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章节目录 第33章
    齐之轩站起来把合同丢给了冯助理然后走到了萧扬面前,萧扬红着的眼睛里全是怒火,可是齐之轩这样站在他的面前他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齐之轩却先笑了“怎么萧总喜欢看好戏吗?”,说完这话又回头看着张总“张总你介意吗?”,张总笑着摇了摇头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萧总坐下看吧?”,齐之轩竟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萧扬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有些懊恼的轻笑了一声然后真的坐到了一边,冯助理也一脸不解的跟着坐了过去,他今天晚上究竟错过了什么?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了?谁能给他解释解释吗?搞得他心里紧张得砰砰跳。

    萧扬一坐下就整个人闭着眼睛靠在了沙发上,冯助理看着他敢怒不敢言,这样不好吧?

    萧扬却依然闭着眼睛一副完全不想管这回事的样子,倒是张总急了“过来吧”,他向齐之轩伸出了手,齐之轩笑着走向他却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扑进他怀里而是顺手拿起一个酒瓶就直接朝着他的脑袋砸了过来,冯助理再一次感概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今天晚上他的三观要颠覆了,确定这个是今天来报道的那个人?他向萧扬投去询问的目光,萧扬却眼睛依然紧闭着。

    冯助理不得不感叹萧扬真是太沉得住气了,刚才那一下连他都一屁股给吓得弹了起来,萧扬却只是在听到瓶子砸上脑袋的声音的时候皱了一下眉,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了。

    张总捂着脑袋不可置信的看着齐之轩,其他的人也都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这到底什么情况。

    又气又急的张总忍着痛看着门口的方向,这个时候他的人应该到了吧,这么大的动静没理由不知道啊?但门口却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他觉得应该出现的人出现。

    相反的很快就有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了,小升带着人吊儿郎当的出现在门口,进来的时候还忍不住的吹了个响亮的口哨,然后径直走到张总面前,一脚踩在他面前的桌上一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果然是流氓派十足,冯助理云里雾里的看着这一切,感觉心有点累。

    萧扬在小升进来的时候微微睁开了眼,然后双手抱胸的把脚放在了茶几面上就这么看着。

    “啧啧啧,你砸的?”,小升转头看着齐之轩,眼里没有任何不满却全是惊喜,他们家这小绵羊开窍了?“我看看,手有没有受伤?”,小升转身拉起齐之轩的手看了看。

    张总不自觉的想坐起来,他刚才一直瘫靠在了沙发上,但是他一动小升的脚就直接过去了。

    结结实实一脚直接踢在胸口又把他给踢趴下了,而这个过程里小升的眼睛还在齐之轩的手上。

    萧扬摇了摇头的站了起来走到小升和齐之轩的面前,拉过了齐之轩“回家了”。

    说完头可不回的拉着他离开了,齐之轩倒是回了回头给小升摆了摆手让他自己搞定。

    冯助理闷不作声的跟在两个身后,他还没有完全消化完,一直到看着萧扬和齐之轩上了车还是没明白过来,萧扬从车里伸出脑袋并没有跟他解释什么,而是冷冷丢下一句“你自己回去”。

    车子在他面前扬长而去了,冯助理此刻特别特别的怀疑人生。

    一路上萧扬都沉着一张脸,齐之轩却只是安静的看着窗外,没有任何的解释。

    终于萧扬忍无可忍的叫了一声“停车”然后指着司机骂了一句“你滚蛋”,司机吓得赶紧下了车,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这太冤枉了吧,可惜也是敢怒不敢言啊。

    萧扬伸出手抓住了齐之轩的后脑勺,狠狠的看着他“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萧扬一肚子的怒火在这一瞬间爆发了,齐之轩下意识的侧头想躲开他的眼神,但萧扬手中却更用力了。

    齐之轩无法动弹只得跟他这么对视着,他知道萧扬不接受他掌控不了的事情,可是最后不是也没什么事吗?合同也签了,他觉得这件事不值得如此动怒,自己无法被他掌控这件事真的让萧扬这么承受不了吗?他觉得他看着萧扬满眼的怒火已经快用尽所有的力气了。

    齐之轩心里有些虚脱了,他闭上了眼睛,他是怕的,不是怕后果,而是这个过程让他怕,他从不曾跟任何人动过手甚至不曾跟谁红过脸,他一向对人温和,他不喜欢暴力的东西。

    刚才的那一幕还在他的脑海中无法散去,那样的场面和那样的自己都让他有些害怕。

    “看着我”,萧扬的声音有些暴躁,齐之轩在他暴躁的时候安静的看着他让他生气是错,可是在他暴躁的时候齐之轩不看他同样也让他生气,他有时候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到底该怎样?

