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正文卷 第335章 塘水秀
    师薇用目光在所有的男人身上扫了一眼,最后落到了苍海的身上,见苍海一动不动的望着齐悦一帮子人,顿时笑着问道:“好看么?”

    “好看!”苍海下意识说了一句。

    话说出口之后,苍海立刻感觉到不对了,转头望着师薇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想到她们的身材还挺有料的!”

    文一道、方希同和钱迈三人下水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像是苍海这样的钢铁直男连多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但是一帮姑娘下河那就有的看了,要知道这是可是冬泳,姑娘们可都是穿着泳衣呢。

    要说这师薇的朋友中有的可能脸蛋长的不怎么样,但是论起身材来那都是可圈可点的,一般子家里有钱的姑娘,闲着还没什么事情,不是打扮就是混健身房,不是耍个瑜珈就是练个健身操的,身材能不好么。

    这一帮子姑娘那小身板,有的苗条妖饶,有的丰腴白晰,至于一般女孩的扁平臀,在这些姑娘身上几乎就看不到,除非你的喜欢女人腰间挂着轮胎圈的,那么作一个正常男人都能在齐悦的这群朋友中选出一个最喜欢的身材来。

    这么说吧,这一帮姑娘身材一水的玲珑有致,不是怒胸就是蜜桃臀,那叫一个吸睛啊,正常男人肯定要多看两眼。

    几个姑娘换好了泳衣,一出了帐篷立刻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不说苍海这样的的老爷们,就连吴惠和师薇两个女人都看的有点儿愣神。

    个姑娘每人身上的泳衣都不同,保守一点有连体全身的,正常一点的是普通的两件上下衣,豪放一点直接就是点式,下身的小布片连半个屁股也遮不住。

    这一群姑娘像是冬天里突然蹦出来的一群花蝴蝶似的,穿着五颜六色的泳衣在塘子边上做起了热身运动。

    齐悦领头,一边跳着一边嘴里喊着“一、二、三、四!”

    随着姑娘们的跳动,无数的小兔子在她们的胸前此起彼伏的非常壮观,如果不是苍海的控制力好,鼻血早就飙出来了。

    就这模样,如果一个男人不看,那不是取向问题就是装正经的。

    “瞧你们那模样!你看看文一道现在什么模样,你就是什么模样”师薇又气又笑的冲着苍海说道。

    虽然师薇知道苍海不一定会干什么,也相信他对于自己的忠诚,不过哪个姑娘能喜欢看到自家的男人贼勾勾的望着别的女人身材,而且还是一群身材很好的漂亮女人。

    不过师薇在心底也不得不赞一下这帮子女人身材都控制的不错,大多数该有肉的地方都有肉,不该有肉的地方也控制的很好,就这小身材别说男人了就是她这个女人看的也是心生羡慕,暗赞不己。

    苍海看了一眼文一道,只见这小子张大了嘴巴,露出了几颗牙齿,跟一个傻子似的望着岸上的这些姑娘,瞧那模样恨不得一口一个把人给吞了似的。

    “我哪里会像他这模样,文一道就是个不成器的!”苍海是死活不肯承认自己看姑娘的时候像文一道这熊样的,立刻冲着师薇解释说道。

    齐悦现在也看到了文一道的模样,其实也不光是文一道还有方希同和钱迈,于是冲着文一道嫣然一笑:“一道,好看么”

    文一道刚想下意识的来了一句好看,突然间看到齐悦的脸顿时心下一惊,哪里还顾得好不好看,立刻摆手说道:“算了,算了,看多了长针眼”。

    看别的姑娘那是性感,看齐悦文一道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只觉得脊背发毛,并不是齐悦不好看,而是看着齐悦他觉得心里别扭。

    齐悦瞧文一道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想:瞧别人的时候都快流口水了,怎么看我立刻跟见了猫似的,我有这么怕人么?

    “我们谁好看?”齐悦转了一下眼珠子,对着文一道说道。

    方希同和钱迈两人正准备看文一道的热闹呢,谁知道听到齐悦接来便提到了自己两人。

    “你们两个觉得我们谁好看?”

