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神豪的悠闲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看来我得买个车
    不是秦天自己吹牛,从小到大他的身体都很不错,虽然不说强壮如牛,那也至少是个结识的身子。平时感冒发烧都难得,更不要说进医院什么的了。有的时候听到谁谁谁莫名其妙晕过去,他还在想,不知道这晕过去是个什么感觉。

    今天他觉得自己有了一点儿体会。站在酒店厚重的毛毯上面,秦天觉得自己就好像踩在一团巨大的软绵绵的棉花上面一样,根本没地方着力。眼前一片模糊,没有一点儿清晰的,而且印入眼帘的东西都在旋转。

    站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没办法只好坐下,继续休息。扭头看去,宋池艳躺在床上,脸上是满足的红晕,一双丝袜美腿就那样随意张着。秦天微微摇头,心想,年轻人果然也不能太折腾啊,特么的要节制。从昨天晚上到今天……虽然完成了从男生到男人的转变,可这转变也太剧烈了,身体完全扛不住。

    但是女人跟男人不一样,最主要的就是女人其实不需要花费力气。所以只听过岛国女人破纪录,却鲜有男人达到那个成就。

    外面艳阳高照,说好的今天去游乐场,可不管是秦天还是宋池艳,两个人都一点儿不着急。

    秦天缩回到床上,躺在宋池艳的身边,将宋池艳搂在怀里,两个人的肌肤隔着些微的汗渍黏在一起。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那一张想了很久的脸颊,秦天觉得不管怎么样都是值得的。他的手不自觉地在宋池艳背上游走,从锁骨一直摸到背脊,然后到尾椎,股沟。不小心摸到一片湿湿黏黏的东西,便直接擦在翘臀的丝袜上。

    “咦,你是成心要将丝袜弄脏吗?这丝袜这么贵。”宋池艳撇撇嘴,这可是高档货!

    秦天又在丝袜上面抹了一把,笑道:“我就喜欢弄脏的,然后让你洗不干净,然后穿着洗不干净的丝袜!在以后的日子里,就算是我回去了,你穿着这丝袜也能想起我!”

    “变态!油嘴滑舌!”宋池艳笑骂道。

    要是之前,秦天说这话,她早就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踢过来了。

    果然女人就是神奇的生物,不喜欢你的时候你特么的算个什么东西?一旦把自己交给你之后,就百无禁忌了。

    宋池艳推开秦天,道:“走开走开,我去洗澡,浑身粘乎乎的难受。哼,就知道胡来,等我有了我看你怎么办!”

    “有了就生下来呗,我们也都老大不小了。走,洗澡去。”秦天大笑一声,将宋池艳拦腰抱起。

    “啊……你干嘛……放我下来。”宋池艳尖叫。

    秦天道:“你不是要去洗澡吗?我帮你洗啊。”

    宋池艳:“……”

    在浴室里面,秦天再次明白,什么叫做力不从心。明明面前玉体横陈,明明有顺滑的丝袜美腿,明明……

    但是,唉,得补补了。

    洗了个澡,换上新衣服,宋池艳按照秦天的要求穿了一条牛仔短裤,配上肉色的亮光丝袜和帆布鞋,上身则是一件花哨的嘻哈风格的上衣,整个人显得十分活泼可爱。

    “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你看这一打扮,跟我站一起简直就是神仙眷侣啊。”秦天搂着宋池艳的腰。

    “看把你给美的。话说我这样穿真的没问题吗?”宋池艳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装扮。

    “感觉被人看见有点儿奇怪啊。”

    秦天满不在乎地说道:“什么奇怪不奇怪的?我喜欢,你管别人怎么看?你是穿给我看的,又不是穿给他们看的。”

    “我发现你越来越坏了。”宋池艳说。

    秦天叹了口气,说道:“得了吧,我就是坏得太晚了。我现在算是真的明白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话是真的。可坏是需要成本的,而且成本还挺高。不是说谁想坏就能坏得起来的。”

    “什么跟什么啊这是。”宋池艳撇撇嘴。

    两人出了酒店,秦天直接叫了个专车,两人来到长隆。

    对于长隆的大名,之前也算是如雷贯耳,可听了许多年,秦天也没有来一趟。

    至于原因嘛,第一当然是没钱,生活在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本身格局就那样了,偏偏就连这国家级贫困县的天花板,他都没办法摸到,每天的衣食住行能保障都已经算他一家三口努力工作的结果了。

    第二就是没时间。网络上面不是流传着一句话,我抱着砖头就没办法抱你,抱着你就没办法搬砖。秦天每天拼了命码字更新,赚取那少得可怜的全勤之后,还奢望能有一两个订阅,眼巴巴看着后台的收入几分钱几分钱地增长。这世界上,说好听点就是,地上掉个五毛都懒得弯腰去捡的时代,而秦天则为了每个订阅那一分五厘钱呕心沥血。

    第三,则是没有人陪同。游乐场啊,这是什么地方?要么是富家子弟留下美好的童年回忆,要么就是年轻的富家子弟谈情说爱卿卿我我的地方。秦天不是富家子弟也就罢了,问题是他连女伴都没有,又怎么会来游乐场?来看那些情侣给自己寻刺激吗?

    要知道,一个人逛游乐场,可是在十大孤独行为排行榜上名列第三的。前面第一和第二分别是一个人做手术和一个人搬家……索性秦天现在没买房子,不然他就得晋级了。

    “这就是长隆啊?居然就在市区,牛批。不过这专车特么的怎么回事啊,里面那么大的烟味。看来我得买个车。”看着长隆乐园的招牌,感慨之余,秦天也是无力吐槽。虽然车里不抽烟是道德问题,问题就是有人不讲道德,那你也没办法。

    宋池艳也感觉十分高兴,毕竟她一个花季少女,心里面也有对游乐场的幻想不是?再说了其实她跟秦天也是一路人,没钱没时间还没人陪。今天有秦天请客,有秦天陪同,她当然幸福感爆棚。

    “买车?小伙子,你是真的中双色球了吗?到来就买买买,花钱狂魔啊。”

    秦天抬头望天:“唉,没办法啊,钱太多,不花怎么办?人生短短几十年,你知道最惨的事情是什么吗?”

    “是什么?”

    “最惨的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完。”秦天说。

    宋池艳问道:“那你知道比这更惨的事情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