    齐之轩微微睁开眼睛睫毛抖了抖“萧扬,你再用力伤口又得裂开了”,齐之轩的声音也有些抖。

    萧扬的心突然就像被人揪了一把,又像被打了一拳,感觉有些难以形容,只是心里的怒意慢慢的就被遣散了,就像自己跟自己在较劲似的,一颗心一拳一拳的在自己跟自己对抗着。

    “以后听话一点,不要再自作主张,听到没有?”,尽管话听起来依然不太好听,但声音缓和了一些,“说话啊,能不能听话?”,缓和之后又有些着急,但不是暴躁的那种急。

    齐之轩看着他点了点头,萧扬突然伸手一把把他揽着然后一用力就把人抱到了自己的身上。

    “萧扬”齐之轩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萧扬的眉头皱了皱然后后背靠在了车椅上“别动,伤口裂开了”,萧扬的手臂那一块的衣服上果真的隐隐渗出了血,“萧扬,我看看你的伤”。

    齐之轩也不顾两个人此刻的样子,他整个人都跨坐在萧扬的身子,但他不在乎,他想先看看萧扬的伤口,萧扬却突然伸手把他的脑袋按了下来,紧接着萧扬的唇贴了上来。

    分不清楚谁更主动,气氛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也就没有人会去在乎太多了,萧扬的手随着齐之轩的衣角滑了进去,手指在后背上游走着,突然他狠狠的在齐之轩的后背上捏了一把。

    齐之轩啊了一声离开了萧扬的唇,萧扬却有些邪恶的看着他“我是不是说过不许喝酒?”。

    齐之轩还真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但他却瞟到了萧扬的血流得有些多了,衣服上已经鲜红一片了,他感觉有些触目惊心,他并不怕血,但那是萧扬的血却让他异常害怕。

    一个皱一皱眉头都让他心疼得无法入睡的人此刻流着血怎么可能让他不为所动。

    老实说这个时候萧扬让他做什么他都不可能拒绝,他看不得萧扬有任何不满意的表情。

    他伸手想去看看萧扬的伤口,萧扬却伸手握住他的手去往了另一个方向。

    “你该碰的是这里”,萧扬的声音炙热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萧扬的手带着他一路向下的时候齐之轩的呼吸都是颤抖的,他平静不了,他是害怕的。

    他既害怕被萧扬看得太轻又害怕自己无法取悦萧扬,很矛盾的心态,他更害怕自己会不会从此就万劫不复了,他能不能陪萧扬玩这么伤心伤神的游戏?他以后能不能眼看着失去萧扬?

    再一次吻上齐之轩之前萧扬说了一句话,有些沉重的话,他说“我其实真的很恨你,但是我不能把你怎么样,我也不会让别人把你怎么样,但你得留在我身边,听我的话”。

    齐之轩的心莫名的痛起来,萧扬需要的从来不是一个平等的爱人,他需要的是绝对的顺从着。

    或许是因恨而生出的变态的占有欲,萧扬需要他,却并不需要他的爱,他需要他听话而已。

    面对这样的萧扬他甚至没有勇气说爱了,萧扬如此坦诚了,他需要的是一个在他身边安静听话的人,他的存在对萧扬的而言也仅仅是如此,萧扬没有爱,他需要顺从着,而如果这个顺从着是他心里恨得牙痒痒的人,这种感觉应该会让他感觉到更痛快吧,所以才会选择自己。

    这样的时候他也没有勇气说爱了,他的自尊也不允许他表达任何的爱了,萧扬玩的起,所以如果想留在他身边自己自然也要玩的起,而允许他继续玩下去的前提是规则不是爱。

    他感叹着佩服萧扬,前一秒能说出那样的话下一秒却能给出这样的吻,那种攻城略地般宣布主权的吻对他而言一点也不是甜蜜和感动,反而像一把刀一样一下一下的在狠刺着他的心。

    萧扬终是没有真正的碰他,他只是在他的手中发泄,他只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吻痕,那些曾经出现在萧扬身上让他感觉抵触的吻痕,其实他从来不抵触这些,他抵触的是萧扬跟别人在一起,但凡爱着一个人就不可能真的毫无感觉的看着他跟别人在一起。

    齐之轩从来都没有那么伟大能远远看着萧扬就好,他只是自以为伟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