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章节目录 第27章
    齐之轩沉默的缩在床的一角,床单上还遗留着萧扬的血迹,刚才那样激烈的冲突萧扬的伤口肯定又裂开了,他竟还在为他担心着,有那么一刻他真的动摇了,随便萧扬怎样吧他都愿意。

    他真的动摇了,如果萧扬执意的想要,他真的会给,任何让萧扬能够开心的方式他都愿意。

    还好萧扬放弃了,差那么一点他就对自己认输了,萧扬爱他也好恨他也好想要什么都给他吧,反正这颗心都已经属于他了,又何必执着于身体,还能有更坏的结果吗?没有更坏的结果了。

    既然这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那么他怕什么呢?他应该是无惧的吧,从爱上萧扬的那一天开始,他看着萧扬活得那么堕落而又放肆,他到现在还依然爱着他,那就是无惧了。

    平息了心跳齐之轩还是下了楼,无论萧扬对他做了什么他都不可能真的不再关心他。

    他不可能视而不见萧扬的血,他更没有忘记萧扬的伤是替他受的,萧扬居然会为他受伤?

    齐之轩下来的时候萧扬一个人安静的仰靠在沙发上,手臂上包扎着的纱布是红色的,但是他却一点都不在乎只是一动不动的继续闭着眼睛沉默着,像一只随时会扑过来的恶狼。

    其实萧扬的内心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平静,连他自己都有一些混乱,他近来好像越来越失控了,特别是对面着齐之轩的时候,你刚才差一点点就失控了,他不敢想如果真的失控了会怎样?齐之轩在他心里一直是一根刺,只不过以前远远的看着并没有太大的痛觉,或者早已经痛习惯了他也不想去多在意,但是如今每一次面对着齐之轩的时候总感觉又被重新刺了一遍。

    齐之轩让他头痛,他的存在一直让他头痛,从以前到现在,虽然他知道了齐之轩如今的身份,这个人原来跟自己毫无关系,但那又怎样?他依然还是头痛,痛得他没办法想太多。

    听见脚步声的时候萧扬的眼角动了动但是并没有睁开,感觉得到有人在身边坐下了然后有人轻轻的碰拭着他的伤口,萧扬的眉间皱了皱并不是因为痛,可究竟是因为什么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在那一刻他的心突然跳了跳,那种感觉好像是害怕,害怕犯错的自己真的把一切搞糟了,他不知道怎么才是完美的解决方式,但他不可能让齐之轩离开了。

    以前他们好像还有些关联,至少看起来有,可是现在呢?他突然意识到齐之轩如果走了那就是彻底的离开了,他本就与萧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不愿意让他走,为什么?他不知道。

    萧扬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却淡淡开了口“你是真不怕死啊”,居然这个时候还敢靠近他。

    原来他一直都低估了这小绵羊的胆量,以前从不觉得他的胆子有这么大,如今看来他错了,齐之轩刚做的事情太多了,他敢违背自己的意思,敢在他暴怒的时候还平静的看着他,他甚至还敢让自己上?是他自己气糊涂了还是齐之轩傻了?

    听着萧扬的话齐之轩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又继续,“这几天还是别碰水的好”,齐之轩好像答非所问,他并不想争执,他不是来争执的也不是来惹萧扬生气的,仅仅是来看他的伤口的。

    萧扬心里某一个地方突然松了松,然后他侧着头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齐之轩,齐之轩认真的安静的把他的伤口重新包扎了一遍,动作轻柔而又专注,看得萧扬的心里突然有些柔软。

    眼前这个人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萧扬在心理却并没有多么强烈或震撼的感觉,一切好像本来就该是如此的一样,而齐之轩给他的感觉也一直如此,哪有他们这样的兄弟。

    萧扬没受伤的另一边手指动了动然后抬起了手捏住了齐之轩的下巴,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只是轻轻的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齐之轩跟随着他的动作抬眼看了看他。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感觉萧扬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意但并不是善意的那种笑,但那种笑究竟代表了什么他想不明白,齐之轩愣了愣不太明白萧扬说的是什么,几秒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萧扬说的是什么,果然是萧扬这个时候居然能问出这样的话。

    齐之轩轻叹了一口气轻轻推开了萧扬捏着他的手“受伤了就别乱动了”,他这个时候不太想讨论这个问题,也根本就不是问题,没必要把萧扬一时想起的事情太当回事了,认真就输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只不过他已经认真了太多年也输了太多年。

