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章节目录 第8章 后羿
    恍然间,已是入秋,枯叶似尘,沉浮随风。她依旧一身朴素的青袍,及腰的长发用一根细细的青藤扎了一个松松垮垮的马尾。

    她背着长琴,步履平实的踩着厚厚的枯叶,踏入了一片古老的荒林。

    她并未急着深入,而是找了一块青石盘坐、诵咒。

    一柄精巧的石斧放在她右手边。

    “呜呜呜……”

    起风了!

    落叶纷飞,枯草起伏。

    她奏响了大风。

    她的琴和她的人都化为了这天地间的风,秋天的金风。

    “啊~”

    一声惨叫,给这秋风增了一分肃杀。

    “吼~”

    一声悲吼,给这大风添了一分威严。

    惨叫悲吼此起彼伏,她只是坐在石头上抚琴,虚空不时闪过一条黑线,每一次黑线划过,便会瞬间染红,化为血线,一颗头颅会随之飞起,或妖或兽。

    风停。

    她起身看了一眼身首异处的狰狞头颅,轻轻叹了口气,她给过它们机会,也许妖兽吃人也是天理吧?

    她背起长琴,理了理被大风吹乱的长发,轻轻一跃,入了深林。

    她的目光在一棵棵古树间流连,不时上前用石斧敲击树干,走走停停,已有半日,她却恍若不知,一路上,她遇到了很多鸟兽,却相安无事,它们听懂了她的琴音,她并无恶意。

    “叮~叮~”

    她耳朵一动,复又敲击,声音清脆,她一抬手露出藏于袖中的石斧,石斧上黑光一闪,半尺石斧变成了磨盘大小,她抡起巨斧飞斩大树,‘咔嚓’一声巨树被她一斧子砍断,树冠脱离树身轰然落下。

    她脚不动,身不动,唯有手动,石斧起落,木屑纷飞,片刻功夫,一条长三尺,宽一尺,厚四寸的平整白木立在了面前,她满意的收起了白木,今日运气不错。

    数步之外,她看到一棵极不起眼的古树,灰扑扑的,干瘪的枝桠,枯黄的树叶,很普通的一棵树,她却感到这棵树不同。

    她走过去用斧背敲了敲树杆,‘咣咣’有声,浑浊毫无灵性,难道错了?她遗憾的收起斧子,准备离开,她又回头看了一眼。

    咦?她突然笑了。

    她抬手,袖中斧子瞬间变大砍向了古树。

    “嗡!”

    一片翠色霞光落下,石斧被霞光弹回。

    古树震动,树叶哗啦啦怒吟,好像在叱责她的野蛮,又似在控诉她的恶行。

    她开口轻笑:“这能怪我吗?你看看你周围这些树,哪个不是落叶斑斑,唯有你,三十个枝桠上不多不少都顶着十片黄叶。”

    古树僵住了,叶子定住了。

    她问:“你是棵灵根吧?”

    她这一刻很激动很激动。

    古树默不作声,装死。

    她轻笑一声:“既然被我发现了,就说明你我有缘,我给你换个住处好不好?”

    古树一动不动,继续装死。

    “不出声我就当答应了。”

    说完她抡起斧子开始破地开土,古树着急了,‘哗啦啦’我没答应,可惜那女人已经动手了。

    斧子吭哧吭哧的劈土,她热情似火,下手又极有分寸,生怕伤了这好不容找到的灵根。

    她手里的石斧极沉,可脚下的泥土也极硬,她劈了一下午,也就挖了不过半尺,她明白是这株灵根做了手脚,人家不愿意搬家,可她执念太深,既然遇到了她万不会放手,不管它愿意不愿意,都得跟她。

    她一边劈土,一边好言相劝:“你不要怕,我不是坏人,只要你跟我走,我会对你好的,我的洞府又宽敞又安全,跟着我,不比你藏在这里担惊受怕的强,说不定哪一天被人挖去炼了法宝……”

    “我叫石玑,住在骷髅山白骨洞,是万年石头成道,为人忠厚老实……我会抚琴,刚才那大风曲就是我弹奏的,以后我可以给你弹琴解闷……我还有两个童子他们是草木成精,和你也算是同类,只要你跟我回去,她们可以陪你说话,你也就不寂寞了……”

    石玑吭哧吭哧的挖,手不停,嘴同样不停,她这一挖就挖了半月,石玑越挖土越松,她知道这株灵根的心像这土一样松动了。

    又半月,她终于将树刨了出来,石玑气喘吁吁的拄着石斧呻吟:“不容易啊,这根可扎得真深,恐怕得有百十丈吧!”

    突然,石玑心头一悸,不好!

    猛回头,一颗碗口大的宝珠朝她打来,石玑想都没想张口吐出一朵黑气莲花,‘蓬’黑莲只阻了一息便散了,一息足矣,石玑的石斧劈向了宝珠。

    不好,地下钻出一把锄头架住了她的斧子。

    “啊!”

