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章节目录 第63章
    齐飞一个人站在镜前,看着自己这一身的伤,痛吗?还远不及今天李明琛那淡漠的一眼。

    那张他挚爱的脸,那双他无比熟悉又陌生的眼睛,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打败他的人。

    忘不了的人应该如何?齐飞觉得他的一生不是一定要有爱情,他也本就不是适合谈情之人。

    而所有痛苦的根源不是不爱,而是曾经爱过,于是被拖在遗憾的漩涡里永远出不来。

    他没有办法走出来,六年了,他始终停留在原地,他从不惧怕等待,只是明知没有意义的等待太容易让人绝望了,他绝望过很多次,每一次从梦中惊醒的时候。

    可是绝望又能怎样?生活不会因为你的绝望,你的可怜,就给你任何的机会。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那样的机会,没有任何人能够重新选择,一切回不到最初。

    他多羡慕那些能够坦然分手,能够迎接新感情的人,而他自己却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他困在一场过去里永远出不来,那种等待的绝望甚至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会有人懂得那种绝望吗?困在一场永远不会有人到来的无望里,而自己无法逃离前行。

    齐飞永远都记得那些日子,那短暂的,如梦魇一般存在于他脑海里的那三个月。

    初到李明琛身边的时候,其实挺出乎齐飞的意料,这位李大公子居然是一个人住的。

    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寓,公寓虽然还是不错的,但跟李明琛的身份比起来,莫名就显得差了。

    李明琛一点架子都没有,自打把齐飞领进了门,就一直的在招呼着他。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齐飞是来做客的,齐飞只是直直的坐在了沙发上,并没有理会李明琛所有的殷勤,事实上李明琛越是殷勤,齐飞的心里就越是抗拒。

    他甚至想着快点把这三个月过完,然后离开,他并不想跟这位大少爷有任何的瓜葛。

    不是讨厌这位大少爷,恰恰是因为这位大少爷无法让人讨厌,齐飞才更下意识的抗拒。

    李明琛打开了冰箱,整个脑袋都探了进去,“齐飞,你喝什么?”

    李明琛的语气让齐飞心里莫名的抗拒,他们之间并没有那么熟悉。

    他们不过是见过一面而已,这位大少爷居然就提着钱,拉着关系的非得把他弄到身边。

    这到底图的是什么?有人是这样报恩的吗?

    李明琛的语气仿佛他们已经是很熟识的朋友似的,他们不是朋友,以后也不想做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齐飞心里感觉到烦躁,像他这样心如止水的人,平静得好像根本没有七情六欲的人,他可以无视身边所有的一切,他可以选择性的坐一天而无视身边所有的声音。

    可偏偏李大少爷这一句齐飞,这一句仿佛无法熟识的齐飞让他莫名的烦躁不安。

    “随便”,齐飞想说的是不喝,但是看着李明琛忙碌的样子,只好叹了口气说了这句话。

    还是压下自己的情绪吧,还得在这呆三个月呢,应该学着更无视。

    “诺,橙汁,我挺喜欢喝的,你也喝这个吧。”

    李明琛一脸笑意的倒来了两杯橙汁,而且是不容拒绝的推了一杯到齐飞的面前。

    不容拒绝?齐飞觉得这个词语并不恰当,在齐飞这里不存在不容拒绝的东西,无论任何事情,他有的是方法让你明白什么叫做拒绝,但笑着的李明琛还真的让人有些头疼。

    “喝啊。”

    李明琛自打坐到齐飞面前眼神就没离开过,他眼巴巴的盯着齐飞。

    齐飞的眉头又轻皱了一下,这李大少爷还非得看着他把眼前这一杯喝了不成?

    客气客气就算了吧,用得着客气到这么执着的地步?

    “哎,别皱眉啊,你怎么次次见我都皱眉。”

    不知道李明琛是哪来的勇气,直接伸手抚了抚齐飞的眉间,不知道怎么形容李大少爷的这一举动,伸手碰触一个陌生人本来是挺粗鲁而冒失的事情,但看他的表情却又那般小心翼翼。

    这一下齐飞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轻轻侧过了头,拳头不自觉的紧了紧。

    要不是现在眼前这个人是他要保护的对象,真想揍一顿,齐飞最讨厌的就是人家碰他。

    李明琛看着自己落空的手,眼神一瞬间就暗淡了下去,他不自然的收回了手。

    “我还是给你换一杯吧。”

    李明琛的手刚要去拿杯子,齐飞先眼疾手快的拿起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

    他实在是不愿意在这个环节上浪费时间了,不就一杯橙汁吗?他喝还不成吗?