    他愿意跟萧扬上床但并不代表他就傻到以为萧扬是爱自己的,萧扬跟任何人上床都不需要爱。

    齐之轩轻轻摸了摸萧扬手臂上的包扎,似乎已经包得很好了,放了心。

    他看了萧扬一眼然后就起身了“你休息会吧”,眼下这个气氛确实不应该说得太多,其实说得再多萧扬也未必真的懂得,既然萧扬的伤口包扎好了那么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了。

    有些事情说多了或做过了其实就是把他们两个之间摇摇欲坠的最后一根连着的线提起斩段而已,这样冒险的事情齐之轩并不想做,他宁可就这样安静的留在萧扬身边就好。

    “我这折腾了一天你不帮我洗澡吗?”,萧扬说得理所应当,齐之轩的脚步顿了顿回头看着萧扬“什么?”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萧扬,萧扬却用眼睛瞟了瞟自己受伤的手臂“你不是说别碰水吗?”,这个理由不觉得可笑吗?刚才还力大如牛得仿佛这伤口不存在呢?

    齐之轩看了看萧扬的另一边手,你一边手洗没问题吧?这句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萧扬就是想折腾自己而已,摇了摇头笑自己何必较真呢,“走吧”,出乎萧扬的意料齐之轩倒是大方得很,齐之轩太明白了萧扬就是要顺着,顺着他的后果永远要比违背他的结果好。

    萧扬嘴角得意的弯了弯然后自己先抬腿上了楼,齐之轩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走到自己门口停下然后推开门,萧扬站在门口等着齐之轩进去之后齐之轩清晰的听到了落锁的声音。

    这个声音不禁让齐之轩心里咯噔的一下,但还是若无其事的进了浴室。

    齐之轩在给萧扬放水的时候萧扬就直接一屁股坐在洗手台上看着他,可一点都不像受了伤的样子,齐之轩调好了水温然后回头看着萧扬示意自己先出去了,齐之轩觉得自己还是先走为妙,可惜萧扬并没有理会他的眼神而是直接忽略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意思很明显了,帮爷把衣服脱了吧,打着病号的旗帜他今天是不打算自己动手了。

    齐之轩有些无奈的走过去伸手轻轻给他解开了扣子,怎么突然之间觉得萧扬像个耍赖的孩子呢?萧扬居高临下而又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萧扬的眼睛一直盯着齐之轩的一举一动。

    然后萧扬突然伸出手去解齐之轩的扣子,齐之轩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俨然一只受了惊的小绵羊,应该是惊吓过度的小绵羊。

    萧扬突然扬嘴笑了笑,这个笑是真实的,萧扬的笑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齐之轩太清楚。

    这一刻萧扬的心情是真的好了,齐之轩不明白他的心情为什么又好了?但至少松了口气。

    “我看看你肩膀,怕什么?”,萧扬说着把人拉回了自己面前,自顾的解开了领口的两个扣子然后往肩膀处拉了拉,肩膀处的牙印依然存在虽然淡了一点可是却有些发红。

    萧扬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然后看着他“疼吗?”,齐之轩有一瞬间的错觉,他甚至觉得萧扬的眼神里是有一丝心疼的,这样的萧扬让他感觉美好而不真实,不禁有些看呆了。

    萧扬的手抚过齐之轩的肩膀然后又轻轻的反手碰了碰他的脸蛋,然后又一次捏住了他的下巴。

    萧扬凑过去的时候齐之轩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说不紧张是假的,萧扬如此近距离的凑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淡定,他的心跳动得厉害,而萧扬如此少见的认真的眼神也让他有些迷失了。

    萧扬的唇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停下了然后眼神往后面看了一下“水满了”,然后悠哉悠哉的放开他跳了下来,回过神的齐之轩有些尴尬的转身关了水,齐之轩的脸有些燥热,他感觉自己简直失神又失态了,萧扬这一天心情的转换也太快了吧。

    看着此刻有些呆萌的齐之轩萧扬的心突然快速的跳了一下,他看了看齐之轩又看了看门口的方向,齐之轩一时之间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脸上带了些迷惑的表情。

    “还不出去?还打算帮我脱裤子?”,萧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萧扬已然走到了他背后然后伸手轻轻把他推了出去,然后砰的把浴室的门关上了。

    萧扬把齐之轩帮他解开了扣子的衣服脱下然后又自己脱了裤子,把自己整个人泡进了热水里。

    如果不把齐之轩推出去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可能控制不住,他估计会把齐之轩给吃干抹净了,刚才那一刻的心跳太不寻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