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章节目录 第247章 盘古祭
    准提之血圣者之血,菩提祖根,智慧之根,周山之灵,盘古之印。

    补补补!增增增!!

    琴音高亢,神环逆转,琴音低沉,神环顺转……

    逆转呕血,顺转呕血,顺转逆转,皆呕血。

    石矶忘我抚琴,又忘我呕血,呕血不止,琴音不休。

    她心入‘他’心,石矶正忘我的阅读着盘古纪元的盘古记忆,也就从开天辟地到身化万物,盘古在洪荒大地一万八千岁的记忆。

    她用心听着盘古发出的一切声音,心动手动,手动琴动,她手中模拟着一切听到的盘古之音,有天地初开的那声喜喝,有天地反复的懊恼怒骂声,有托起踩下大地用力顿足声,有托起青天的使劲声……

    有身体拔高的骨骼声,有血液流动的潺潺声,有心脏跳动的咚咚声,有汗滴成雨的滴答声,有须发轻摆的沙沙声,有牙齿磕碰的叮叮声……

    有看向远方的喜悦声,有想起过去的唏嘘声,有自言自语的怀念,有伤感无奈的抱怨,有身体疲惫的呻吟,有内心寂寞的深叹……

    盘古一万八天岁的记忆其中很简单,很单调,举世就他一人,他站在一个地方甚至没动过,喜、怒、哀、乐,诸般声音就是他的全部,他的一生。

    他的声音,有身体发出的,有口中发出的,也有心声……

    如果说他在混沌的前半生是波澜壮阔令人神往的人生,那么他的后半生便是平平无奇枯燥的翻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日日一样,年年一般,他后半生只做了一件事,撑着!

    直到撑不住,倒下!

    他死后的辉煌,已经不属于他,而是属于得到他遗泽的人。

    石矶一页一页读着他,读着盘古的前半生,石矶一句一句听着他,断断续续的听着盘古的前半生,他的前半生精彩绝伦,可她却深深的被他的后半生打动了,她默默流泪,是喜、是怒、是哀、是伤、是叹、是息……

    他的前半生是神,是神话,是令人惊叹的传说,他的后半生却是真正的人生,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感情丰富,有血有肉,有劳有累,有生有死……

    她喜欢这个盘古,因为她只是个凡人!

    不周山的琴音一变再变,那不过是小变,这次她要大变,甚至可以说是重新洗牌,因为不管是不周长曲的皮囊,还是巫神祭合成的盘古道象,空有其表,而无其神。

    盘古祭,我来啦!

    “咳咳……咳咳……”

    石矶神情亢奋的咳血。

    ……

    东海新岛,紫芝崖。

    麻衣道人眼角抽了又抽,这血都吐了三天,真是不是自己的血,一点都不心疼,可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他看着别人吐着他的血,心堵、心塞!

    青袍道人瞥了麻衣道人一眼,闷笑道:“谁让道友横插一手的?”

    麻衣道人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青袍道人却不打算放过他,“道友不是指生死在天吗?”

    麻衣道人仿佛早知.道人有此一问,他不紧不慢的说出早就想好的答案:“贫道指的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青袍道人眉心微凝,略带不满的说道:“这么说道友是自诩为天了?”

    麻衣道人拂了拂衣袖,无喜无怒的说道:“贫道不是天,却深谙天意。”

    “哦?”青袍道人挑眉,怪声道,“不知天意为何?”

    麻衣道人一本正经道:“自救者,天必救之,她既已自救,天自然不会弃她,她既然能在此时此刻以贫道精血自救,便是选了贫道,是她选了贫道,也是天选了贫道!”

    道人舌绽莲花,令人信服。

    这人里面可不包括青袍道人。

    青袍道人嗤之以鼻,毫不留情面道:“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麻衣道人却是脾气很好,一点也不动怒道:“其实贫道与她大有缘法,贫道这一身咒文便是她所传,她又因贫道点破凶兽之身,遭了迷道之劫,总是…贫道有欠于她。”

    青袍道人这次没有出言相怼,他瞅麻衣老道的眼神却有些不对了。

    他沉声道:“你这次劳心劳力,真是只为龙族做说客来的?”

    麻衣道人没有说话。

    青袍道人却明白了,菩提阵中他用诛仙剑伤了道人,道人只是嚷嚷着要去找师兄评理要去找老师评理,后来却是雷声大雨点小,深海钓金鳌是道人主动借给他的六根清净竹,金鳌出海,道人又任劳任怨的在归墟海底封印地裂,耗时数年才封印后,道人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原来是要转嫁因果,让他接盘!

    青袍道人无名方起,便被准提掐灭了,道人说道:“本来是有这个打算,但今日贫道已经还了,便不劳烦道友了!”

    青袍道人欲要怒怼……

    却无法开口了!

    他道心轻颤。

    被问住了。

    不仅是他,还有麻衣道人,天地间所有的天地大能,天庭大帝,大地巫尊,血海主人,龙巢遗老,魔渊古魔……

    还有女蜗圣人,轮回之主,紫霄鸿钧!

    ……

    不周之巅,青衣染血,纤手抚琴。

    九天十夜,呕心沥血,她终于要问了:

    ……

    鸿蒙未判,何人掌道?

    三千神魔,何人为尊?

    开天辟地,何人执斧?

    神魔阻道,何人斩尽?

    地火风水,何人镇压?

    天地反复,何人操劳?

    天高一丈,何人托起?

    地厚一丈,何人用力?

    天高地厚,何人心血?

    万岁八千,何人白发?

    神体空耗,何人累死?

    不周神山,何人遗立?

    顶天立地,何人脊梁?

    煌煌大日,何人左眼?

    九天明月,何人右眼?

    周天星辰,何人白发?

    九天风云,何人呵气?

    威威雷霆,何人之声?

    生命起源,何人孕育?

    先天生灵,何人遗泽?

    ……

    天道在天,何人之天?

    地道在地,何人之地?

    人道立世,何人之世?

    洪荒世界,何人为主?

    万物繁衍,何人造物?

    众生血脉,何人为父?

    ……

    天、地、人、神、鬼、万类、万灵……

    知否?知否?忘乎?忘乎?

    祭否?祭否?

    ……

    一曲《盘古祭》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