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章节目录 第1章
    酒店的豪华套房里手机铃声一直不停的在响,一地的衣服狼藉,超大号的床上躺着三个人。

    萧扬向来玩的很放,左拥右抱男女通吃,他从不掩饰自己的性取向和欲望。

    最先清醒过来的是睡在左边的一个女人,她靠了起来身上是性感暴露的小吊带,她寻着声音望去,萧扬的电话被丢在了不远处的地上,屏幕一直亮着,电话依然在响。

    “萧哥,萧哥”,她轻推了一下萧扬,她的表情显得有些犹豫和怯懦,这个时候推醒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会发怒,萧扬眉头动了动并没有睁开眼睛,反倒是另一边睡着的那个男人醒了,在萧扬身边没有人敢睡得太死,男人*着上身抓抓脑袋然后轻轻坐了起来,男人和女人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气氛有些尴尬,都很自觉的别过了眼神然后继续把目光放在萧扬身上。

    他们自己并非喜欢这样玩,但是在萧扬面前他们没有说不的权利,萧扬的私生活混乱是人尽皆知的事了,但好在他出手阔绰,而且他不疯的时候对人还是可以的,任何事情只要找他就一定能帮你解决了,这也是为什么萧扬那么疯狂可依然有那么多男男女女愿意往上贴的原因。

    铃声继续着,萧扬的眼角动了动,他一边手举到眉间捏了捏额头,另一边手在女人的屁股上轻轻拍了拍简简单单两个字“电话”,女人懂事的起身去把不远处的电话捡了过来。

    电话到手中的时候萧扬也微微靠坐了起来,他一边手按了接听键另一半手挥了挥,示意两个人可以离开了,两个人什么也没说捡起了地上的衣服然后出了房间,他们把衣服拿到外面的大厅穿,不敢多做停留生怕打扰了他接电话,这就是每个人面对萧扬的常态,小心翼翼。

    走出酒店房门外还站着两个保镖,并不是因为萧扬讲排场,而是因为萧扬手段非凡树敌无数。

    “什么事?”,声音慵懒得一听就知道刚睡醒,电话的哪一头冯助理犹豫了一会才开口道“萧哥,会议马上开始了”,冯助理跟了他好几年从他还不是总栽的时候就一直在他身边,所以一直到现在依然习惯性的叫萧哥,萧扬皱了皱眉昨晚玩得太晚居然差点忘了这茬,他耸起肩膀把手机顶在耳边然后顺手从床头柜上拿过了烟盒抽出了一根烟,没有点火只是叼在嘴上把着玩,他把手机拿到面前眯着双眼看了看时间,这个时间恐怕是来不及了。

    “你们自己开吧”,说得轻描淡写的,顺着还打了个哈欠。

    “萧哥,这会议很重要的”,冯助理觉得这个会议是重要的,“有什么重要的你就给我记下来,不然我拿你干什么”,显然萧扬对于这场会议似乎满不在乎,他并不想参加这破会议,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他掌管公司后的第一次全员大会,但显然萧扬并不以为然,他更关心另一件事“让你找的人找到了没?赶紧给我把人揪出来”,说完就挂了电话。

    把电话丢在床上后萧扬点了烟,转了转脑袋准备起身去洗个澡。

    镜中的人强壮而冷漠,萧扬麻木的看着自己毫无表情的脸,就是这张脸即使在他父亲的葬礼上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他甚至觉得父亲的去世是一种解脱,他们都解脱了,再也不需要互相折磨下去了,他和父亲的关系正如外界所看到的那样,极度不和谐,应该说比外界传的更差,两个人即使在公司都是极少的同框,多见一面都让他觉得厌恶烦躁。

    也实在不明白两个人的关系已然差到了如此的地步,为何老爷子还非得每年都拉上他去吃上一顿团圆饭,既然是团圆饭就不该叫上他,他们自己一家团圆不就行了,免得碍他的眼。

    哗啦啦的流水冲刷着他的身体,腾起的雾气犹如他内心里的怒火,久久无法散开。

    洗完澡萧扬披着浴袍坐在床边突然的就有些失神了,拿着手机又拨了那个号码,到得的结果不出意料的依然是你打的电话已关机,虽然这个是意料之中的声音却还是让萧扬心里恼火不已,“小兔崽子,别他妈让我找到你”,萧扬恨恨的把电话摔在了床上,他确实是想让齐之轩从他眼前滚蛋,但让他从眼前滚蛋和脱离自己的掌控消失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萧扬仰躺在床上呆望着天花板,脑海里浮现出了最后一次跟老爷子吃饭的情景。

    那是一个诺大的包间,整个桌上满满当当的全是菜,萧扬低头自顾的玩着手机,倒不是有多大的事,他只是懒得看着对面的人,每一次在这个地方吃饭都让他感到无比的反感。

    这是他的父亲口中所谓的团圆饭,饭桌上一共就三个人,父亲萧章和他父亲在外面的另一个儿子,虽然他不想承认,但齐之轩已经叫了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的爸爸了,齐之轩是随他母亲的姓,以萧家如今的势力虽然可以把这件事藏得严严实实,外人从来只知道萧家有个少爷萧扬,但是藏得再好,在萧扬的心里早已有了一根刺,这根刺像一个深不见底的伤口。

    这个伤口也硬生生的把父子俩的关系逼到了两个极端的角落,特别是在母亲过世以后,父亲堂而皇之的把他带到了在父亲心目中极具分量的团圆饭桌上,从那时起很多东西就变了。

    而萧扬给予的态度要么缺席要么目中无人的自顾自的当他们不存在,父子再没笑脸相对的时候,除了对父亲的仇视之外,他把一切都归咎在了齐之轩的身上,是他夺走了本属于他的爱。

    那天一直到萧章的茶杯狠狠的摔在萧扬的脚下,他才漫不经心的抬起头“您老人家吃饱了吗?吃完了我可就走了”,冷淡而充满挑衅的语气,这已经是父子之间的常态了。

    萧章满眼愤怒的盯着他“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他自认为他自己也从不曾亏欠过他,该他的一切他早已早早交到他手上,不就是为了让他无后顾之忧,为了让他明白他依然是爱他的。

    可是他们之间常常都是如此,想要想给的统统都不一样,而他们却也懒得去解释了。

    萧扬毫不示弱的眯着眼睛望着他“您还怎么着啊?你们自己吃呗,温情满满的,我在这多煞风景啊”,他容不下齐之轩,尽管坐在对面的那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齐之轩的存在让萧扬觉得厌恶觉得恶心,萧章对他似乎是没变,可是因为齐之轩的存在他总是觉得那份好里充满了虚伪,虚伪得让人不屑于陪着他们演戏。

    萧章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无法改变萧扬心里那根深蒂固的厌恶,最后只能叹了口气“你走吧”。

    萧扬站起身双手插在口袋里“什么时候要我把家里的位置腾出来记得说一声,我没意见”,他一点意见都没有,他巴不得离开那个家,离得越远越好。

    他边离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然后转过头歪着脑袋吐出来,烟雾里隐约可见他嘴角不屑的上扬,他瞟了一眼坐在萧章身边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齐之轩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那眼神里是让齐之轩心悸的淡漠与厌恶外带着一丝挑衅和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