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章节目录 第148章 出入
    看到龙舟离去,小孩灵动的眼睛红了,“爷爷,他们回去了?”小孩拉着哭腔,他的小狗兔子都没了。

    “嘶……”无涯老道无知无觉中揪下了几根胡须,疼得直咧嘴,老道梗着脖子看着龙舟从寒崖下沉,直至消失,“哼,回去?哪能那么容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看谁熬过谁?”

    “他们真会回来?”小孩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无涯老道。

    “会!”老道吐出一个字,他一挥手,崖边立起一座茅舍,祖孙二人一前一后进了茅舍,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稚嫩的声音:“我还要兔子。”

    ……

    龙舟沉下千刃悬崖峭壁,稳稳的落在了冰面之上,还未等众人询问,石矶便开口解释了,“无涯葫芦里的灵丹有净体排煞之效,虽然只能排出身体煞气,却也难得。”

    “我们在海上数十载,身体或多或少都沾染了煞气,要想出海就得化煞,无涯倒也没有骗人。”

    “原来如此!”玉鼎点了点头。

    “黄龙,上来吧。”石矶叫道,苍舟轰然一沉,黄龙站在了玉鼎身边,对于接下来要做什么,大家心里都有数。

    “你们按我的太初抚琴式打坐,观想我的法相,我帮你们化煞。”石矶言简意赅的说完,虚扶长琴而坐,一船大小依言而行。

    石矶释放精神,浩瀚精神笼罩整个苍舟将众人精神纳入自己精神大海,一点无煞境慢慢扩展,凡石矶精神所至,便是无煞之境,丝丝煞气从众人发间逸散。

    轻灵飘逸的舒坦感觉浮上众人心头,好似沉重之物被搬去,身轻气爽。

    灵气轻,煞气沉,灵气多在天,煞气多在地,故而,化去道体中的煞气,就好比负重之人,脱去了负重之物,自然感到轻快。

    大约半日,石矶最先睁开了眼睛,接着大家同时睁开了眼睛,一个个神清气爽,无煞一身轻。

    “我们出去吧!”黄龙很自觉的驮起苍舟,龙舟腾空而起,转眼上了寒崖,一切如故,唯一不同的是,崖顶多了一座茅舍,茅舍之中坐着一老一小,两人看到龙舟出现,噌的站了起来。

    “爷爷,他们回来啦!”小孩喜不自禁。

    无涯老道咧嘴一笑,极其自得的说道:“爷爷没骗你吧,我说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嗯嗯嗯……”小孩练练点头。

    龙舟越过崖边,分毫不差的卡在了原来位置,黄龙几次用力,他的黄龙真身倒是出去了很多,苍舟却纹丝不动,有几次苍舟差点掉下悬崖。

    “这是怎么回事?”黄龙不解的问道。

    “哈哈哈哈……老夫说过,没有我的灵丹,谁也出不来!”老道头颅微扬,四十五度,一副高人姿态。

    石矶眉头皱了皱,对玉鼎说道:“道友去试试。”

    “好!”玉鼎轻轻一点,身入出鞘长剑,破空而出,当玉鼎轻飘飘的落在茅舍之前时,无涯老道彻底傻眼了,好半天回神,惊叫道:“不可能!不可能!”

    “他……他……他出来了!”小孩瞪大了眼睛。

    此时却无人理他们祖孙俩,小青鸾展翅飞出海域,兔子一蹦一跳,出来了,一股黑烟落在玉鼎脚下,化为啸天,石针一飞冲天,都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石矶一步迈出,残影幢幢,定在了崖边,她没有出去,好似被一层无形屏障挡住了,石矶眉梢挑了挑,暗自叹了口气。

    “爷爷,爷爷,她……她……她出不来?”小孩跳了起来。

    “啊……出……出不来,哈哈哈……”无涯老道神情激动的放声大笑,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啾啾~~”主人?

    “姑姑?”

    “石矶道友,你怎么会出不来?”

