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章节目录 第62章
    自齐之轩有记忆以来,他所有的生日都是萧章陪着他过的,萧章永远都比齐瑜更上心。

    那个比亲生父母更亲的男人,他却已经不在了,自己都没有好好的报答过他呢。

    可是如今,他只剩下齐瑜了,即使齐瑜再不喜欢自己,那也终究是自己的母亲,血浓于水。

    齐之轩很想在生日的时候见见齐瑜,是二十五年前的今天,齐瑜把他带到了这个世界上的。

    这一夜齐之轩的情绪有些复杂,他失眠了,或者说自从回来之后他没有哪一天好好的睡过。

    他想起和萧扬之间的一切,他想起萧章对他的付出,也想起齐瑜,这个好像对他没有一点爱的女人,齐之轩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齐瑜不喜欢自己,天下怎么会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

    齐之轩一直懂事礼貌,成绩好,性格温顺,他想让自己变得更好。

    可是齐瑜却并没有因为他变得更好而更加的喜欢他,始终笑着对他的只有萧章。

    第二天起来之后,齐之轩还是想去找齐飞谈谈,他还是想见见齐瑜。

    齐飞是一个明事理的人,齐之轩隐隐明白,或者并不是齐飞不让他见齐瑜,这应该是齐瑜的意思,齐之轩觉得挺可笑的,自己究竟是受宠还是不受宠?被爱还是不被爱?

    以前萧章对他好,齐飞也对他好,很多人都对他很好,可是萧扬和齐瑜却恨他,偏偏他最爱的两个人并不喜欢他。

    齐之轩到齐飞房里的时候齐飞已经出门了,房间里空空如也。

    齐之轩在保镖的陪同下去了齐飞的公司,自从那个人被找到之后,小升也回去上班了,家里有两个保镖跟着齐之轩已经够了,齐飞自己教出来的人,他很自信和信任。

    接下来的事也已经派人在查了,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

    可是到了齐飞的公司他只见到了小升,并没有看见齐飞的影子。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老大又去跟空气约会了。”

    小升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无奈,这老大到底什么毛病,是不是应该找时间劝他去医院看看?

    “我们也去那吃饭吧。”

    齐之轩隐隐觉得齐飞的这一切一定跟李明琛有关,他对这件事情依然感兴趣。

    小升两眼放光的点头答应了,“好啊,好啊,我也饿死了。”

    对他来说去哪吃饭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在一起吃,每次跟齐之轩一起吃饭他都特别开心。

    其实小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于齐之轩究竟是什么感情,齐飞对齐之轩好那是因为那是他弟弟,可是小升也跟着对齐之轩好,绝不仅仅只是因为害怕齐飞,而是他自己内心里愿意。

    当然他并不需要弄清楚自己的感情,反正他也从不奢望能有什么回报,他只是想对他好而已。

    两个人开车到餐厅的时候餐厅的人并不多,齐之轩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不想让齐飞发现。

    小升就不明白了,这光明正大的来吃饭,干嘛要躲啊,况且这还是老大自己的店子。

    不过齐之轩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绝对服从命令,不问为什么。

    小升早已经习惯性的听从齐之轩,这个世界上他只怕两个人,怕齐飞发脾气,怕齐之轩生气,虽说都是生气,但这里面的情绪可是大大不一样的。

    齐飞发火他是真怕,害怕的怕,而齐之轩发脾气,他是怕齐之轩不开心。

    两个人坐下之后,小升又开始变得唠叨了。

    “他怎么觉得那么慎人呢,你说老大这到底干什么呢?也不好好吃饭。”

    齐飞的目光确实并不在眼前的饭菜上,他的目光始终望着某个方向,那种目光齐之轩见过。

    而萧扬望着的那个方向坐着的人他也见过,齐飞只有看着李明琛时才会有那样柔和的眼神。

    很远的另一个角落里,李明琛也一个人坐着,他只是安静的一个人吃着东西。

    李明琛应该是知道的吧?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不知道?可是他们之间却真的形同陌路了这么多年,恐怕感情里最煎熬的就是这样了,放不下也忘不了。

    齐之轩感觉得到,李明琛肯定也是对齐飞有感情的,否则他不可能依然每次都出现在这里。

    只是感情里的是是非非,没有人说得清楚,很多事情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可往往自己心里的那一关才是最难跨过去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只有靠自己撑着。

    这种感情齐之轩太明白了,就像这么多年他对萧扬的感情一样,唯有自己撑下去。

    齐之轩的眼神也随着齐飞一起,落在了角落里那个优雅的贵公子身上。

    李明琛这个人气质真的好的没话说,即使在人群里也莫名的显眼,很是吸引人的目光。

    小升这次倒是没那么傻了,他顺着齐之轩的眼光,然后就看见了李明琛。

    “那个人很眼熟啊。”

    齐之轩笑了笑,“你应该在报纸上看到过的,那是李家的大少爷。”

    小升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拍了拍手,“哦哦,上次不是还跟他们撞过车来着。”

    “哎,不对啊,他后面那两桌不太对劲吧?”

