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一刀倾情 > 章节目录 第402章
    众人盯着司徒桥手中那块石头,实在不能相信这东西竟然能有如此妙用。司徒桥将那块石头握在手中,仔细摆弄半天,嘿嘿笑道:“宝贝,好宝贝!这东西是天下奇宝,万金不换!”

    邓遥见司徒桥又起了贪婪之心,冷笑道:“就怕你有命取宝,无福享用,到头来为他人做了嫁衣。”

    司徒桥双眼仍然盯着手中那块石头,并未回头去看邓遥,口中说道:“老叫花子,你不须为我担心。若是有人想将这宝贝抢了去,我宁肯将它毁了,就绝对不会让它落在别人手中!”

    厉秋风见他双手不断摩挲着那块石头,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心下暗想:“如此折腾下去,何时才能走出这险地?!”念及此处,他沉声说道:“你若再不找出通往静心寺的通道,休怪厉某将你这宝贝毁了!”

    他说完之后,右手在刀鞘上一拍,众人只见到刀光一闪,瞬间之后只听得“铮”的一声,再看司徒桥双手端着的那块石头,竟然已经到了厉秋风左手之中。而厉秋风手中的绣春刀不知何时已收回到刀鞘之中。

    司徒桥脸色大变,指着厉秋风道:“你、你把昊天镜还给我!”

    他一边说一边向前迈了一步,已自到了厉秋风面前,双手箕张,似乎便要上前抢夺。只不过双手刚刚举起,却又猛然僵立不动。

    因为厉秋风手中的绣春刀,已悄无声息地抵到了他的咽喉上。

    阴森森的刀锋托着司徒桥的下颏,削断了他的一缕胡须。司徒桥一动也不敢动,只是双眼兀自盯着厉秋风左手握着的那块石头,颤声说道:“你若杀了我,谁都逃不出这里……”

    厉秋风冷笑道:“我们能不能逃出去,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但是你若是死了,对你却很重要。厉某说的对不对?”

    司徒桥颤声说道:“对……”

    只见刀光一闪,司徒桥颏下的寒气倏然消失。他吓得后退了两步,不由自主地抬起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再看厉秋风,他手中的绣春刀已然收归鞘中,左手将那块石头举了起来,对司徒桥道:“你若再沉迷这块石头,无心找出通道。我就将它扔进深渊之中,断了你的念想……”

    厉秋风话音未落,司徒桥脸色大变,颤声说道:“不要!这、这是天下无双的宝物,你不能、不能毁了它……”

    厉秋风森然说道:“这东西对你来说是宝物,对厉某来说不过是一块石头。厉某想丢就丢,想砸就砸。不过这东西是否还能留存在世上,要看你司徒先生听不听话。”

    司徒桥咽喉不住吞咽口水,脸色紧张之极,过了半晌才道:“好,好,我听你的便是。你要言而有信,不要毁了它……”

    厉秋风道:“这石头先放回到原处,若是你敢捣鬼,我保证你不会再见到这块石头。”

    司徒桥惊魂稍定,对厉秋风道:“你以为这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我告诉你,这是袁天罡打造的昊天镜,能照出妖魔鬼怪,是天下至宝……”

    厉秋风不待他说完,便即沉声说道:“带路!”

    司徒桥不敢再说,恋恋不舍地看着厉秋风手中那块石头,嘴角抽搐了几下,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厉秋风拎着那块石头,对司徒桥道:“将这石头放回原处,待咱们找到静心寺之后,回转之时,你尽可以将这石头带走。”

    司徒桥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了一声,带着厉秋风走到了黑暗之中。厉秋风将那块石头递给司徒桥,左手举着火把,眼看着他将那块石头小心翼翼地摆放回原处。

    石头放回原处之后,那座石蓦然之间又出现在众人眼前。慕容丹砚瞪大了眼睛,颤声说道:“还真是那块石头在捣鬼!”

    厉秋风紧盯着司徒桥的一举一动,见他并未捣鬼,心下略松了一口气。听慕容丹砚说话,却也并未回头。直到司徒桥站起身来,一步三回头地走回到众人旁边,他才随后从暗处走了出来。只不过走过那座青石雕成的寺门前时,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低头看了一眼。此时他所处的位置,恰好在青石寺门和那块石头之间。

    便此时,却听众人发出数声“噫”的惊叹之声。厉秋风一怔,转头望去,自己却也吓了一跳。只见众人面前的寺门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影。这人身穿灰衣,左手举着火把,右手紧握绣春刀,赫然竟是厉秋风自己。

    慕容丹砚惊道:“厉大哥,怎么你也成了幻像了?”

