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章节目录 第80章
    尤逸这一躲,就躲到了齐之轩的生日。

    齐之轩叫他一起吃饭的声音甜腻腻的,可想而知,这些天齐之轩过得有多开心了。

    尤逸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祁升,祁升应该也会跟着齐飞一起去的吧?

    尤逸内心里很想去给齐之轩过这样一个生日,但是他又害怕,在他还纠结犹豫着的时候,只听见那边传来了萧扬的声音,“跟他废什么话,不来以后都别来了。”

    然后电话嘟嘟的,萧扬挂了,尤逸一个人听了半分钟的嘟嘟声,心里一片混乱。

    最后尤逸还是起来洗漱打扮了一番,躲躲藏藏反倒显得自己心虚。

    尤逸洗了个热水澡,这两天尤逸都不太愿意洗澡,因为他一站在镜子前,就总能看见他身上的那些东西。

    胸口的伤早就已经淡了,但是他的身上多出了很多的吻痕,好几天了才慢慢淡下去。

    祁升在他身上留下的这些东西让他烦躁,让他总是不自觉的会想起那天的事。

    这些痕迹总在提醒着他,那一晚他们有多么的疯狂。

    尤逸不是没有跟人上过床,但他真的没有这么疯狂过,至少没有留下过任何痕迹。

    难道这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吗?还是这是祁升和别人的区别?

    开车去萧家的路上,尤逸脑子里闪过好几个跟祁升见到的画面,他甚至在心里尝试嗨了好几声,想知道怎样的招呼会显得更自然一些。

    远远的,尤逸就看见了那辆车,并且他只能把车停在了那辆车的旁边。

    想到在里面又会遇见那个人,尤逸心里又忍不住的烦躁。

    齐之轩不喜欢太热闹,所以,其实只是叫了齐飞和祁升一起过来吃顿饭而已。

    尤逸进去的时候,看到萧和齐飞站在窗台边说着什么,不过这两个人的脸色依然还都有点对彼此的不屑,可是没办法,这是对齐之轩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了。

    他们都不喜欢彼此,却都学着为齐之轩尝试着妥协。

    祁升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翻着手机,听到尤逸叫哥的时候,抬头看了尤逸一眼。

    尤逸清瘦了一些,看上去有些有气无力,虽然他很努力的装作快乐的样子,但是总是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他疲惫的那一面,他真的是疲惫的,这几天想的太多。

    祁升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尤逸了,他不是没想过打电话,或者直接去找他,可是他觉得尤逸未必想见他,不然他也不可能在那天睁开眼睛的时候见不到尤逸了。

    尤逸跟萧扬打过招呼后也下意识的看了祁升一眼,四目相对的时候,尤逸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他在心里说了很多遍的那一句若无其事的嗨,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三步两步的转身进了厨房去找齐之轩了,他还是想逃。

    齐之轩今天的心情颇好,一边跟厨房里忙碌的佣人聊天,一边手头上还自己弄了个小蛋糕。

    齐之轩倒是活泼了不少,或许萧扬是对的人吧,虽然怎么看怎么不搭,想幸不幸福这种事情只有自己心里才最清楚,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感同身受。

    如果这两个人能好好的在一起,只要萧扬不再犯浑,尤逸还是很为齐之轩开心的。

    “尤逸,来啦。”

    齐之轩笑着跟他打招呼,眼角又眯了起来,尤逸当初就觉得齐之轩笑起来的时候特别漂亮。

    现在再看,依然很漂亮,而且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淡的幸福感。

    “要不要我帮忙?”

    尤逸又恢复了他嘻嘻哈哈的帮倒忙的模式,跟着厨房里的人一起聊天,不亦乐乎。

    他就是想躲在这个地方而已,他觉得这个地方还算是安全的,至少看不见祁升。

    其间,祁升在厨房门口来回转了好几次,不过最终也都没有进去。

    每一次祁升靠近厨房的时候,尤逸都是心跳飞快的,他很害怕祁升真的会进去。

    可是他自己也不明白他心虚个什么劲?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什么可躲的。

    况且,躲也躲不过啊,最终还是坐在了一张饭桌上。

    这顿饭吃的看似其乐融融,但其实各怀心事,不过为了齐之轩,和平相处对谁都好。

    齐之轩是真开心,他很久没有这样真正的肆无忌惮的开心过了。

    象征性的吃顿饭,要的只是那种仪式感,要说饭后节目还真是没有。

    这一顿饭下来对齐飞来说都已经是极具需要忍耐力了,他并没有因为齐之轩的选择而真的看上过萧扬,但他尊重齐之轩的选择,不想让齐之轩的心里有任何的负担。

    临走的时候,齐之轩和萧扬送到了门口,齐飞忍了再忍,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在他心里萧扬和齐之轩就不是一类人,可是齐之轩喜欢啊,就是喜欢萧扬,这么多年了。

    尤逸特意等着齐飞和祁升先走了才起身也准备回家的。

    谁料到呢,祁升的车就在不远处的路口等着他,他看着停在路边的车,停也不是,不停也不是,那么大辆车总不能当作没看见吧。

    况且尤逸靠近的时候,祁升还刻意按了按喇叭,逼得尤逸不得不停下来。

    尤逸停下了车子,他并不打算下车,他只是把车窗摇了下来。

    尽量无动于衷的表情,“有,有事?”