    小升也极及的敏感,他们就是干这一行的,对于危险的气息特别的敏感。

    齐之轩也跟着小升的目光瞟了一下李明琛不远处的那两桌,那两桌人根本就没有在好好的吃东西,他们的目光时不时的一直在盯着李明琛。

    显然李明琛自己也感觉到了,但他却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只是优雅的擦了擦嘴,很淡然。

    李明琛最近的麻烦可不少,明面上他是赢了,可暗地里挡了多少人的道啊,想找他麻烦的人怕是数都数不过来,平时还好,他的身边从来不离人,可是今天,这个地方,他还真不想让手下离得太近了,这个地方对于他来说,意义不一样。

    近来跟着他的人不少,但却一直也真的没谁有机会下手,没想到今天还真碰到了。

    突然之间李明琛站起了身子,然后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果不其然,后面的那两桌也很快的跟了上去,再然后,齐之轩看见齐飞也跟了上去。

    齐之轩和小升对视了一眼,也跟着他们的方向而去。

    两个人还是晚了一步,他们到的时候门已经被锁上了,里面传来了打斗声,还挺激烈。

    “老大,老大,开门啊,我来帮你。”

    小升上去拍了好几下门,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兴奋多过于担心。

    他转了转自己的手腕,手痒了,好久没动过手了,至于齐飞嘛,他还真不担心,那可是齐飞。

    只可惜,小升热身了半天,门依然紧锁着,根本没有人打算给他开门。

    他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门板,听着里面的打斗声,自己在一边叹气,好久没打架了。

    过了一好会儿,里面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儿,门终于打开了。

    从门里走出来的是李明琛,面无波澜,双手插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李明琛一走出店门口,他的人就及时的出现,然后把他接上车,扬长而去了。

    小升和齐之轩也走进了洗手间,地上有些血迹,七八个人挂着彩的被他锁在了厕所格子里。

    齐飞肩膀被划了一下,不过不算严重,严重的是他的表情,心如死灰般的凝重。

    他的眼底有些泛红,眼神依然盯着李明琛离去的方向,那种深深的失落感几乎让人感同身受的痛,齐之轩从没看到过这样的齐飞,让人不由得心疼。

    齐之轩坚持要给齐飞处理一下伤口,于是小升开车把他们两个人送回家。

    一路上小升都不敢说话,他跟了齐飞这么久却极少见到齐飞这样的神情,这实在太吓人了。

    而齐之轩也一直没有开口,他能感觉到齐飞内心里的痛苦,此刻最好的做法就是陪着他安静。

    小升把他们送到家之后就离开了,他是一刻不敢多呆,虽然他也有点担心齐飞,但他觉得自己还是先离开更好,他怕自己忍不住唧唧歪歪惹得齐飞更不愉快。

    而齐之轩原本想要跟齐飞说的话,此刻也没办法再开口。

    他只是翻出了医药箱,想给齐飞处理一下伤口,可是当齐飞把上衣脱掉的时候,齐之轩还是愣住了,这对于他来说太过震惊了。

    他想过,齐飞这样的人身上是少不了有伤疤的,可是这么多的伤疤却还是出乎了齐之轩的意料,齐飞的身上全是伤,后背甚至没有一片肌肤是完好的。

    齐之轩咽了咽口水,吞下了所有到嘴边的话,这个时候还是什么都不要问的好。

    齐飞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他突然之间发现,原来自己比齐飞幸福了不知道多少倍。

    齐之轩给齐飞上药的时候,齐飞眼都不眨一下,这伤对他来说实在太无关紧要了,他早麻木了,他身上再多的伤和痛都无法弥补他最爱的人的那一份痛。

    齐之轩给齐飞上了药之后就退出房间了,这个时候必须给时间让齐飞自己去沉默。

    不管沉默之后是终于清醒或是越陷越深,这一切都只能由他自己去面对,感情的事,谁也帮不了谁,谁也无法代替谁,唯一能让自己撑下去的只有自己的心和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