    司徒桥哼了一声道:“这便是那昊天镜的厉害之处。它本是隋朝末年一名玉工在终南山找到的一块璞玉,剖开之后却是这样一块非石非玉的古怪东西。这东西表面光滑,背面却是粗糙无比,与世间万物皆不相同。玉工剖开玉料石之后,原本非常失望,以为是一块废料。只不过这石头坚硬异常,凿之不入、烧之不毁,心知有异,便没有丢弃。后来战乱之中,这石头落到了大术师袁天罡的手中。袁天罡得了这块石头之后,如获至宝,将之命名为昊天镜。据说他利用昊天镜驱使鬼神为自己出力,在洛阳力杀五鬼,又曾在南阳降伏瘟神,借助这昊天镜之力甚多。后来他投奔了进攻长安的唐军,将这昊天镜献给了李世民。故老相传,袁天罡曾对李世民说过,此石非世间之俗物,来自昊天秘境,能照出世间鬼神,是以称为昊天镜。”

    众人见司徒桥又开始长篇大论,而且内容荒诞不经,虽然心下不快,也只得耐着性子听他说话,只不过大多数人都已皱起了眉头。

    只听司徒桥说道:“据说其后李世民要除掉李建成和李元吉,夺取太子之位,事先便曾用这昊天镜卜过吉凶。李世民从昊天镜中看到了事情的成败,这才在玄武门伏击李建成和李元吉,杀兄屠弟,夺取了帝位。当年武则天入宫,尚未成事,李世民已用昊天镜卜算出宫中有祸害李氏子孙之人潜伏于其中。只不过昊天镜照不出此人的面容,他无奈之下,便将云游在外的袁天罡招到宫中。袁天罡以大法力驱动昊天镜,想要查出那人到底是谁。只不过一番折腾,却只得出了八个字:三代之后,武代李唐。李世民惊怒之下,派了心腹之人在宫中和朝廷官员之中四处打探。其时大将李君羡多有战功,只不过在一场李世民为功臣所设的酒宴之中,他喝得有些醉了,自述小名唤作五娘。李世民立时心生忌惮,担心这人便是祸害李氏子孙的那个‘五’,竟然找了一个借口将他杀了。可惜一代名将,白白送了一条性命。

    “其后李世民身患重病,越发担心有人篡了李氏天下,竟然想要将宫中武姓之人尽数杀死。袁天罡听说此事之后大惊失色,急忙进宫求见李世民,对李世民言道,那人在宫中已成气候,天道不可逆转。从昊天镜的卦像来看,陛下子孙虽被此人屠戮甚惨,不过大唐江山后继有人,不至倾覆。何况此人成大事之时,已是五六十岁的老人,或许到时年老,心存善念,不至将李氏子孙屠戮殆尽。若是现在将宫中武姓之人尽数杀死,一是杀戳过重,有伤阴德。二是一旦将此人除掉,必然有更厉害的人物祸害陛下子孙,到时只怕连大唐江山都保不住了。

    “李世民听了袁天罡的劝说之后,只得放下了杀人的念头,又将昊天镜赐给袁天罡,盼望将来李氏子孙若有危难,他可持昊天镜前来相救。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武则天篡唐自立,尽杀李氏子孙有雄才大略者,就连她和高宗所生的儿子都不肯放过。据说武则天把持朝政之时,派出极厉害的杀手追杀袁天罡,这些杀手却一个都没有回来复命。到得后来,她知道袁天罡病死,又派人去掘袁天罡的坟墓,却又是无果而终。江湖传言,武则天派出的杀手之中,确有一名极为厉害的术师。这人拿了武则天赐给他的上古神器‘破天锥’,将袁天罡的法器尽数破解,几乎将袁天罡逼入了绝境。最后他倾尽全力一击,袁天罡避无可避,便以昊天镜硬接了破天锥这致命一周。两大至宝撞击之后,破天锥寸寸断裂,化为尘土。那术师口吐鲜血,当即倒地身亡。袁天罡虽然逃了一条性命,昊天镜的灵气却也十去其七,失去了驱使鬼神之力。不过它仍有灵气,可利用光亮,将极小的东西幻化出巨像。”

    司徒桥说到这里,恋恋不舍地转头看了看昊天镜的方向,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实不相瞒,为了这昊天镜,我曾经去过袁天罡的坟墓,结果一无所获不说,险些陷在墓室之中,侥幸才逃了出来。想不到这天下至宝,居然落在姚广孝手中,被它用来设置杀人机关。”

    众人心下均想:“这人为了一已私利不择手段,卑鄙无耻,竟然能够活到今日,却也是一个奇人。想来他入赘花家,并非是他自己所说的一心想学机关消息之术,多半是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要借助花家的势力自保罢了。”

    厉秋风此时已回到众人身边,他的影子也从寺门上消失了。刘涌看到方才的情形,心下震骇之极,深吸了一口气,略平静了一些,这才对司徒桥道:“司徒先生,咱们下一步应如何行事?”

    司徒桥道:“生死相对,祸福相依。既然这寺门是死路,那么生路一定就在它的左近。方才寺门左侧我已查看过了,除了昊天镜和那个石雕的小寺门外,再没有什么异样。是以生路必然在右侧,咱们只须细细搜寻便是。”

    司徒桥说完之后,众人不约而同地向寺门右侧望了过去。那寺门最右侧是空门,空门再向右便是一团漆黑。

    司徒桥举着火把,慢慢走到寺门的最右侧。原本一团漆黑的暗处,被他火把照亮之后,显现出的却是一处怪石嶙峋的石壁。司徒桥在石壁之前慢慢踱步,口中念念有词,来来回回走了四五趟。刘涌等人几次想上前帮着他搜寻,他却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退后。约摸过了半柱香工夫,司徒桥忽然停下了脚步,右手斗然伸出,按住了石壁上一处平平无奇的凹处,用力向前一推。只听“喀”的一声响,司徒桥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大洞,他惊呼了一声,身子已自向洞中坠去,倏然之间便没了踪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