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厨神影后 > 章节目录 第210回-厉鬼
    来到这个谭明的宿舍,郑博就看见了谭明的宿舍里面有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郑博并不认识,应该是这两天新来的吧!看着这个女孩子唯唯诺诺的样子,再看看谭明猥琐的样子,郑博就想要将谭明给宰了!的确,这个学校的教官也罢还是校长也好,甚至是老师都会一些女学生进行侵犯。

    反抗,反抗的女学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投胎了,不过这群人可是欠下了一大笔的孽债,等着死了的时候有的享受了!不过,今天先收你一点利息吧!

    “我靠,今天遇见的第一个鬼就是厉鬼,真是他妈的糟心。”安心看着眼前的男子忍不住的说道。

    安心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这个男子身上阴气蹭蹭蹭的向外面冒着,除了阴气之外,还有怨气和戾气,这简直都快实质化了!这家伙还好意思变厉鬼,你有今天还不是因为自家啊!

    “束手就擒吧!要不束手就擒别怪我不客气了!”安心虽然是这样说着,但是手中的勾魂链已经拿出来了,随时准备和这个变成厉鬼的男人大战一场呢!

    那个厉鬼看着安心说道:“一个连脸都不敢露的人,还想收了老子的魂魄,那真是痴人说梦,老子这辈子活着的时候不如意,死了的时候可要好好的享受享受!”

    说着就要向安心发起攻击,这时候安心身边的小鬼头也拿出自己的武器,几乎身边的几个小鬼都拿出自己的武器,那个厉鬼看着样子也不害怕而且还说道:“一群小娃娃,还想和老子斗,老子非得让你们魂飞魄散不可!”

    小鬼头就想笑,这个厉鬼觉得自己很厉害的样子,其实这个厉鬼并没有多么厉害,毕竟他只是刚刚变成厉鬼的!“一个赌徒现在还不悔改。”安心看着那个厉鬼说道。

    没错,这个厉鬼就是一个赌徒,而且今天他还是自杀的,为什么自杀的,还不是因为走投无路,欠了一屁股的债务啊!而且死之前特别可笑的是还在怨天尤人,埋怨老天没有让他投胎到富豪之家,埋怨自己的父母没有很多钱供他享受,都是埋怨别人的,却没有埋怨自己一句,还真是可笑啊!

    安心一链子就将这个厉鬼给锁住了,然后看着小鬼们说道:“将他身上的阴气给打出来!”听见安心的话这些小鬼就开始动手了,一个个的拿着武器就对着这个厉鬼狠狠的打,丝毫的不留情!安心看着这个厉鬼从开始的骂骂咧咧,到现在的跟着变成小绵羊似得,这个厉鬼也太差劲了吧!

    “还想当厉鬼呢!”小鬼头看着那个厉鬼说道。

    厉鬼看着小鬼头的样子本来想要骂一些什么,可是后来看着小鬼头的鞭子就只能一句话也不说了!安心看着厉鬼的样子,将厉鬼放进了自己的葫芦里面,然后将厉鬼散落的阴气收集起来,这些可是好东西的啊!

    将凝聚而成的阴气珠和小鬼他们平分,然后就继续去收其他的鬼魂了,并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只是安心对于这人世间的情感多了一层的领悟!

    安心将这些鬼送到地府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初六的凌晨一点半了,知道时间不早了之后,安心就离开了地府,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刚刚回到家中,安心就听见这些小鬼的汇报,安心听了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就躺在床上了!

    安心躺在床上并没有睡着,而是来到自己的精神世界和那个军师先生聊天,军师先生此时看起来心情挺好的样子,在一片草原上面,在篝火面前,吃着香喷喷的烤羊肉,喝着香喷喷的酒。

    “要不要和我喝一杯啊!”军师先生看着安心说道。

    “今天心情不错啊!”安心看着军师先生说道。

    “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不过安心小姐今天心情不错啊!”军师将酒坛子递给安心,安心也毫不客气的接过去,一下子就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过瘾啊!”安心放下酒坛说道。

    “我也来!”军师先生说罢,拿着自己的酒坛子就喝了起来。然后喝了一些之后就朝着天空之上喊了一声。

    “痛快!”军师先生看着安心说道。

    “我看看你对我的理解怎么样了?”说话间赵君卓便消失了,而安心便出现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安心看着自己脚下的大马,身边的元帅,我靠,这个赵君卓竟然知道日后的元帅会由孙磊红出演,所以现在的元帅就是孙磊红的样子,甚至其他人也是选好演员的样子!

    就这样安心在这个幻境里面磨了一遍又一遍,等到凌晨两点半的时候才回到精神空间里面睡,毕竟一会儿还得教江淮浊练武呢!

    第二天一大早安心就早早的起床了,等了一会儿江淮浊就跑了过来,身上穿着是一身休闲服装,手中还拿着一个盒子,这个盒子就是安心送给她的拜师礼,一把定制的菜刀,这把菜刀江淮浊非常的满意。江淮浊看着安心就立马打招呼。“师傅,早上好!”江淮浊很有礼貌的对着安心鞠躬说道。

    “觉得炼体之后感觉怎么样?”安心看着江淮浊说道。

    “师傅,炼体之后我感觉我的身体好了不少呢!就像我的体能吧!增强了很多呢!”江淮浊很高兴的看着安心说道。

    “那就好,今天我就教给你【基础刀法】,我先看看你怎么耍这个【基础刀法】。”安心便看着这个江淮浊说道。说罢,江淮浊拿着刀就在安心面前耍了起来,安心在那里看着。

    这时候安悦悦刚刚的起床,走到外面便看着江淮浊拿着刀的一幕,她没有上前打扰,就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不过她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江淮浊,她希望能从江淮浊的刀法中偷学到一些东西!

    安心看着江淮浊点了点头说道:“看的出来,你是练习过的!不过你还是出现了错误,你别将这每一招刀法都当成固定的招式,就像是第十八招,我上面虽然说的这一招是防御的刀法,可是这一招同样也是攻击的刀法,别被自己的固定思维给迷惑了!”

    “攻击刀法?”江淮浊看着安心说道。

    “当然是攻击刀法了,你看好了啊!”安心接过江淮浊的刀,然后一伸手就使出这个第十八招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