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医仙归来 > 章节目录 第25章 教他做人
    而在阮茹茹的旁边,坐着的正是她的表哥,寒呈刑。

    寒呈邢穿着一件黑色的燕尾服,头上顶着一个中分,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看起来挺文质彬彬。

    “林慕?你怎么来了!?”

    看见楚玥身边的林慕,阮茹茹皱了皱眉,这个小流氓怎么也来了?

    “嗯,楚玥让我来的。”林慕如实回答道。

    “谁啊!?”

    坐在一边的寒呈刑看了林慕一眼,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忌惮。

    这楚玥身边怎么多了一个男人?

    被寒呈刑这么一问,阮茹茹本想回答的,却不知被楚玥抢话道:“这是我的男朋友!”

    “什么!?”

    “什么!?”

    “什么!?”

    听见楚玥这么说,在场的人三脸懵逼。

    楚玥什么时候和林慕在一起了?阮茹茹眨巴了两下眼睛,这不是才刚刚认识几天吗?这么快?

    而林慕也是莫名其妙,来的时候都说是保镖了,怎么到了现场就变成了男朋友了呢?

    “你没说让我当你男朋友啊。”

    贴在楚玥身边,林慕小声道。

    “临时改的,不行吗?”心虚的看了一眼寒呈刑,楚玥小声的回答道。

    “我的出场费很高的,说好价格,不然我就走人。”

    看着楚玥着样,林慕坏笑一声。

    “你!财迷!一万!当不当?”

    咬了咬牙,楚玥恨不得现在打爆林慕这个贪财鬼的狗头。

    “哈哈,玥玥来上座吧,想吃什么?我给你点。”

    满意的点了点头,林慕直接伸手挽住了楚玥的柳腰,然后往位置上带。

    低头瞥了一眼腰上的手,楚玥气的牙痒痒。

    被吃豆腐,还要贴钱!

    而看见这一幕,坐在一边的寒呈刑眼里挥之不去的阴沉。

    “玥玥你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啊?”

    看着楚玥腰上的手,寒呈刑恨不得现在冲上去打死林慕。

    “关你什么事啊?”

    轻撇了一眼寒呈刑,楚玥是满脸的不耐烦。

    “我这是关心你,现在什么人都有,这小子家里干嘛的你知道吗?

    万一是什么不法分子怎么办?你想想你的身份,不是不无可能啊!”

    不死心,寒呈刑一边说着,一边瞪着林慕。

    “哦,关你什么事啊?”

    楚玥依旧不给寒呈刑的脸,她白了一眼寒呈刑,整个人直接靠进了林慕的怀里,小鸟依人道:“亲爱的,今天我们吃什么啊?”

    “呃——”

    看着怀里的楚玥,林慕微微一愣,这丫头戏太过了吧?

    不过不要紧,他赚钱就行了。

    “这样吧,把菜单上四位数以上的菜都上上来,寒先生好不容易能请你吃饭,我们也不能不给面子啊!

    你说是吧,寒先生?”

    林慕微微一笑,极为礼貌的看着寒呈刑。

    听见林慕这么说,寒呈刑的脸都快气歪了。

    他今天是请楚玥吃饭的,房间都开好了,就是为了把楚玥灌醉,然后生米煮成熟饭。

    日后他就是楚家的女婿了!

    谁知道,突然蹦出了一个林慕。

    “呵呵,是……是……”

    就算是在不满意,毕竟楚玥在场,他也不能当场发火。

    看着寒呈刑被林慕气的憋屈的样子,楚玥和阮茹茹都是低头一笑。

    ……

    半个小时后。

    菜已经全部上齐了。

    寒呈刑依旧不死心。

    他打量了一番林慕,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奢饰品,不会是个穷小子吧?

    想到这里,寒呈刑拿着餐巾纸擦了擦嘴,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挑眉看着林慕,问道:“不知道林先生是干什么的?”

    “保镖。”

    一时没多想,林慕脱口而出。

    这话一说出来,正在吃着牛排的楚玥手里的叉子直接叉在了盘子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看见楚玥的动作,寒呈刑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保镖?前段时间那个擂台赛的最后赢家?

    楚玥的保镖?”

    不屑的看着林慕,寒呈刑喝了一口酒。

    “啊,怎么了?我一个保镖都能和楚玥谈恋爱,你瞅瞅你,连我都比不上。”

    同样,林慕还给了寒呈刑一个不屑的眼神。

    “你!”

    被林慕这么一刺激,寒呈刑顿时怒了,他直接放下杯子,阴沉的目光看着林慕,冷笑道:“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子可是寒家的大少爷!

    寒家你知道是什么吗?整个华夏的高级雇佣兵都是我家的!

    我劝你别再我的面前狂,吃亏的只会是你!”

    “寒家?”

    林慕心里“咯噔”一下,这么巧?

    昨天晚上他还叫虎哥烧了寒家的店,今天就遇见了寒家的大少爷?

    “没听过。”笑了笑,林慕插起一块牛排直接往嘴里送。

    坐在林慕身边的楚玥还有阮茹茹听见林慕这么说,都是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这寒家的势力几乎都是有目共睹的,林慕就这么不放在眼里?是不是有些太嚣张了啊?

    “你!玛德!”

    见林慕这嚣张的样子,寒呈刑怒火中烧。

    这特么是哪里来的乡下土包子?居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老子特么废了你!”

    抓起桌子上的红酒瓶子,寒呈刑直接往林慕的脑袋上丢。

    “啊!”

    楚玥看见,她被吓得尖叫一声。

    阮茹茹也是吓得一动不敢动。

    而林慕却十分的淡定,他微微一侧身,那红酒瓶子和他擦肩而过。

    “好你个土包子,你还敢躲!”

    拿着牛排刀,寒呈刑直接冲了上去。

    见冲过来的寒呈刑,林慕皱了皱眉。

    现在的人都喜欢找死?

    “不见棺材不落泪!”

    冷笑一声,林慕直接拿起叉子然后向寒呈刑的膝盖上甩了出去。

    “噗呲”一声。

    叉子直接叉入了寒呈刑的膝盖,紧接着,寒呈刑脚底下失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啊!”

    抱着膝盖,寒呈刑嘴里发出了惨叫声。

    “嘶……”

    楚玥和阮茹茹看见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林慕看见跪在地上的寒呈刑,他走上去,从暗器镯子里拔出了一根玄针,拿出玄针,直接插入了寒呈刑的脖子上。

    “呃——”

    脖子的刺痛让寒呈刑浑身一震,随后他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晕死在了地上。

    “你……你干了什么!?”

    见林慕如此,阮茹茹被吓了一跳,赶紧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没事,下毒而已,楚玥带阮茹茹出去,我教练这小子怎么做人。”

    奸笑一声,林慕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