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章节目录 第134章 诡变
    头顶的乌云渐渐变薄,雨点依旧又大又急,雨浓似墨,泼墨而下,两根白净的手指,如刀如笔,凌空刻划书写着一个个凶意十足的大凶文字。

    “轰轰轰”

    一颗颗斗大的凶星坠落,激浪百丈。

    石矶好似一个严谨的刀笔吏,又似一个古板的刻碑匠,一丝不苟的刻划着每一条线,墨守固有成规,分毫不移,一笔一划,自有法度,一文一字,自成意境,法度意境是为法意,每一个字都带着法意。

    “这……这是什么文字?”

    “应该是石矶道友这些年研究的……”

    “小小,星星好凶,姑姑很生气哦,小十二月很乖的。”

    “啾啾~~”

    “嗷呜……”

    风雨声中低语窃窃。

    石矶心无旁骛的刻划着她心中的印迹,认真到忘我,也是一种境界,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境界,一个个文字绽放它本有的光华,直到最后一颗星辰陨落,石矶陷入了沉思。

    “怎么会这么轻松?不应该呀?莫非因为是雨天,天时……不对不对,往日下雨从没出现过这样的事……消耗少,威能大,到底是什么……今日和往日还有什么不同?风,更大了?也不对。”

    石矶逐一分析又逐一否决,直到她看到手里的黑旗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可又立即被她否决了,因为没道理,可反反复复想了很多遍,实在找不到原因,她还是决定试试。

    石矶立起黑旗,又唤来石针,取出刻刀,不知为何石矶感到莫名紧张和一丝兴奋,她深吸几口气看向了立在她面前的三丈黑旗,旗面浊纹流转令人眩晕,她扑捉到一道黑纹急忙低头动刀。

    “刺啦……”

    一笔而成,如有神助,石矶抬头,满眼的难以置信,黑旗招展,她又扑捉到一条秘纹,又是一刀而就,难以置信、欣喜若狂,她沉稳有力的手又刻下了一道。

    一刀一刀,一道一道,她每一刀都像在划开一道海沟,她每一笔又像在刻印一条海岭,一道道深刻的海沟交错,一条条凌厉的海岭纵横。

    越往后越可怕,每一刀,每一道,都有无尽的凶意充斥、无穷的戾气滋生、无数的生灵哀嚎。

    石矶好似坐在血海之中尸山之上的屠夫,手持屠刀屠宰着凶兽,此刻的她才是大凶手,比古往今来的任何凶兽都凶。

    “刺啦……”

    一颗颗头颅被割下。

    “刺啦……”

    一条条动脉被割开。

    头颅堆成了海岭,鲜血冲成了海沟,石矶满目凶光刻划着大凶印迹,当最后一刀落下时,百万凶兽齐断首,百万血河同入海,血流如脉沟通了所有海岭海沟。

    “咚……咚……咚……”

    一团凶意,一收一缩,一紧一松,好似一团心脏跳动,风停雨止,风平浪静,除了心跳没有别的声音,船上的人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所有人的心脏都跟着凶意光团一收一缩,好似越收越紧,被无形的手攥住了一般,吸气困难,呼气同样困难。

    苍舟一分一分陷入了一个静止的漩涡,四周是高出苍舟数百米的水墙,水墙诡异的一收一缩,好似它也有心脏,也有脉搏。

    五双大大小小的眼睛无不瞳孔收缩,慌乱的四处扫视,他们张着嘴大口呼吸,却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咚!咚!咚!咚!”

    一下重过一下,一声沉过一声,如战鼓雷动,令人热血沸腾,所有人的血都汹涌澎湃起来,一个个面红耳赤,满头大汗,可怕至极的力量掌控着他们,掌控着他们的心脏跳动,血液流动,非常可怕的感觉。

    无法逃离,四周搏动的水墙封住了退路。

    一声一声的跳动好似丧钟在敲,越来越紧迫,越来越可怕。

    停!停了,所有人的心跳都停了,血液停止流动,可怕的寂静……

    好像被魔偷了心,被鬼吸干了血,一声凄厉的鬼哭神嚎,无量凶光从一点暴发。

    “忽!”

    众人眼前一黑,一片黑幕遮住了,包裹住了石矶和那团凶意孕育出的凶物。

    凄厉的哀嚎、疯狂的尖叫、竭斯底里的诅咒、癫狂怪笑、绝望至极的哭泣、令人生不如死的呻吟……无数可怕至极的声音响起,一时好似鬼蜮降临地狱笼罩,令人毛骨悚然心寒至极。

    “石……石矶道友不会有事吧?”

    “没有动静,没……没事。”

    “咦,变蓝了,变蓝了……”十二月指着黑幕,满脸惊奇。

    黑幕什么时候褪了色,他们谁都没注意到,不仅他们,石矶也没有。

    “你竟然有灵?你要做什么?”石矶震惊的声音。

    一道道凶意澎湃的浊纹从黑旗上脱落,结成了一个可怕至极的扭曲嘴脸,嘴脸中间突然裂开,一口吞了石矶凶意孕育出的模糊嘴脸,父亲吞儿子一般。

    “好算计。”石矶咬牙切齿,有种要吐血的感觉。

    “谬赞,老夫先天而生,沦落到如此地步,算是天道弃子,今日不过谋个自由身罢了,这些先天凶纹老夫送给小友了。”虚幻的好似随时会散形的蔚蓝大旗一抖,扭曲嘴脸扑向石矶。

    “你……竟然舍得先天道则?”石矶扑面而来的先天凶纹嘴脸难以置信,她实在没想到,结局竟然会是这样。

    “道友错了,已经不是先天道则了,早被先天凶兽的血玷污同化了,要不然老夫何至于落到凶兽手中,受其驱驰,如今才得清净,老夫找一清净处修养去了。”

    虚浮如烟的海蓝旗子在先天凶纹附身石矶的瞬间飞走了,他终于解脱,有人要永远替他留在着该死的凶海域了。

    “咚咚咚咚……”

    石矶的心跳声震耳欲聋。

    “轰隆隆……”

    石矶一身热血沸腾好似山洪暴发,又似万马奔腾,无量凶光从无量毛孔喷发,她的头发迅速长长好似魔女,她的身体在拔高,一丈、两丈、三丈、十丈……

    “轰!”

    一道白光、一道银光、一道金光、一道青光,四道光华将她近三十丈的身躯一丈一丈压了回来,她凌空乱舞的长发又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