    石玑惊叫一声,咦,没打中?

    她睁眼,一片碧绿霞光护住了她,是灵根救了她,石玑心中感动,人情树故。

    那个偷袭她的王八蛋看到霞光,癫狂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没想到竟然是先天灵根,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有此灵根,何愁大道不成,贫道机缘到了!”

    “机缘到了?我看是你死期到了,老杂毛,拿命来!”

    石玑怒吼一声,一斧崩飞宝珠,抡起磨盘大的石斧杀向了偷袭她的矮冬瓜。

    险些丧命的愤怒令石玑杀心肆虐,石斧快成了灰色闪电,横劈竖砍,斧斧犀利。

    灰袍小矮子被石斧震得步步后退,他那挂着两撇小胡子的胖脸阴沉的厉害,小矮子全力挥动手中锄头,竭力抵挡暴戾女的疯狂攻击,一把锄头左锄右锄,怎么看怎么像刨地,一手的庄稼把式,左支右绌,倒也不俗。

    但面对石玑犀利霸道的斧法他就有些不够看了,这可是石玑足足做了一百二十年樵夫所得,为了制琴她四处砍树伐木,意外炼就了一套不俗的斧法,她这斧子平时也就砍砍树劈劈柴,将人当树砍她一般不会这么做,太血腥,今天她倒不介意血腥一回,她要活劈了这个险些害了她性命的老杂毛。

    “砰砰砰砰~~”

    巨斧狠劈锄头,一斧沉过一斧,灰袍道人只觉双臂抽搐已经麻木了,他怪叫一声:“妖女休要猖狂……啊……”话未喊晚,一条手臂便被齐肩砍下。

    “啊……”

    矮子惨叫,他那泛黄的瞳孔中生出一道诡异的竖目。

    “鼠目寸光!”

    一道黄光射中石斧,磨盘大小的石斧黑光一散缩成了半尺小斧,石玑微微一滞,另一道黄光朝她眉心射来,石玑错身让开,那黄光竟然转了弯。

    该死的老杂毛,好诡异的妖术,先破她加持在石斧上的如意咒,现在这道黄光她竟然躲不开,石玑左手一伸,硬接,黄光钻入了她黑气滚滚的手掌中。

    灰袍矮子见石玑硬接他的天赋妖术竟然无事,翻身一滚,人没了。

    “唧!”

    一声尖叫从地下传来,好一只硕鼠,牛犊一般大小,那肥胖的身子堆满了肥肉,阴冷的鼠目贼亮,石矶最怕这种软体动物,杀起来都恶心。

    “吱吱唧唧~~”

    石玑头皮发麻,瞳孔收缩,老鼠,无穷无尽的老鼠潮水一般从地下涌了出来,密密麻麻蠕动着,石玑骇得脸色煞白,脚下起云烟,腾飞而起。

    “哪里跑?”

    那只大老鼠竟然带着一大群老鼠驾着云烟飞了起来,妈呀,这真是要了命了,这是钻地鼠还是飞天鼠?

    她此时驾云逃走是最明智的选择,可她的灵根,石玑回头一看,鼻子差点气歪了,“该死的鼠辈,那是我的,是老娘辛辛苦苦挖出来的!”

    底下密密麻麻的老鼠竟然将古树灵根抬了起来,上演着一出老鼠搬家,再看古树根叶萎顿,毫无还手之力,她反应过来了,是她切断了灵根与地脉之间的联系。

    她真是作孽啊,误人误己,石玑怒从心中起大吼一声:“我跟你们拼了!”

    “刷!”

    那颗宝珠对她打了过来,还能怎么样,只有硬接,石玑抡起小斧头劈了过去,叮,她身子一晃差点掉下云头,宝珠滴溜溜一转,又打了过来,她不敢再接,驾云就跑。

    “妖女,哪里逃,断老子一臂,老子要你不得好死,孩儿们,给我撕了她!”

    “唧唧吱吱~~”

    裹着无数鼠辈的黄烟朝石玑卷来,密密麻麻的鼠目太瘆人,逃,必须逃。

    “哼,妖孽。”

    “嗖!”

    一支箭从天边射来,噗,穿透了巨鼠的脑袋。

    轰,云烟散开,大大小小的老鼠掉了下去。

    踏~踏~踏……

    一俊伟男子从天边大步走来,他身穿兽皮,背背箭囊,手里拿着长弓,一头浓密的头发如海浪般起伏不定,他身材极其高大,古铜色的肌肤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他长相并不俊美,却极其刚毅,棱角分明的脸像大理石雕刻的一般,笔挺的鼻子,冷硬的嘴角,正直的眼神,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阳刚之气。

    -------------------------------

    通知签约了,可以放心收藏,大家多多点击,多多推荐,推荐多了,就加更!嘿嘿!就这么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