    李明琛前一秒刚拉下去的脸瞬间又成一朵花了,他心情颇好的又起了身。

    “我去给你铺床,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床单?”

    “不用”,齐飞放下杯子的时候已经有些掩不住怒气了,他只想安安静静坐会。

    “不用?怎么你要跟我一起睡?”

    不知道李大少爷是怎么忽略掉齐飞眼里的怒气的,齐飞眼里的怒气一闪而过,李明琛眼底的委屈也一扇而过,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

    齐飞突然有些无力,“随便吧。”

    “蓝色吧,我喜欢蓝色。”

    李明琛高高兴兴的进了房间,这房子一共就两房间,平时李明琛自己住着一个房。

    没两分钟,从房间里传来了轻哼歌曲的声音,听这声音李明琛此刻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齐飞突然站起了身,两步走到了房门口,他倚靠着房门双手抱胸的看着李明琛忙碌。

    李明琛出身豪门,但没想到做起事情来还挺利索的,没有一点少爷的架子,嗯,性格上有点。

    性格上还挺幼稚的,喜怒都挂上了脸上,甚至有些娇气,但一看就很容易哄。

    发现齐飞正在看着自己,李明琛回头冲齐飞笑了笑,那是毫不掩饰的开心的笑脸。

    齐飞觉得自己心里的烦躁感莫名的又上来了,他别开了目光,“我是来保护你的,不是来做客的,你不必这样。”

    李明琛刚把一切都弄好了,听着齐飞说这话,两步走到了齐飞面前。

    “有危险的时候,你保护我,没危险的时候我照顾你啊。”

    李明琛这话说得极及的理所当然,怎么就这么理所当然?齐飞忍不住问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始终是理所当然的语气,齐飞却感觉有些不自在了,“你不用这样报答我。”

    “那,以身相许行吗?”

    李明琛突然侧着脑袋看着他,手已经碰触到他胸前的扣子了。

    齐飞的脸在瞬间黑了下来,李明琛这已经触碰了他的底线,远远的触碰了他的底线。

    他拍开了李明琛的手,脸上严肃而不满的神情表现得很明显,“李少爷,你究竟为什么非要我当这个保镖,你一句话,什么保镖没有,非得要我。”

    在齐飞拍开他的手的时候,李明琛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他又看向了齐飞。

    你勾了勾嘴角,这个笑容介于半真半假之间,不知道他此刻的真实想法,但却听见他一字一句道,“保镖可以有很多,可我只喜欢你。”

    好嘛,救了个麻烦,齐飞最不想碰触的就是感情,他这辈子都不希望遇见感情,他负担不起。

    齐飞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了,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

    齐飞并没有走远,他到了门外的路边抽烟,他再生气也始终还是要做好他保镖的职责。

    齐飞在路边连着抽了好几根烟,心里觉得莫名的压抑,他不喜欢李明琛如此轻浮的态度。

    很久之后齐飞才又踏进了家门,感觉脚步有些沉重,如果李明琛是他的敌人,那一定是最难对付的那一个,因为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管对手是谁他都不曾退缩过。

    可是李明琛让他一次一次的想要退缩,或许是天生的敏感,他明白不该跟这个人有过多纠缠。

    齐飞走进去的时候李明琛正坐在窗边架着画板在画画,齐飞走到他身后才发现,原来这个位置居然能够把路边的一切尽收眼底。

    而李明琛的画板上画着的,正是嘴角叼着烟的自己。

    “怎么样?画得还行吗?”

    李明琛并没有回头,语气也很淡然,仿佛之前的不愉快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突然之间,反倒显得齐飞小肚鸡肠了,李大少爷都没当回事,齐飞却较劲了,可不是好征兆。

    李明琛把画好的画取了下来,然后转身,侧头看着齐飞,似笑非笑。

    “送给你”,不由分说的把画塞进了齐飞的怀里,然后又转身进了厨房。

    齐飞拿着那一幅画,面目显得有些狰狞,看来不动手的对手真的很难搞定。

    他把画卷成了圈,然后顺手丢进了垃圾桶里,一转身发现李明琛端着一碗面站在身后看着他。

    碗里的热气还在蔓延着,隔着热气的烟雾他看见了李明琛眼底闪过的失落。

    莫名其妙的齐飞在那一瞬间涌上一股罪恶感,他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垃圾桶的方向。

    他站在那里突然不知道该如何,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受,是齐飞不曾有过的感受。

    李明琛突然笑了笑,好像有些苦涩的味道,却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不喜欢算了,下次送你其他的,吃点东西吧。”

    那是齐飞第一次对一个人有那样的感觉,那是一种无力的恐惧感,是拳头无法战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