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章节目录 第11章
    没想到这两个人相处的竟然异常的好,在萧扬离开之后两个人竟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到了深夜,尤逸看起来可不像那么好相处的人,连管家都说不好这尤逸是特别喜欢齐之轩还是出了一趟国回来就变了性子,以前可是大少爷脾气很明显的,动不动就爆发。

    一个人呆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多一个伴其实也挺不错的,至少还能有一个人聊聊天说说话。

    不得不说尤逸的性格是很讨喜的,至少不发脾气的话就是一个自来熟的人见人爱的小少爷。

    听着尤逸说着国外的见闻,他说得开心齐之轩听着也挺开心,完全没有困意。

    连着好几天两个人都是聊到深夜的,刚开始的时候管家还会候着点,到最后尤逸看着管家的眼圈颇为不屑的把他打发下去了“郑管家你困了就睡去吧别老是杵在这了”,知道你尽职尽责了还不行吗?郑容还真是困了而且尤逸估计也并不喜欢在他们聊天的时候有人在一边。

    于是乎他真的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准备眯着去了,刚走没两步尤逸又叫住了他,管家立刻又殷勤道“还有什么事?是不是饿了?”,尤逸颇为无奈的“啧啧”了两声“不饿,我就是想说你才熬多大会眼圈就黑成这个样子,得注意身体啊”,管家愣了好一会儿才点了头。

    这尤少爷难不成真的转性子了?郑容心里有些犯嘀咕,他实在有些捉摸不透。

    郑管家生活规律做事规矩,尽管年纪不大却总是透着一股老干部的感觉,估计是这几年伺候老爷子自己也跟着变成了老年老人的生活,这一点尤逸这种大少爷是无法理解的。

    世界多美好啊,不想出去看看吗?不想做点什么喜欢的刺激的事吗?守着这么一个房子有什么意义,再说还不是自己的房子,这管家的脑子似乎不太好使吧。

    管家离开之后两个人都自在了很多,特别是齐之轩,尤逸倒还好,从小到大已经习惯被簇拥着,他是实实在在从小被宠到大的人,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吧,有些人生来就是天之骄子,尤逸虽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的但他其实还是挺善良的,并没有为富不仁,只是小少爷脾气比较大,但他从不太计较什么,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两个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的就说起了萧扬,尤逸从小对萧扬就很是依赖。

    “你们兄弟两个感情还真好”,齐之轩是由衷的羡慕,向来冷淡的萧扬对于尤逸确实已经算是很热情了,虽然他不怎么表达,但是萧扬对他的纵容大家都能感觉得出来。

    这个世界能够让萧扬分出一些耐心来对待的人和事已经不多了,萧扬自小就淡漠。

    “哥很疼我,这个世界估计也就只有我愿意围在他身边转了”,尤逸点头承认萧扬对他好,他神情有些无奈的接着说“我哥从小脾气特别暴躁,很多人都怕他,后来很多人也疏远了他,只有我一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跟着他屁股后面转,其实他并不像外面说的那么不好”。

    尤逸自然也是知道外面对于萧扬的评价并不好,但是人又不是凭着评价而活着,一个人对自己好不好自己是能够感觉得到的,萧扬对他好,这一点他从来没有怀疑过。

    尤逸像是突然有些感概的忍不住多说了几句“我哥也挺不容易的,他都没有多少朋友,跟我姑父关系也并不好,他从小到大都很孤独的,我姑姑去世之后他就一直都是一个人”。

    说着忍不住往楼上指了指“你知道吗?阁楼上那个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我姑姑的,我哥一直留着,每年我姑姑忌日的时候他都一个人在里面呆着,连我都从来没进去过,他从不让人靠近”。

    齐之轩的目光也忍不住往上看了看,他觉得他还是没有真正的了解萧扬,至少他没有尤逸知道的那么多,但是对于尤逸说的萧扬一直很孤独这件事他倒是也能感觉得到。

    他越是孤独就越把自己伪装得无所谓,哪里有人真的会喜欢孤独?

    想到萧扬承受过的孤独和痛苦,齐之轩还是没出息的心疼了,可是他没有办法给萧扬任何的安慰,因为抢走了萧扬的父爱的人就是自己,虽然这一切并不是他自己所能选择的,但他也确实没有那样的勇气去跟萧扬说些什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如果萧扬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会不会就能开心一点?他觉得他欠了萧扬。

    当然萧扬不屑于他的道歉,他也没有什么可以补偿他的,但是他确实愿意为萧扬做任何的事情,只有能让萧扬心里舒服一些,不仅仅是因为那份愧疚,还有出自本能的爱。

    有时候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无耻的,已经夺走了他的父爱,还想着要萧扬的爱?

    萧扬会爱他吗?萧扬不杀了他已经算他客气了,无法找任何的理由去为自己辩解,尽管萧章也很爱萧扬,但就是因为自己的存在萧扬才不愿意接受萧章的爱,所以他孤独了这么多年。

    齐之轩的思绪飘得有些远了,尤逸以为他累了“小轩你是不是困了?”,尤逸是习惯了熬夜的人,但是齐之轩看上去这么规规矩矩应该不常熬夜,所以他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了,拍拍齐之轩的肩膀示意不聊了,赶紧先去睡觉。

    齐之轩回到房间却更是难以入睡了,他靠在床边翻着手机,齐之轩手机电脑所有需要密码的地方都是跟萧扬有关的,手机上有很多萧扬的照片,这些照片有些是跟现实中的他一样冷漠傲慢,但也有一些是笑着的,这些笑并不是对着齐之轩的,甚至都不一定是真心的高兴。

    对于萧扬来说虚伪一点也不难,甚至他都已经习惯了虚伪,或许虚伪对他来说才是安全的状态,他不愿意对任何人释放自己真实的情绪,也是,真实的情绪是好是坏又会有谁在乎呢?

    住在这个地方齐之轩反倒失眠得更频繁了,很想知道此刻的萧扬在干什么在想什么?

    但却也有些害怕知道,他害怕知道萧扬此刻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跟怎样的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