    方希同和钱迈两人一下子傻了,他们俩可不傻,说谁好看那都会得罪另外的人,说都好看那肯定是过不了关。

    “你们都好看!”文一道说道。

    “不行,你们得说出一个最好看的来!今天不选出一个最好看的,我们跟你们没玩!”齐悦现在心下那叫一个爽啊。

    “对,跟你们没完!”众姑娘大笑着说道。

    这时候大家已经做完了热身,几个姑娘两三个一起,相互搀扶着往塘子里去,刚沾水的时候谁都是一哆嗦,但是慢慢的适应了之后,姑娘也就和先进去文一道仨人一样,觉得在水中反而比岸上更加暖和一些。

    “文一道,别跑,说说看我们谁最漂亮!”齐悦哪里会放过文一道,适应了一下温度立刻就发问了。

    文一道根本不搭理齐悦,直接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然后从五六米外冒出了头。离这帮子女人远远的逃避这个问题。

    方希同和钱迈一看这主意不错,立刻照猫画虎的一个猛子也扎的老远。

    齐悦向着岸上看了一眼:“苍海,你说!”

    苍海立刻摆手说道:“我媳妇最漂亮,这是标准答案!”

    苍海自然知道齐悦是想让自己夸她一下,不过这个时候苍海哪里有心情去夸她啊,现在师薇在旁边呢自己去夸齐悦漂亮,那不是找不痛快么。

    “我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人家眼睛看你们都看直了”师薇笑着打趣了一把苍海。

    余智敏听了,笑着冲师薇大声说道:“师薇,要是你不喜欢不如把他让给我,要我是他女朋友,他敢偷偷看别的女人早就揍他一个乌眼青了!”

    “亏得不是你啊,要不然我估计我活不到第二个本命年”苍海笑呵呵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踩到什么东西了!”

    许锦慧一边嚷嚷一边弯下了腰,伸着手在自己的脚下摸索了起来,没有一会儿把是个乌溜溜的扁平东西拽出了水面,一看到东西出来了许锦慧便用水洗了起来。

    苍海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许锦慧这是踩到河蚌了。

    这时候的河蚌已经进入了冬眠期,一般来说都藏在泥沙中过冬,这个时候抓河蚌就是常说的踩河蚌了,得用脚在塘泥中踩,踩到了河蚌之后把它们从泥里抓出来。

    凤凰沟塘子里的水温高,河蚌钻的也浅,所以这时候踩河蚌并不是太难。

    “一只河蚌!”许锦慧也认识河蚌,洗了两下便发现自己抓到的是一只河蚌,

    许锦慧捉到的河蚌可不小,蚌壳差不多近二十公分,不算是小蚌了。

    “谁有刀子,帮开一下蚌,我看看里面有没有珍珠”许锦慧说道。

    苍海劝道:“没事干开的哪门子蚌啊,你要是觉得有意义那就留着晚上给你煮个河蚌冬瓜汤之类的吃下去。要是觉得没什么大意思呢就扔回塘子里去”。

    “我觉得我这只蚌肯定有珍珠!”许锦慧单只手举着手中的蚌,好像生怕是谁抢蚌似的张口说道。

    师薇一见,立刻对着许锦慧说道:“你给平安吧,让平安帮你开!”

    听到师薇这么一说,许锦慧便拿着蚌往岸边走,没走几步当塘子水到腰的时候,许锦慧就不乐意往上走了,因为上半身出了水立刻觉得冷的让人想打哆嗦,于是许锦慧坐回到了水中,单手一用力把河蚌给扔到了岸边。

    平安这时早抄起了薄刀片,见河蚌上了岸立刻就把薄刀片伸入了河蚌壳内,划断了河蚌肌,然后双手一用力就把河蚌给掰了开来。

    “咦,真有珍珠还是个彩色的!”

    壳一打开,平安便发现壳里有一个粉色的珍珠,珍珠不甚大,差不多也就小指甲盖一半那么大,也不圆,呈现一个不太规则的椭圆形,这东西要拿出去卖钱肯定是不值钱的,不过对于许锦慧来说那就是足可以炫耀的了。

    “快点,快点给我看看!”许锦慧也顾不得冷不冷的了,从水中带着小跑到了平安的身边,伸手接过了珍珠回到了水中仔细看了一下之后对向着小伙伴们显摆了起来。

    武楠这些人一看,立刻开始找泥里的河蚌,也准备从河蚌里找出一个珍珠来。

    苍海这边一看,这些姑娘蹲点的地方塘水都开始混了起来,不由的有一种捂着脑袋的冲动。

    “没事干踩的哪门子河蚌,好好的打打水上排球不好么?”苍海嘟囔着说道。

    师薇笑着怼了苍海一句:“对,水上排球多好啊!”

