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情有余温 > 章节目录 184 怨念
    项翰林的狠心并非是毫无道理的,不管是为了项家的名誉还是为了项文星自己,这都是非常合理的决定。

    “二叔好狠……”

    “走吧,这种事情本来就是错误的,是文星你太执着了。”

    “哥,如果我跟项家脱离关系的话……”

    “别再说这种混账话了。”想传闻称把她推上车,然后驱车离开,希望她今天面对项翰林这样的态度之后能够死心了。

    飞往新西兰的飞机在催促了急促登记时间,项文星才满心失落和绝望的上了飞机,项文成看着想问项文星进了安检,才稍微放下心来。

    “已经进了安检了,新西兰那边我会让人接应她,你大可不必担心了。”项文成转身以便离开长一边给项翰林打电话。

    项翰林只是嗯了一句,话并不多。

    “你这么狠,希望你真的一直是这样,不给她任何希望,免得到时候酿成大祸。”项文成对项翰林很有意见,可是到底是自己相处过年的二叔。

    这一家人现在弄成这个样子,谁心里都不舒服。

    “你应该好好的担心她,是不是能够安心的在新西兰好好待下去,不会忍不住的回来闯祸。”

    项文成绷紧了一张脸,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发生,项翰林当然时非常了解项文星的脾气的。

    “我会注意看着她的。”

    这事总感觉没完似的,不知道这后面还会发生什么。

    “知道就好,我还有事,先这样吧。”项翰林挂断了电话,接了内线电话进来。

    “让司机准备一下,我现在要出去。”

    “好的项总。”

    这一切就该结束了,他的生活应该重新开始,全新的生活。

    项文星到了美丽的新西兰,这边有项文成给她安排的房子,学校,就连身边的同学都是项文成贴心安排过来照顾她的。

    她以为自己在这里时间待的足够长的时候,慢慢的也就会忘了项翰林。

    可是一个月以后忽然传来的身体不适,她看着检查单子,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在疯狂的倒流。

    “医生,确定没有错吗?”

    “小姐,没有任何错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再查一次。”医生看着眼前年强的异国姑娘,想着是不是因为未婚先孕了,才会如此紧张。

    “不用了。”文星觉得浑身发冷,这场本来应该开始的孽缘,怎么会珠胎暗结?

    “孩子的爸爸呢?既然有了孩子,可以考虑结婚的,毕竟在这里,剥夺这个生命的权利是违法的。”

    文星怔怔的看着医生,她不知道,不知道新西兰法律还有这项规定。

    后来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她不知道,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项翰林,但是她这样紧张担心的情绪在打电话的时候就越发的紧张了。

    一串数字拨出去以后,回应自己的竟然空号,她有点不能接受,为了避开她,他竟然无情的斩断了跟她所有的联系,连电话号码都成了空号。

    她面色惨白的走在街上,在这陌生的街头,孤零零的一个人,这些笼罩在心头的时候,有些不该有的怨念和邪念也悄然而生。

    她并非是骨子里就带着善良的人,单页绝非是天生是那种心肠恶毒的人,只是项翰林如此绝情的态度逼得她开始变了。

    这是由爱生恨的情绪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来的。

    “哥,二叔他从来都没有问过我吗?”项文星坐在屋顶的露台上,打着电话。

    “文星,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项文成觉得奇怪,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提过项翰林的项文星怎么会突然之间提到了项翰林。

    项文成如此回避自己的问题,项文星就知道项翰林绝对没有问过她,何必要提起这件事情呢。

    提起来只会白白的让自己伤心一场。

    “没有,还是想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项文成隔着电话也只能心疼文星,过去了一个多月,好像还是不能适应新西兰的生活,可能对项翰林的感情,应该不仅仅只是迷恋而已。

    “他当然好,但是你一个人在那边绝对不要过得不好,知道吗?”

    “我怀孕了……”

    空气一瞬间像是凝固了一般,项文成脑子里一片空白,他都没有想过有这种可能发生。

    现在听项文星这么说,才觉得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文星,你别紧张,我马上改就过来。”

    “不用了,你帮我问问二叔,这个孩子,他是要还是不要。”项文星说话有点有气无力,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可是她还是想要不计后果的试一下,这是自己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喜欢的不得了,哪怕是只有一点点的机会,她也不想要放过。

    “文星,何必要这样,你这样只是会把自己弄得很累,很辛苦。”

    “难道哥希望我把这个孩子拿掉吗?”