    石矶摇了摇头,道:“我一时半会恐怕还出不来,你和黄龙先行离开吧!”她又对背负苍舟的黄龙说道:“这龟壳乃是此海玄龟之壳,出不去,你扔掉龟壳,就可以出去了,船上这些灵宝你收取了吧。”

    说完,石矶脚下起云烟,她踩着云气朝远方飞去。

    “啾!”

    小青鸾俯冲而下,落在石矶脚下,石矶微微一怔,嘴角一勾,散了脚下云气。

    “嗡!”

    石针破空而回,紧随石矶左右。

    青鸾震翼,风雪裂开,青鸾载着石矶穿过无雪裂缝,朝西北海深处飞去,突然,身后传来一声高亢龙吟,石矶回来,只见龙舟破空而来,舟上一大两小。

    “我们一起出去!”玉鼎抱剑而立,嘴角含笑,神情毅然。

    石矶沉默片刻,轻轻一笑,“好!”

    龙舟飞来,石矶轻飘飘落下。

    “姑姑,你不要小十二了?”十二月红着眼睛委屈的说道。

    “你不是要去找你哥哥吗?”石矶笑问。

    “人家……人家……”小家伙吭哧吭哧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她是想去找哥哥,可……可……她也想和姑姑在一起,对于石矶她很依恋,她离开天庭时不过百岁,跟石矶在一起就有近五十年。

    小孩子总是依恋大人,尤其是一个在她眼里很厉害的大人,她感到跟石矶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石矶笑着对小家伙点了点头,“那我们一起出去!”

    “嗯!”兔子重重的点头。

    “黄龙道友,停在下面就行了。”

    “好。”

    龙舟缓缓落下,停在冰面之上。

    “大家离我远一点。”

    石矶取出一方有着一道裂痕的青印盘膝坐下,石矶双手抱印,心神凝于掌间,无煞法意凝结包裹青印,道道灰纹好似一条条灰蛇蠕动,一条条灰蛇,一毫一毫,极其缓慢的被逼了出来。

    西北海的凶兽无法出海,西北海的煞气不会外泄,西北海的令旗印信也无法出海,从黑旗器灵算计她的那一刻,石矶就明白,她也早做好了准备,只不过还未等她剥离先天凶纹,彼岸就到了。

    她上去试了试,果然出不去,要带青印出海,必须剥离这先天凶纹,像黑旗一样舍弃先天凶兽道则。

    随着先天凶纹一点一点被抽出,凶威弥漫,以苍舟为中心,冰面“喀嚓喀嚓”裂开一道道巨口,虚空道道灰纹似蛛网蔓延裂开,暗灰色的风湮灭了漫天风雪,海天布满裂痕,好似即将破碎的玻璃球。

    ……

    崖顶之上,一老一小神色凝重的盯着远方灰纹密布的天空,小孩眼中灵光流转,“爷爷,好可怕,咱们惹不起,要不走吧!”小家伙退缩了。

    老道神情数变,一脸不甘的说道:“好不容易碰到一茬,就这样放过,不行!”

    小孩瘪瘪嘴,道:“吃了亏,你可别怨我。”

    老道鞋拔子一样的脸抽了抽,犹豫再三,憋出一句:“再等等。”

    他们却不知道正有大麻烦朝他们这边而来,一青发女子,一手持金诏,一手拿银镜,镜中光影成像,正是一老一小,女子锦绣加身,峨眉紧蹙,低声自语:“怎么又消失了?”

    锦绣女子正是奉了天后法旨前来捉拿石矶的妖帅九炎,她手中所持银镜正是巡天镜,奈何西北海自成一域,煞气弥漫,难以照透,她也只能按娘娘吩咐在此守株待兔。

    凡出海之船必查,九炎身后旌旗招展,数万天兵天将随行,九炎踏雪飞行,心中不断浮现令她咬牙切齿的青衣面孔,她为这该死的石精已经奔走百年了。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