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章节目录 第51章
    一双修长干净的手掌被按在了桌面上,那一刀下去的时候整个画面都变成了鲜血淋漓的红色。

    “不要”,齐飞从噩梦中惊醒,全身都是汗,整个人还陷在那场梦里的深深的绝望中。

    这个梦让他痛得无比真实,不管曾经梦过多少次,却每一次依然让他痛得窒息。

    这个梦跟了他六年,或者说这段记忆跟了他六年,他实在没办法欺骗自己说这只是一场梦。

    这六年前齐飞一直都默默的关注着李明琛的一切,他的大事小事他从来都没有错过。

    他的每一次在公众视线里出现,齐飞都反反复复的观看过很多遍。

    李明琛曾经在一段访谈中提起过,他说他以前是弹琴的,后来出了意外手指不再方便弹琴了,于是他便放弃了,主持人还安慰他说,还是有可能的,可他却只淡淡回了三个字,不想了。

    是啊,他不想了,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有太多的事情他不想了。

    而齐飞,或许是他最不想爱过的人吧,可偏偏齐飞却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爱上的人。

    齐飞有些虚脱的靠在床头,他弯腰打开床头抽屉最下面的格子。

    那里放着一个钱包,齐飞已经很多年没用过那个钱包了,款式早已经过了时。

    可他却一直没有丢掉,他怎么舍得丢掉,那是李明琛当年送给他的。

    想起李明琛,齐飞的心还是忍不住的颤抖,这个人估计这辈子都没办法从他心上抹去了。

    齐飞轻抚了一遍钱包外表,然后打开了钱包,那张照片一直留存在钱包的夹层里。

    夹层里有一张照片,齐飞一边手插在裤兜里,一边手扶着李明琛的腰,而李明琛一脸天真烂漫的笑,他一边手勾着齐飞的脖子,一边手还不忘做了个耶的手势,可真单纯和年轻啊。

    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一张合照,齐飞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喜欢照相的,所以那一天当立明琛拉着他非要跟他合照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是极度酷而勉强的,反而李明琛特别的开心,他还不忘摆出了一副成功的手势,这张照片定格了他们唯一曾存在的关联。

    如果没有这样一张照片,或许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曾经交集过,那根本就是两个世界。

    只是照片上的两个人都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两个人了。

    齐飞不像当年那么冷漠和酷了,他如今也变得儒雅而圆滑了,人总要被时间改变的。

    而曾经单纯的李明琛如今也早已不再单纯,他冷漠干练之中还透露着一股狠劲和决绝。

    齐飞点燃了一根烟,这样的夜深人静最适合一边抽着烟一边回忆往事了。

    齐飞在监狱里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很清楚了,S城他是呆不下去了,有多少人眼睁睁的等着他出狱呢,他得罪过的人太多了,多少人排着队的想要报复他。

    意料之中的事,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好在他已经没有任何的牵挂和负担了。

    现在连他的母亲都过世了,那个城市也就再没什么值得他挂念的了,孑然一身。

    齐飞出狱的那天是厉文辰亲自接的他,一出监狱大门就直接上了车,一刻也不敢多做停留。

    厉文辰一如既往的沉稳而优雅,这个男人看似文质彬彬但实际上却是腹黑而干练的。

    否则他怎么能够做到今天的位置,可是即使到了今天这样的位置,有些事也由不得他。

    就像他无法在S城保住齐飞一样,有多少人想要齐飞的命他太清楚不过了,他当然可以时刻派人保护着齐飞,可是这就等同于跟所有想要齐飞性命的人作对了。

    不管齐飞和厉文辰的关系如何的好,在外人看来,齐飞终究不过是一个手下而已,为了他撕破脸,打破S城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的局面,不值得。

    车子开出没多远就已经能够察觉得出来,后面已经跟了不少车子,齐飞心里不禁觉得好笑。

    想不到他齐飞出狱的这一天需要这么多人如此劳师动众,可真是抬举他了。

    “辰哥,后面很多车子在跟着呢。”

    司机已经看了很多次的后视镜里,眼看着后面的车子似乎越来越近了,不免紧张了起来。

    齐飞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厉文辰,厉文辰依然一副淡然于胸的表情,这个人工于心计,从不会打无准备之战。

    厉文辰脸上没有一丝的担忧之色,仿佛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没过几分钟,迎面开来了一辆大货车,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厉文辰的嘴角几不可见的轻扬了一下,一切当然在他的掌握之中。

    车子在他们身后突然方向一转,稳稳的停了下来,将后面的车子全都隔开在了另一边。

    司机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稳稳的往前开,厉文辰向来如此,凡事都会留好所有的退路。

    “辰哥,刘宇呢?”