    项文成心里很清楚,现在的文星是没有任何理智的,她企图用这个孩子挽留住原本就不可能跟她在一起的二叔。

    “文星,你还年轻,不能因为这个孩子就毁了自己的一切。”

    “大哥如果能帮我转达便好,如果不能,我也可以自己去问。”

    “我帮你转达,文星,你别冲动。”

    项文成没办法告诉她,现在的项翰林已经跟林桑榆私奔了,人早就不在渝城了,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他是孩子的父亲,他肯定要跟他说的。

    至于什么态度,项文成心里没什么把握,那么绝情的一个人,完全有可能让项文星把那个孩子给打掉。

    “放心,我一定会转达,文星,我马上就过来,别冲动,也不要紧张。”项文成很担心项文星一个人在新西兰会没办法生活下去。

    “哥,你不用过来,我不会有事的,就算是为了孩子,我也一定会好好的。”项文星眼底暗流涌动,她其实心里很清楚,项翰林多半是不会让她留下这个孩子的。

    兄妹二人说完了电话时候,项文成心情很沉重。

    整整犹豫了一整天,项文成才给项翰林打了电话。

    当时项翰林人在法国尼斯,跟林桑榆在一起,项文成打过来的电话,他一般都会下意识的想到项文星。

    “什么事?”

    “文星怀孕了,现在怎么办?你还是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吗?”

    那文星怎么办?还有孩子,那她将来的生活,可能会过的非常凄惨,就因为跟这个男人错乱了一夜,这一生就要被毁掉,对她来讲真的太残忍也太不平了。

    项翰林眉心一拧,“如果你希望她这辈子都毁了的话,就让她留着这个孩子度过余生吧,如果你还希望她能够重新开始的话,就劝她把孩子拿掉,何况,这个孩子是不能要的,她吃了避孕药,还是怀孕了,孩子多半都不会健康。”

    项翰林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这些的,其实很乱。

    “项翰林,你不要过分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她怎么会这样?”

    “希望你能做好这件事情,如果做不好,吃亏难受的,始终都是文星一个人。”项翰林看着远处的女人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项文成气的浑身发抖,拳头紧紧的拧着,却无能为力,所以文星注定这一生都要被毁掉吗?

    项文成差不多半个月都没有回消息,文星已经猜到是什么结果了,跟让她心碎难过的莫过于是知道了他要跟林桑榆结婚的消息。

    法国尼斯,每天都是阳光明媚,海风吹拂。

    项翰林挑选了尼斯最浪漫的教堂举行婚礼。

    他精心准备了很久的一场盛大的婚礼,为桑榆准备的。

    婚礼现场热闹也唯美,只是却忽然之间的被乱入的狼狈的女人打破了。

    桑榆立在项翰林面前,正伸着手,等着项翰林给她带上戒指。

    她想她一直期待的应该就是这一刻,可是心里总有一角空落落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丢了什么,这个时候却想不起来。

    “连婚礼都这样不专心,项太太,可不能这么敷衍我。”项翰林拿着精致的戒指套在她上无名指,温柔的笑了起来。

    桑榆回过神来抱歉的笑了笑。

    教堂的门忽然之间被推开,项文星满目嘲讽的看着教堂尽头两位,癫狂的笑了起来。

    “林桑榆,这样一个对你有所隐瞒的男人,你真的要托付终生吗?”项文星的声音无比的响亮。

    也成功的引起了许多人的目光过去,她此时小腹微隆,整个人却瘦的像纸片一样,她盯着项翰林一双眼睛里都是恨,满满的恨。

    桑榆被项文星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手一下子就收了回来,刚带到一半的戒指掉在了地上。

    项翰林冷冷的盯着一步步的朝这边走过来的项文星。

    “项文星,你再往前一步,你试试!”

    项文星低声的笑了起来:“你看看你旁侧的屏幕,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天大的惊喜。”

    这话是说给桑榆听的,她是疯了,真的被项翰林给逼疯了才会做到今天这个地步。

    桑榆果真是看向了旁侧的屏幕,那屏幕上忘情纠缠的两人正是项翰林跟项文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