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厨神影后 > 章节目录 第212回安心演戏
    此时林清清坐在那里吃着手中的零食,一副极其洒脱的样子,一边吃一边想,这零食的味道不错啊!要是知道方子的话,自己做一点在精神空间里面吃。就像她在精神空间酿酒做饭一样,虽然作为精神体的她们,其实吃不吃饭都行,可是她们还是放不下那所谓的口腹之欲啊!

    江淮安慢慢的来到林清清面前看着林清清小声的喊道:“林清清!”

    林清清看了一眼江淮安,然后看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林清清!”这句话可是真的将江淮安吓坏了,现在江淮安觉得安心必须得看心理医生了,这上部戏的角色还在自己的脑海里面记着呢!可是以前并没有发现啊!江淮安就开始思考【凌云志】结束之后安心的言行,那时候的安心并没有什么不妥,虽然有点入戏太深的后遗症,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林清清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次林清清突然出现,说真的还真是好好的将江淮安吓了一跳呢!

    当然林清清并不知道江淮安的想法看着江淮安说道:“安心现在正在和白杜娟商量下一场戏怎么演呢!对了,你要小心看着安心,下一场戏安心可是发大招了!”

    江淮安听见林清清的话,这还有一个白杜娟,这个安心真的成了精神分裂了吗?不过看起来分裂出来的林清清对安心还是很好的,并没有想要抢占安心主人格的地位,而且很和平相处的样子,江淮安摸着下巴,林清清和他说的事情真是让他的三观有点碎裂了,不过他也知道了安心下场戏甚至会比刚才更加的投入,所以准备了不少安心喜欢吃的零食诱惑安心!

    而且还偷偷的来到了一个小角落看着面前站着的小鬼头说道:“小鬼,一会儿你一定要看着你安心姐姐,她这次可不妙啊!”小鬼头虽然对江淮安没有什么好感,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乖乖的对着江淮安点头,而且小鬼头想到了什么,手中出现了一瓶丹药,这瓶丹药是清心丹,是让鬼修不被自己的心魔侵蚀变成厉鬼的一味丹药!

    然后在这瓶丹药上弄一个隔离的法诀递给江淮安说道:“等着姐姐演戏结束以后你让她吃一颗里面的丹药!我现在不好现身给姐姐。”江淮安接过小鬼头递过来的东西慎重的点了点头,放在自己的裤兜里面!

    这时候安心已经从精神空间里面出来了,对着冯明跃有些吃力的说道:“冯哥,下场戏可以开始了!”然后拿着一个手绢就擦着脸上的汗珠子,冯明跃看着安心此时的样子也不敢耽误,这不马上命令自己身边的小助理说,可以演戏的事情!

    张江河导演听见冯明跃身边小助理的话,就立马让副导演让那些演员准备好,张江河就来到安心这里,现在满场都是副导演催促的声音,看来真的挺急切的。张江河导演看着安心的样子,此时的安心脸色苍白。“真的要演!”张江河有些担心的说道。

    “真的要演。”安心说完点了点头。现在看起来时间才中午两点多左右,演完这场戏她回去真的得好好的休息休息,此时她的脑海里面完全都是那个白杜娟的回忆,她本来看着白杜娟的一辈子已经算是很代入了,可是真正的亲自进去的时候,安心才知道自己那做的是小打小闹!

    白杜娟和蓝馨不一样,蓝馨从小有家人的爱护,即使日后家庭灭门,也有那么些的战友还有姐妹!而白杜娟她在家里面的时候也不受宠爱,更别提到了戏班之后了,那时候的白杜娟也是很难的活着!即使她成为了首屈一指的台柱子,可是权贵,富商,这些人都是让白杜娟害怕的。

    白杜娟真的很难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后来认识了燕西,虽然燕西训练特别严厉,但是白杜娟知道那是将自己当成人了,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玩物,随着白杜娟对燕西的了解,她越来越知道自己活着的意思!也许白杜娟和那些热血青年不一样,因为热血青年有信仰,而白杜娟心中虽然也有信仰,可是在她的心里面冯明跃还有燕家是最重要的!

    想起她经历的一幕幕,安心就看着张江河导演说道:“我没事,我肯定能演好!”听见安心的话张江河叹口气,因为安心看起来就很坚定!此时副导演看着张江河说,已经完全准备就绪了!

    “好,咱们就开始拍摄吧!”张江河看着在场的人说道。安心点了点头,而冯明跃和一些其他人就离开了这个房间,这个房间只剩下了安心!这场戏其实很长,前面就是安心的独角戏,在这独角戏里面安心不会说一句话,可是在这场戏里面却要演出那种即将要死亡的感觉!

    安心坐在化妆台前面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然后看着放在那里的一盆水还有一个毛巾,便将脸上的妆容一点点的卸下来,眼泪也慢慢的流着,然后擦干净脸之后安心就坐在椅子上拿着放在化妆台的化妆品开始化妆。

    化妆之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一抹微笑,张江河看着那一抹微笑吐出一口气,现在他特别的紧张,甚至他觉得自己比在戏中的安心还要紧张!不过安心的表现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演的真的特别好,甚至有点超常发挥的那种感觉!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甚至每走一步路,那都是戏!这不顾歌看着身边的冯明跃说道:“大哥,有压力不?”

    冯明跃点了点头,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作假,因为他真的有压力,毕竟这场戏安心简直是火力全开的那种感觉,说实话就是年轻的自己也不敢这么作!这样演出来是精彩,可是很伤身体的!“安心真的拼了啊!她要为她演的这个角色来一个完美的结局。”冯明跃看着顾歌说道。

    “她一直觉得自己演的那个角色是真实存在的,在这方面我们就比不上她,你难道没有觉得吗?这一刻坐在那里的仿佛就是那个风华绝代的戏班台柱子白杜娟,而不是安心!”汪玫看着两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