊讶。

    羞的是她今天晚上就要跟秦天一起睡这儿了。

    惊讶的是这地方足够宽敞,在这寸土寸金的市中心。

    秦天一屁股坐在松软的大沙发上,一副大佬坐姿。

    “一分钱一分货,三千块一晚上呢。”

    宋池艳说:“你呀,有钱就乱花,以后怎么得了?”

    秦天说:“我一个人的话,住个一百块的小旅馆足以,但是有你啊,所以我得住这儿。”

    宋池艳难掩心中欢喜,不过还是撅着嘴说道:“我又那么重要吗?”

    秦天挑了挑眉毛,道:“那当然。”

    宋池艳顿时笑嘻嘻道:“那你说,我怎么个重要法?”

    秦天突然将宋池艳拦腰抱起,大笑道:“就是你很重,我也想要。”

    宋池艳被秦天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不过却并没有反抗,反而是怕自己摔倒,自然而然勾住了秦天的脖子,然后秦天一低头,两人便近在咫尺。

    “好香啊。”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宋池艳的脸颊,和那红红的嘴唇,秦天有些模糊了。

    宋池艳却是笑吟吟道:“因为腌入味了啊。”

    这是之前秦天说宋池艳的话,宋池艳这也算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了。

    秦天一下子将宋池艳丢在宽大的床上,笑道;“我喜欢吃腌肉。”

    然后就扑了上去。

    宋池艳说:“丝袜。”

    秦天赶紧去拿了丝袜让宋池艳换上。

    “你还记得这个。”秦天看着宋池艳换上一双肉色的连裤袜,随后便捧着宋池艳的一双丝袜脚,惬意地婆娑。

    “手感确实不错。”

    然后,秦天的手边从脚趾摸到脚踝,从脚踝摸到膝盖,从膝盖摸到大腿……

    宋池艳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

    秦天精神大振,两人在那宽大的床上滚作一团。

    一觉睡到大天亮。

    靠近赤道的海边,说实在话冬天都比较舒服,没有北方的寒冷,也没有中南部的湿冷。十一月份还只需要穿着一件衣服的感觉,让秦天感觉到很新奇。

    今天的天气很好,而且是周末。

    “我来的时候在高铁站看到,长隆距离这儿不远,我们可以去长隆玩一玩,你去过长隆吗?”

    被窝里,秦天跟宋池艳坦诚相见,秦天的一只手掌在宋池艳的锁骨那儿摸来摸去,逗弄得宋池艳总忍不住笑。

    “好啊,那我们就去长隆。”宋池艳说。

    秦天说;“你在这儿工作居然都没去过长隆,而且也没进过商场,这有什么劲?”

    他的手开始往下,摸到了丝袜的袜根,便顺着一个方向摸进去。

    在秦天的要求下,整晚宋池艳的身上都穿着一双丝袜,也只穿着一双丝袜。

    宋池艳并没有拒绝。

    摸了一会儿,秦天的手被宋池艳打掉。

    看到宋池艳的气息又开始粗重,秦天咬了咬她的耳朵说:“是不是又想要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