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章节目录 第19章
    第二天萧扬先把小季送去回去自己才去了公司,冯助理看着萧扬今天的气色还不错才微微放下了心,终于应该是雨过天晴了吧,应该不需要再看着萧扬摆臭脸了吧?

    冯助理也是一个十足的马屁精加欺软怕硬的家伙,萧扬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吓都能吓死,萧扬心情一好他也不自觉的就会跟着得瑟,用萧扬的话说就是十足的狗腿子,但萧扬却很满意。

    或许这就是俗话说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冯助理是十分看得开的,只要钱付够了你可以随便打,但前提是您得留我一条命,这样下次才能继续打。

    不过这一次冯助理还没得瑟一会儿就又见萧扬拉下了脸,因为萧扬坐下没一会手机便有信息进来了,是家里的消息,是管家发来的,看着上面的内容萧扬觉得脑袋突突的有点疼。

    他按着脑袋沉默了几分钟才叫了冯助理“看着点,我回家一趟”,冯助理委屈巴巴的点了头。

    看着呢,一直看着呢,看的我眼睛都直了,要不是有媳妇了人家还以为我看上你了呢,冯助理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他可真是做什么事都看着萧扬的脸色来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错过了萧扬的某一个笑容和眼色,他敢拍着胸脯讲,他都没这么认真努力用力的看过他媳妇呢。

    萧扬一路闯着红灯回去的,可到了家门口萧扬又有点后悔了,回来干什么?

    自己回来干什么?饿了吃饭生病吃药摔了找医生,自己到底回来干嘛?有自己什么事?

    算了,就当作回来看看齐之轩摔没摔死?想起这个萧扬心里还有些不痛快,尤逸是不是闲的没事干非得带着齐之轩去跑步,一看齐之轩就不是个跑步的人啊。

    尤逸带着齐之轩跑了一段时间的步,今天不知道怎么的跑步的时候齐之轩摔了一跤,所以管家照实的给他汇报了,摔一下能死吗?死了不正好?萧扬都进门了依然还在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回来,萧扬进门的时候管家在楼下站着,看见他来了赶紧叫了一声“少爷来了”。

    “人呢?”,萧扬的脸色有些暗,他心里烦躁得很,管家指了指楼上“在楼上呢,不严重,尤少爷在给他上药了”,管家只是做好自己随时汇报工作的份内事,倒也没想过萧扬会赶回来。

    萧扬挥了挥手让管家退下就自己上楼了,推开房门的时候齐之轩坐在床上尤逸正半跪在床边给他上药,这个场景不禁让萧扬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他刻意的清了清嗓子。

    齐之轩的膝盖处破了一大片出了血但应该不是太严重,不过齐之轩的表情却似乎不太轻松,小眉头皱得很紧,齐之轩怕疼,自小就怕,所以伤倒是不严重,但疼却是真的疼。

    “哥,你回来了?”,尤逸听见咳嗽声第一时间转过了头,脸上是还未散去的小心翼翼和担忧。感觉到萧扬的声音齐之轩的心跳了一下他始终没敢抬头去看萧扬,萧扬也并没有看向他,只是朝尤逸挥了挥手“你出去,我来吧”,尤逸此刻的存在让萧扬觉得有些莫名的碍眼。

    尤逸知道自己是不应该出去的,因为他甚至怀疑他哥懂不懂给人上药,但萧扬的眼神好像说着这不是问句而是命令,他是认真的,尤逸嘴角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乖乖的退了出去。

    萧扬依然没有去看齐之轩只是走到床边蹲下身子准备把尤逸没做完的事情做完。

    但当他伸出手的时候齐之轩整个人明显缩了缩,这一个动作让萧扬瞬间不高兴了,而且非常不高兴,不爽的情绪从头到尾的笼罩了他,他急匆匆的赶回来可不是为了看这个的。

    萧扬的火气一上来手上就没办法控制力度了,他有些粗暴的把齐之轩的腿一把拉了过去。

    可谓一点都不温柔,连着眼神也是冰冷的,他抬头脸色阴沉的看着齐之轩“躲什么?怕我吃了你?”,萧扬的眼神里是千个万个不耐烦和不满,他极度不满齐之轩此刻的表现。

    齐之轩抿了抿嘴角没说话,但脸上是萧扬极度反感的那种表情,那是显而易见的恐惧和厌恶。

    萧扬的眼睛微眯了一下然后拿着药的手重重的在齐之轩的伤口上按了一下,他能感觉到齐之轩的身体抖了抖,他抬头挑衅的看着齐之轩,齐之轩只是咬了咬嘴唇但是并没有发出声音。

    齐之轩皱着的眉头忍住了,萧扬的火气更甚了,但他却只是勾了勾嘴角然后眼神有些邪恶的看着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变态?”,对于变态这一点萧扬自己也承认,但不代表齐之轩能说。

    “你怕我啊?也对,你应该怕我”,想起齐之轩那个不经意往后缩的动作萧扬心里不痛快。

    “怕我再碰你?”,齐之轩居然怕自己碰他?亲都亲了为什么不能碰?萧扬偏偏要碰。

    “我这个人变态惯了,不在乎多一个*,不过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萧扬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我只是很好奇老爷子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上起来是什么感觉?跟我外面那些小情人们是不是一样的?”,萧扬觉得自己可能疯了,“你现在也就剩这个价值了吧?在我心里你跟他们一样,不,还不如他们”,萧扬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一旦不顺的时候他就从来不会去在乎别人的想法,他只一心想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他此刻的不满情绪都快要把他淹没了。

    齐之轩依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萧扬手上的动作不自觉又加重了“说话”。

    他最讨厌这样沉默的齐之轩,如果齐之轩继续沉默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出什么话来,他不想说但是他控制不住,他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疯狂,他一直就是个极端的人。

    齐之轩能说什么,连沉默都觉得多余,萧扬这一句句一刀刀的都在往他身上捅,他除了痛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了,腿上痛胸口也痛,痛的没完没了,痛这种东西太奇怪了,无论痛多少次都不会麻木,依然让人窒息般的难过,依然让人忍不住的眼红鼻酸。

    萧扬把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也忍得差不多了,他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齐之轩你他妈……”,萧扬抬起头想要再骂点什么发泄自己的情绪的时候却发现齐之轩的眼圈是红的,眼角微微湿润,看起来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萧扬的心在一瞬间扑通跳了一下然后心就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