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章节目录 第26章 风气
    玄黄外兮拜名师,混沌时兮任我为。

    五行兮在吾掌握,大道兮度尽群迷。

    清净时兮修金塔,闲游兮西行教化。

    先天老兮后天生,指李树兮化姓名。

    老者骑牛作歌方罢又将自己的来历细说于徒儿听,少年听得两眼朦胧不知今夕是何年。

    久久方才回神后,少年潮红着脸期期艾艾开口:“老……老师……您……您还没说您那宝贝呢?”

    他念念不忘的还是那吹走石矶的宝扇。

    老者笑骂一声痴儿,便将他那把金纹绿叶芭蕉扇递给弟子说道:“此物乃鸿蒙风息与太阳之精结合所生的先天灵根长出,产自天地初开的一株先天芭蕉树上,一株生四叶,应四象之数,分别是东方春之少阳,南方夏之老阳,西方秋之少阴,北方冬之老阴。为师在昆仑山修道之时机缘得遇少阳芭蕉成熟,便采了炼成了这蒲扇,炼丹之时扇风扇火倒也方便。”

    少年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又一遍,也没看出个异处,他眨巴眨巴眼睛,问道:“师父,这宝贝有何妙处能吹那样的大风?”

    老者淡淡一笑,道:“自然有些妙处,一扇扇出,相去十二万九千六百里,此扇能出旭日和风、太阳风、三昧真火。”

    少年张大了嘴巴,他扳着手指默数,一扇十二万九千六百里,三扇子那可就是三十八万八千里,这不知被扇到哪里去了,即使没伤到,要回骷髅山那也得走很久啊。

    少年忍了许久,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老师,你说的石矶不会有事哦?”

    老者淡淡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福祸之事谁又说的准,各人有各人的命数……玄都,人族有一千三百二十一部,我们才走了百部,道途方起,不可懈怠。”

    “是,弟子明白。”少年点头,他又对老牛说:“老牛,咱们得走快点,晚上我给你添些好草。”

    “哞!”

    ……

    “九大人,有了!有了!”

    “在何处?”

    青光一闪,锦绣贵人便站在了巡天镜前。

    “还……还无法确定。”蓝袍女子紧张的咽下一口口水,“她……她的位置一直在变,好像被一股大风吹走了。”

    锦袍女子脸色难看的盯着那被大风卷着的一道青影瞬息万里朝东飞去。

    “追。”

    “是。”

    一道青光在前,三道蓝光在后,从青丘飞射出去。

    青丘现任主人一身红衣,颜色极美,她一双妙目看到四道身影离去,心酸落泪。

    终于走了,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四年,她晨昏定省好生伺候着,还被横挑鼻子竖挑眼,真是战战兢兢惶惶不得终日。

    ……

    飓风灼人一浪高过一浪,三重飓风中,石矶如一根几无重量的青羽随风疾飞,她身不由主却也不太狼狈。

    除了一开始被突如其来的飓风掀了个跟头外,很快她便适应了飓风的律动,不仅如此她还福至心灵开始尝试着吸收三道飓风精华。

    她的顽石道体被重重虚无风印封锁,外界灵气盖不能入,可此时却有一丝微不可察的热风吹进了她的气海,原本一潭死水的气海动了。

    排斥!暴动!

    漆黑如墨的绝阴死气极力排斥外来风气,就连丹田中央一直懒洋洋的黑铁球儿一般的内丹也滴溜溜的转了起来,裹在内丹外面的灰色火炎也不淡定了,它忽明忽暗,跳跃不已,一副跃跃欲试的贪婪小样。

    石矶莫名感动,这就像两百多年没吃过东西的胃,终于有东西进去了,她也不管合不合胃口,便开始大吃特吃,有的吃总比没的吃强,至于能不能消化,那得先吃了再说。

    吞!吞!吞!

    石矶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吞,竭尽全力吞食,有多少吃多少,对于一个饥渴了两百五十年的人来说,绝对是人心不足可吞象。

    她有吞象的野心,又欣喜的发现自己吸取风气的能力竟然如吃饭喝水一般得心应手,而且风气好像对她也极为亲近。

    稍稍一想,石矶便明白过来,风雨禁,她在风雨中日夜参悟风雨禁的成果绝对不只是仅仅炼化了一条禁制。

    她此刻才发现自己对风道的感悟竟然也极为不俗。想通其中关节后,石矶突发奇想,她以清风咒结合风感悟辅助呼吸法弄出了一个极为粗暴的抽风术。

    她大嘴一张就如吞风怪物一般将飓风吞下,抽风速度和抽风量瞬间达到了一个恐怖地步,她的肚子都鼓了起来。

    对此石矶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她倒不怕自己被撑爆,因为她从未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她吸入体内的三分之二风气竟然被虚无风印截留吸收,不足三分之一风气勉强流入了丹田,不知是因为交了通行费的原因还是因为属性相同,这些风气流入丹田再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对于虚无风印的贪婪她没有一点办法,唯有加快抽风速度,总算还有三分之一,她是这么安慰自己的,随着三分之一的灼热风气流入丹田,她的气海乱成了一锅粥。

    石矶强忍着丹田不适抽风不止,她感到热风越来越稀薄了,吸入腹中的冷风却多了,这些冷风毫无意外被虚无风印拦在了外面。

    “呼!”

    石矶呼出一口浊气,飓风散了,来不及感慨,石矶立即拿出巴掌大的小石斧,口中念咒,石斧瞬间长大,她对着脚下的无名小山一斧子下去,便劈到了地底。

    斧子一收,她急速下坠,落入地底掩去了形迹。

    她的丹田气海早已乱象纷呈,绝阴死气为至阴无生之气,外来三种风气不仅都是阳气而且蕴含生机,阴阳不可调和,生死不相容,绝阴死气对三种风气发动了全面清剿。

    三种风气是外来之气,毫无根基,可量却不小,也是石矶吞多了,本来节节败退的外来三气被逼到一处反而形成了守望之势,一时之间竟然和绝阴死气斗了个奇虎相当,这种情况更加可怕,碰撞剧烈的吓人,丹田都成了火药桶。

    黑铁内丹和丹火也不甘寂寞冲入三道风气中想要打秋风,结果三气等级太高,秋风没打到反把自己陷了进去,灰色火炎暗淡被吞噬不少,黑铁内丹转得飞快却逃不出去。

    石矶头皮发麻,真是要命,她急忙降下元神调集死气解救内丹。

    -------------------------------

    感谢:萌逼兔、书友20170115130557986、交织生命线、墨末沫陌、羽落星尘之主、花溪先生、月光下的殇love、了道008、泰国特产、载贽,10位大大上周打赏支持,非常非常感谢!同时感谢诸位大大的推荐支持!收藏支持!点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