    尤逸心虚得很,虚得莫名其妙,怎么反倒像是自己做错了事,自己哪错了?

    他喝醉了酒,其实啥事也不知道,这事真要说错了,也不应该是他的错啊。

    “你这是躲着我呢?”

    祁升脸上还是带着像看个小朋友似的微笑,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没有,我躲你干嘛,我就是想安静呆几天。”

    祁升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样子,“那天你……”

    “你要没事我先回家了。”

    尤逸硬生生的打断了祁升的话,他最害怕的就是那件事,当没发生过就好。

    追根究底的,反倒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了,这太让人难堪了。

    “你还去不去训练了?你要是没躲着我,干嘛连训练都没去了?”

    “哦,我前几天累了,休息了几天,我会去训练的。”

    尤逸若是不去,反倒真的成躲着他了,去就去,这有什么可躲的,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没其他事,我走了。”

    说是这么说的,但这并不是一个问句,因为他说完之后就已经不容拒绝的摇上了车窗。

    看着尤逸的车子远去,祁升随手点了一根烟。

    在他这里,那一夜压根就不叫酒后乱性,尤逸是醉了,他可没醉。

    他到现在都还能想得起来那一晚尤逸的样子,他还打算等尤逸清醒了,问问他,他们两个是不是可以试着在一起?

    可谁知道呢,尤逸跑了,所以有些话也就不再需要问了,没有意义了。

    祁升挺喜欢尤逸的,或许是从当初两个人嘻嘻哈哈的玩乐开始,或许是从尤逸在他面前像个孩子似的展现了脆弱的那一面开始,又或者,尤逸在床上的性感急切。

    反正每一个尤逸都不知不觉的就让他觉得喜欢,可爱。

    他其实早就已经下意识的觉得,那是他的大少爷了,不是吗?

    但尤逸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吧?否则他怎么会跑了呢?

    送走了客人,齐之轩心情颇好的坐在沙发上翻着书,不知不觉又长大了一岁。

    “宝贝,出去吗?”

    萧扬也坐到了沙发上,随手又抽走了齐之轩手中的书。

    “我让管家帮你把蛋糕包起来,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萧扬在齐之轩的嘴角亲了一下之后,不由分说的把齐之轩拉了起来,带着他出门,上了车。

    齐之轩没想到萧扬会带他来这个地方,他们似乎还没有真正的这样站在萧章的墓前过。

    萧扬一边手插兜一边手牵着齐之轩,他的目光全都放在齐之轩的身上。

    “以前都是他陪你过的,今天也算了。”

    “当然”,齐之轩笑着蹲下了身子,他看着墓碑上的那种照片,心里已然没有了那种孤独的绝望,他此刻内心里是喜悦的,他也希望萧章能够分享他的喜悦。

    齐之轩在蹲了半分钟之后,又笑着站了起来,他看着萧扬,眼里闪着光。

    “萧扬,谢谢你,不过我希望以后是你陪在我身边。”

    萧扬皱了皱眉头,齐之轩对他说情话,对他来说很受用,齐之轩的性子向来不主动。

    他很喜欢齐之轩说的这些话,但他觉得齐之轩在这时候在这个地方说,有点折磨他,他握着齐之轩的双手,把人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凑在他耳边悠悠的说了一句话,“这种话我们回家再说,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齐之轩在怔了一秒之后,突然有些脸红的低下了头。

    这话太暧昧了,暧昧的让他忍不住想起萧扬的疯狂,萧扬真的太疯狂了。

    萧扬对着齐之轩真的随时都能硬起来,可以不分时间场合,他对齐之轩有源源不断的热情。

    “本来还想让你多呆会,还是回家吧。”

    萧扬笑着将他揽进了怀里,然后就带着他转身离开了。

    不过没走几步,萧扬又突然退了回来,他退到了萧章的墓前,他学着齐之轩的样子,蹲了下去,他说,“你放心了吧,以后我会照顾他。”

    那一瞬间齐之轩的整个心脏都是暖的,那种幸福的感觉,就像风一样的一直萦绕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