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章节目录 第37章 一步登天
    “呼……吸……呼……吸……”

    一松一紧,方圆十里的天地灵气一松一紧一松一紧不停放收着,一明一暗,方圆十里的天色一明一暗不停闪烁着,淡淡的呼吸声有着奇特的韵律,似心灵物语,又似天地乐章,淡淡的若有若无。

    声音从一棵沐浴在银色的月华中的月桂树下传出,这棵并不十分高大的月桂树被一圈光彩各异的奇石围在中间。

    石圈中心,月桂之下,一个青袍女子盘膝而坐,仿佛睡去已久,她的呼吸极极小又极大,她的坐姿朴实又自然,她一身气息自然而然与奇石月桂融为一体,一呼一吸与奇石月桂一起。

    她吸气,天地收缩天地灵气太阴清气奇石精华随津咽下,入奇经八脉顺周天搬运磨碎诸气精华输入丹田气海,诸气浑浊杂质随呼气排出体外,一吸一呼,与天地同息,清浊自分。

    “咦?”

    远处屋檐下靠着俊伟男子而立的素衣女子极为惊讶的盯着吞吐诸气的青袍女子,她没想到石矶竟然能这么快就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竟然比之她们这些先天之灵丝毫不差。

    她观察片刻也就明白了,石矶打坐入静的功行不浅,一看就下过苦功夫,吐纳法门也极为了得。

    突然她的手抖了一下,男子粗糙的大手覆上了她的手,轻轻拍拍她的手背,让她不要担心,两人手指紧紧的抓在了一起。

    月桂树下的女子化为了一块三尺大小的石头,似方似圆,灰扑扑的。

    吸~一吸气,石头又变成了女子,呼~又一呼气,女子变成了石头,一呼一吸,石头与女子来回变幻。

    女子……石头……石头……女子……

    来回变幻,幻影重重看得人眼花缭乱如梦似幻,石矶正经历着一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结果的蜕变。

    她本是顽石,在雷劫中炼成了顽石道体,又在风灾中毁于一旦,道体被吹毁风化,处处风蚀漏洞,漏洞虽已修复,顽石道体的玄妙却尽数丧失。

    今日她得嫦娥指点,行破立之道,以剩余的三百年修为重塑道体。

    石矶丹田丹火流转,一团无色火焰之中,银蛇游动,透明的五色光华包裹着小的几不可见的黑铁内丹,内丹处于聚散离合之态,聚而成丹,散而为气。

    石矶的形态变化与内丹相连,丹散她为石,丹聚她为人,这种状态极为玄妙,也极为危险,一个不好就会内丹尽散,千年道基化为乌有。

    一吸,内丹成型,石矶化为人,一呼,内丹散开,石矶还原为石,全靠她呼吸掌控,这种呼吸节奏极为重要,快慢不得,快了,丹散不开,功行无用,慢了,丹就彻底散了。

    石矶这套呼吸之法是她跟随老子四年时间学到的玄门正宗吐纳之法,四年一千四百多个夜晚的成果,在这一刻体现了出来,她身体内外自然而然的维持着一种玄妙平衡。

    内丹、身体、奇石、月桂、天地,维持着一种奇妙的联系,同呼同吸。

    这种奇妙的平衡一直稳定的维持着,远处屋檐下的男女也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们的呼吸不知什么时候也同那石头女子连在了一起。

    风,淡淡的风,无声无息的出现,极有韵律的吹动了月桂树叶,吹乱了男人女人的发丝,女人乌黑靓丽的发丝擦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而过又与他浓密的长发纠结在了一起。

    男人冷硬的嘴角微微勾起,他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男人紧了紧环在女人腰间有力的手臂,女人相对娇小的身躯被他裹了起来,女子绝美的容颜散发着女人幸福的光彩,这无疑是个美好的夜晚。

    他们的交在一起的手指紧了,两人的眼睛同时亮了,灰扑扑的石头亮了,一道道耀眼的青色光华透石而出,从咔嚓咔嚓细细密密的破碎声中射了出来,好似虫子在破壳,石头外表的裂痕密布快速绵延,青光从从越来越多的裂缝透出,灰色石皮簌簌脱落,露出了一块布满玄妙青纹的浑圆石头。

    石头在清灵光华中慢慢化出了人形,突然人形消退又变回了石头,石头再没了动静。

    屋檐下的夫妻脸色一变疾步走向了石头,夫妻二人惊疑的看着石头半晌无语。

    “羿哥,石矶不会有事吧?”女人声音不稳的问道。

    后羿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手,说道:“没事,她一定会没事的。”

    女人叹息一声,“她若是出事,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回屋吧,外面冷。”

    后羿拉这嫦娥走进了石屋。

    “呼……吸……呼……吸……”

    轻轻的呼吸,若有若无的律动是这个夜晚的节奏,风吹叶动,轻吟低唱。

    天亮了,女人烧水做饭,男人清扫庭院,又挽弓射箭,吃完早饭,男人背上箭囊挎着长弓出门,女人将屋子打扫一遍走到月桂下看着石头发呆,傍晚男人回家,带回了食物灵果,夫妻二人回屋。

    第一日,石头没有变化,天地间的浅浅呼吸依旧若有若无。

    第二日,亦复如是。

    第三日,第四日……月桂花开了,一个花季过去了,花瓣落满了青石,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拂去了落花,花开花落,一年又一年。

    ……

    又是一个花开的季节,女人如往常一样送走了男人后,又一次来到青石旁,她沉默的看着沉默的石头沉默着。

    忽忽~~

    起风了,风吹树动,摇落了一树桂花,花瓣纷飞……

    天暗了下来,女人抬头,乌云遮住了日头,女人的眼睛亮了,亮得如同乌云中的闪电。

    她一挥手,石圈消失,再一挥手,月桂移开,沉寂的青纹圆石露在了乌云闪电之下。

    轰!

    雷霆轰下,正中圆石,石头一震,青纹一闪雷电消失。

    轰!

    又一雷霆轰下,比第一道粗了一倍,青纹同样一闪,雷电消失。

    轰轰轰轰轰轰轰!

    接着七道青色雷电轰下,一击重于一击,雷电过后,石头掉了一层石粉。

    “轰隆隆~”

    乌云翻滚,金蛇乱舞。

    九道金色雷霆一道接一道轰了下来。

    青纹圆石被金雷轰得黑烟直冒,一波雷霆过后,圆石小了圈,落在石头周围的石粉又厚了一层。

    金雷过后,乌云不仅未散,反而扩大了一倍。

    乌云烧了起来,黑红黑红的。

    九道火焰雷霆同时落下围着如同九条火龙对着石头轰炸煅烧,好一阵子,雷火停歇,地面都被烧成了一个大坑,整块石头都烧成红色。

    火云消散接着便是水雷,蓝色水雷噼里啪啦就轰了下来,刚被烧烤过的石头又遭水雷轰击,石头忽热忽冷,外皮又脱落了不少。

    云开日出,一道金光照下,青纹圆石在金光中化形而出,一女子披着青色霞光苏醒过来,女子一呼一吸,头显三花。

    一朵人花精为本,一朵地花气生根,一朵金花入虚空,三花聚顶,天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