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至尊战神 > 章节目录 第228章 多少儿郎身以死?!
    叮当!

    满堂死寂的刹那。

    倏然泛起一道瓷器破碎的声音。

    那是茶杯落地之后,无力的呐喊。

    近乎五十人,均是被惊得连续撤步,一片胆战心惊。

    “嘶嘶。”

    唐龙先是错愕得看着宁轩辕巍峨的背影,再看看士气高昂的慕容雄,一股灌遍四肢百骸的凉意,逐渐压迫五脏六腑。

    他感觉,头皮都要炸开。

    “这,这不可能!”

    九门总督。

    怎么会,这般年轻?

    看年纪,比自己还小,这种年龄,说句不客气的话,叫做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既然如此,谈何有资格,走到这一步?

    其实,不单单是唐龙难以置信。

    慕容雄也在愣神许久,之后才慢慢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退役多年。

    远离那处峥嵘战场。

    不曾想,他,竟然都到这一步了?

    “这人间世,你看不到的东西,多着了。”

    宁轩辕目光悠远,今夜,江岸灯火绵延,绚烂长空,以此铭记,曾经为国尽忠,一战长眠于地下的英灵。

    “相较于他们,你对不起身上的戎装!”

    蹬蹬蹬!

    宁轩辕这句话,吓得唐龙神色煞白,心底发虚。

    而,唐龙身后的部众,被猛然刺激的瞬间,当场酒醒,无数人错乱到双手无处安放,再之后,不敢吱声。

    噗!

    青阳子坚持许久,终于垂着脑袋栽落在地,道行崩碎,当场坠为普通青壮年都不如的凡俗。

    唐龙脸色再青数分。

    这位传授他毕生绝学的师父,一身道境高深莫测,别说四道境强者,五道境来了都无济于事。

    此刻,竟然悄无声息,沦落为凡人。

    从始至终,唐龙都没看到宁轩辕出手,这……

    “那天,你主动向小区保安挑衅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这是最后一次,然而……”袁术摇头,自顾自戴起白色手套。

    他喜欢干净,喜欢一尘不染。

    唐龙经由袁术的第二次提醒,这才意识到,身负这套戎装的他,究竟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今夜,你们毫无理由,肆意让慕容雄难堪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曾经站在碧海蓝天之下,举拳齐额,慷慨陈述的那些誓词?”

    为生死袍泽,两肋插刀,无悔无怨!

    为家国山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为天下黎民百姓,身先士卒,头可断,血可流,寸步不能退!

    “你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位退役老兵,曾经,为这片山河付出过什么?!”

    落地可闻。

    却,无人吱声。

    慕容雄抚摸着自己的左臂,嘴角牵起一丝欣慰的笑容,旋即呢喃自语道,“其实,我从未埋怨过,因为自投身军伍的那天起,我就明白,自己肩上的担子和责任。”

    右手沿着肩头,轻轻按下。

    左侧的袖管,顿时空空荡荡,迎风自扬。

    之后,慕容雄的右手中,握着一只义肢,此时此刻的他,不狼狈,甚至光辉伟岸,令人肃然起敬。

    “这……”

    “我的天,他的左手竟是……”

    满堂沉默。

    哪怕是唐龙,也张大嘴巴,情绪万般复杂,不知如何言表。

    慕容雄的左手,很多年前,就留在了那处烽火狼烟的战场,没人知道,他肩扛多少战功,因为他觉得,从退役之后,就该压在心底,当做珍宝。

    更因为……

    曾经有多少袍泽,永远的睡在那里?

    相较于他们,慕容雄认为自己很幸运,同时也很愧疚,有些功,放在已经为国捐躯的他们面前,不值一提。

    “有机会,我想再回去一趟,陪他们喝喝酒,聊聊天。”慕容雄伸手擦过盈盈泪光,骐骥道。

    “我陪你。”宁轩辕当场允诺。

    将军冢。

    万人墓。

    一人一杯酒,谁也不能错过。

    迎着慕容雄悲壮的身影,一颗又一颗脑袋,悄无声息的垂下。

    许久,方有年轻儿郎战战兢兢,举起并拢的手心,声色颤抖得向慕容雄致歉道,“对,对不起!”

    “您是英雄!”

    “英雄,对不起!”

    慕容雄默默装上左手,然后并拢五指,举至齐眉处,遥望落地窗前,灯火不绝的金陵江中心,“家门口,有你们守着,无忧。”

    “第二代了。”宁轩辕突然感慨道。

    言外之意,这是第二代万岁军。

    慕容雄刹那间,哽塞着喉咙,不敢置信,“第一代都……”

    “打没了。”袁术代为回复。

    打没了!

    也只有经历过那处残酷战火的人,才会明白,这三个字,究竟有着怎样沉甸甸的意义。

    慕容雄伸手擦泪,哑口无言。

    此时,已经意识到局面紧迫的唐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战战兢兢打通一串电话,排头三个数字003,属于加密波段,具备反窃听性能。

    嘟!

    当电话接通,并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唐龙几乎是吊着嗓子,字字凝重,“长官,我,我见到九门总督了!”

    咚!

    刹那之间,对面发出一道瓷器打碎的响动,然后是经久不息的粗重呼气,‘你确定?’

    这四个字,太惊世骇俗。

    “千真万确。”

    唐龙情绪复杂得看向宁轩辕立身堂堂的背影,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像一场噩梦,惊心动魄又毛孔悚然。

    再之后。

    唐龙恭恭敬敬举着电话,交给袁术,再由袁术,转递给宁轩辕。

    ‘总,总督,您现在在哪?我想见您一面。’

    事态严重。

    并且唐龙犯下重错错,骐骥一通电话就摆平今天的大祸,无异于痴人说梦。

    “我的职位,要求我不公开,不露面,你决意亲自见我,这算哪门子道理?”

    宁轩辕一句话过去,电话彼端,当即陷入沉默,最后仅是毕恭毕敬回复来两个字,明白!

    原本临时准备的一番求情的说词,从头至尾,半个字都没敢说出口。

    五指微动。

    宁轩辕掌心的电话,立即化为一堆铁屑,自半空成片成片坠落,最后白色手套上不染半点瑕疵。

    “你来善后。”宁轩辕吩咐袁术。

    袁术点头,“楼下见。”

    宁轩辕拍拍慕容雄的肩膀,示意和他先行离开。

    轰!

    遥遥凝视着宁轩辕渐行渐远的背影,唐龙当场就是四肢发软,随之,一脸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睡了。

    明天继续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