    说着师薇还做了一个打排球的动作。一跳一跳的,苍海自然明白师薇的意思,于是板起了脸冲着师薇说道:“你变坏了!”

    说着看四周没有注意自己,伸手在师薇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看我怎么收拾你!”

    师薇刚想说一句,见苍海的眉头皱了起来,顿时问道:“怎么啦?”

    “咦,我觉得我够努力了,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苍海伸手想摸一下师薇的肚皮。

    师薇听了脸刷的一下红了:“干什么”

    苍海没有摸到,自言自语的来了一句:“看样子还得加把子力气!”

    顿时把师薇给臊的,直接伸出腿踢了苍海一脚。

    “哎哟!”苍海这边夸张的喊了一嗓子。

    这时候濛濛跑了过来,冲着苍海说道:“哥哥,嫂子,我也要下去玩!”

    苍海立刻板着脸说道:“你不许下去,冻感冒了怎么办!”

    师薇也说道:“濛濛听话,这里水凉,你要想游的话晚上嫂子给你放一池子水,你在浴室里玩好不好?”

    濛濛这边见哥哥和嫂子都不答应,撅着个嘴转身跑了回去,继续和傻二阿、滑头铁头几个玩起了雪来。

    这时候带着排球过来的文一道,和方希同、钱迈三人玩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于是把排球往岸上一扔,开始凑到了泳装女郎堆里开始和人家一起踩起了河蚌。

    瞅这三货的模样,心里指不定多开心呢。

    塘子里的河蚌不少,这帮人人数又多,时不时就有人踩上来一个,然后眼巴巴的扔上了岸让平安开蚌。

    平安似乎成了开奖中心的工作人员,每当有人扔上一个河蚌来,平安便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珍珠。

    事实证明天然的珍珠不是那么好长的,连着开了七八个河蚌,这才又开出了一粒白色的小珍珠,这粒小珍珠挺圆的,不过个头太小了,同样没什么价值,只是引得扔蚌上来的姑娘一阵欢呼。

    苍海望着咧着嘴傻笑的丫头,叹了一句:“这帮傻娃子,还真容易满足!”

    “那么多河蚌怎么办?”师薇望了一下平安脚边的河蚌问了一句。

    看了一眼一小堆河蚌,苍海毫不介意的说道:“有什么怎么办,今天晚上弄个河蚌咸肉煲好了!”

    说到这,苍海冲着平安说道:“平安,把这些河蚌都装起来,等中午回去拿饭的时候带回去,吐吐泥沙晚上算个菜”。

    “好嘞!”平安欢快的答应了一句,便转身去找东西去了,拖车上也没网兜,只有个篮子,平安便把篮子清空了放河蚌,把装了河蚌的篮子放到了岸边的清水里。

    一群人蹲在水里踩来踩去的,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冷,个个眉开眼笑的踩着河床底下的泥沙,把原本一个个藏在泥沙里的河蚌给踩出来,扔上了岸,平安这边则是笑眯眯的开蚌,然后把蚌扔到篮子里。

    没到一个小时,便已经是满满一篮子河蚌了。

    “各位,能不能换个方式玩?你们弄了这么多河蚌上来,今天整个村子都得跟着你们吃河蚌了”苍海苦着脸冲着塘子里疯玩的一群人说道。

    苍海这边话还没有落声,便听到一声马嘶声,转头望向了马嘶声传来的方向,便见到一个爬犁出现在了山头上,紧跟着第二辆爬犁也出现了。

    一瞧这架式,大家便知道这是张久生取水产的队伍到了。

    一帮子农民哪里见过这架式,就算是见过也只是在电视中,一群白花花的小姑娘穿着小布片戏水,让两三个赶爬犁的老汉一张老脸都红扑扑的,根本不好意思往水中那一个个白花花的身子瞅。

    瞧的苍海心里直乐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