    在那座城市里,除了他的母亲,与他最亲近的就是刘宇了,小小年纪就敢跟着他在刀尖上行走,若还有放心不下的,也就只有他了,希望他不要像自己一样过得不安生。

    厉文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放心,我已经把他送走了,我带你去见他?”

    齐飞却轻轻的摇了摇头,既然厉文辰已经做了安排,那厉文辰一定就不会亏待了他。

    刘宇的过去没齐飞那么复杂,让他重新好好生活,也许真的比继续跟着他好的多。

    车子开了很久,再后来车子停了下来,再后来迎面开来了几辆车。

    齐飞跟着厉文辰下了车,厉文辰的脸上带着笑,可真够虚伪的,齐飞跟了他那么久,太明白厉文辰的一举一动,一瞥一笑究竟都代表着什么了,真心假意他太清楚了。

    那边的车子也下来了几个人,那个走在最前面的中年人气场很足,看起来就不是简单的人物。

    厉文辰跟对方来了个拥抱,然后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对方听后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把目光放在了齐飞的身上,眼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欣赏,他欣赏任何有胆识的人。

    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地头蛇,厉文辰无法在自己的地盘上护住齐飞,这个人却可以。

    这里是A城,界线分明,再大的胆子,S城的人也不敢到这里动宋四爷的人。

    齐飞就这样的被厉文辰交付给了宋四爷,至于这位宋四爷和厉文辰是什么交情,齐飞不清楚。

    但厉文辰走前的那一个眼神,齐飞却是懂的。

    那眼神在说,对于这位宋四爷,不必给他面子,如果齐飞有能力能取而代之,请便。

    到了这座城市之后,齐飞自己去见过刘宇,刘宇如今过的还算不错,最主要是稳定。

    像他们这样的人能够稳定下来比什么都好,齐飞拒绝了刘宇继续留在他身边,为了刘宇好。

    这座城市里除了刘宇,齐飞还有一个熟人,但是他们之间轻易不相见。

    这个人就是齐瑜,他的姑姑,这个女人跟他的母亲一样,都是被他那禽兽父亲伤透了的人。

    但齐飞很欣慰,至少在这个地方有一个男人愿意护着她,那就是原本出自他们齐家的萧章。

    刚到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不甘心的人会找他的麻烦,只是这里终究不是自己的地方。

    吃过几次亏之过,慢慢的也就再没了动静,在这一点上,他始终是要感谢宋四爷的。

    毕竟这个人真的护了他的周全,他欠了宋四爷一个大大的人情。

    齐飞也算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况且齐飞的野心并不大,经历过太多事情,他明白生存下去才是人生第一大事,其他的,他已经不敢再想了。

    对于宋四爷,他是愿意就这样追随着他的,只要他不主动对自己下手,他也绝不会背叛。

    只可惜,李明琛这个名字出现了,这个烙在他心里的那个名字出现了。

    齐飞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三个月,他接到了这个改变他一生的任务。

    宋四爷受朋友之托需要派人靠近李明琛,取得他的信任,其实这件事情在齐飞的接受范围之内,他并不需要知道太多的是是非非,他的底线只是不伤及任何人的生命而已。

    电话的响起把齐飞从回忆之中带回了现实,不用想都知道这电话是谁打来的。

    敢在这样的时间给他打电话的,只有小升一个人了,只是不知道小升会给他带来什么消息。

    “说事”,齐飞接起电话干脆利落。

    “飞哥,晚了一步,我刚见过聂秦了,他手上的股权被萧扬赢走了。”

    齐飞最近为了李氏股权的事到处奔走,刚知道聂秦手上有,他立即让小升去洽谈了。

    小升也是不容易,为了找到跟聂秦谈话的机会,硬生生的在聂秦的酒吧等到半夜。

    想不到还是晚了一步,更想不到的是,拿走股权的人既不是李明琛,也不是如今最能够跟李明琛抗衡的杨先生,居然是萧扬,萧扬是知道自己想要这份股权而故意而之的吧?

    “我知道了。”

    齐飞匆匆挂上了电话,看来,他还得需要再去找萧扬。

    可那是萧扬啊,萧扬太多时候都是不可理喻的,软硬不吃,萧扬确实不好对付。

    齐飞把手机放下,然后把钱包也收了回去,他躺回了床上,却依然失眠,想到萧扬让他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