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异界当主播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出手相助的神秘人
    “怕什么?就许他们那么干,还不让我这么说了?”艾伦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道。

    由于载着那三个病人,艾伦的马车赶得并不快,故而与他搭话的那人即便是步行也能跟的上。

    “有点意思!”说着那人竟自顾自地跳上了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车里面的应该就是那些被那帮家伙拒绝治疗的病人了吧?”

    尽管此刻艾伦与那人近在咫尺,但仍旧看不清他隐藏在那黑色斗篷里的样子。可即便如此,艾伦还是向他点了点头。

    “能让我进去看看他们现在的状况么?”那人接着问道。

    听了那人的话艾伦的眼睛便是一亮,“你意思是你有办法能治好他们?这么说你也是祭司吗?”

    “祭司?哼,那帮家伙所谓的什么‘净化仪式’也就对普通的头疼脑热有点效果,至于其他的也就蒙人的本事还算一流吧!”说完便一头钻进了车厢。

    “蒙人?总结的倒也精辟,希望他真的有办法治好他们吧!”说完,便继续一边慢悠悠地赶着车子,一边等着那人的结果。

    时间不大,那人便从车厢里钻了出来,只不过整个人给艾伦的感觉都不一样了,浑身上下充满了危险的信号,仿佛一头随时都有可能发起攻击的野兽一般。

    “事先声明,他们现在这样可跟我没关系啊!我在把他们买来之前就是这个样子了。”

    显然,那人在检查了车里那几人的状况之后,自然而然地把艾伦当成了罪魁祸首,要不是解释的及时,恐怕那人就已经动手了。

    “多处软组织挫伤,大面积淤血,左肋第三、四、五根肋骨骨折,右前臂粉碎性骨折,所幸头部并未遭到重创,只有一些轻微脑震荡的迹象。”说着那人从储物戒里取出一瓶粉红色的药剂。

    “中级恢复药剂?”一看到那瓶药剂,便自动触发了艾伦的鉴定技能,而当他看到鉴定的结果的时候,却忍不住将药剂的名字脱口而出。

    要知道这样一瓶中级药剂要是拿到市场上去卖,少说也得要卖到二十银币以上。而就凭两人那最多也只能算是萍水相逢的交情,那人却将它随手相送,怎能不让艾伦惊讶?

    “看不出来,你还挺识货的,真不愧是帝国商会的商人。病人年纪太小,不能承受过多的药力,回去之后将药剂分成三份,每日服用一次,三日之后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至于剩下的三个,不过是单纯的水土不服而已,只要禁食八个小时之后服用一些蜂蜜和盐糖水就症状就应该能够得到缓解,届时在让他们喝一些烹饪充分的清炖鱼汤或者肉汤就可以了。都记下了么?”

    “记下了,真没想到你的医术竟然如此高超,真不知该怎么……”话没说完,艾伦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刚才那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想不到还真有做了好事不留名,也不图回报的好人啊!那个人……该不会是姓雷吧?”说完便继续慢悠悠地赶着车子回到了“猫屋”。

    接下来的几天可把艾伦折腾的够呛,由于之前在服务大厅一气之下打消了雇佣仓库管家的念头,搞得艾伦不得不亲自上阵,白天在自己的仓库里当起了马夫不说,即便是到了晚上,也还要时刻留意那个小女孩以及另外三个病号的恢复情况,就连剩下的那些奴隶的起居和饮食艾伦也安排的妥妥当当,简直就像一个全职保姆一样。这哪是买奴隶?简直就是买回来一群祖宗啊!

    好在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不得不说,那个神秘人给的药剂还真不是盖的,就在那个小女孩将最后一份药剂喝下之后,时间不大便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

    “你是……啊!我记得你,你是服务大厅里的那位先生!”尽管刚刚从昏迷中醒来,但那个小女孩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艾伦。

    “呵呵,想不到你还记得我啊!”

    “当然记得,不过……”说着那小女孩看了看四周,“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被那个……”

    一提到那个刀疤脸蒙多,那小女孩的身子便猛地一颤,仿佛想起了许多不好的回忆一般。看得艾伦心里没来由地一疼,赶忙蹲了下来轻轻揉了揉小女孩的头,“不要怕,只要有我在,那个家伙就再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了。”

    那小女孩听了眼睛便是一亮,“这么说,是您买下了我吗?”

    “不光是你,跟你一起的那些人,我全都买了下来。”

    “真的?”那小女孩听了兴奋得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紧接着便小心地试探着问道,“那……我可以去看看他们吗?”

    “当然可以,出了这个房间应该就能见到他们了。”

    “您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善良,最仁慈的人了!”说完那小女孩便连鞋都来不及穿就迫不及待地跑出了房间。

    “……你在想什么?”看着艾伦呆呆地看着房门,YUMA便忍不住问道。

    “我在想为什么会这样,我并没有做什么,却被那孩子说是最善良,最仁慈的人,这难道不是很讽刺吗?”

    “可是你却给了她或许是打从她出生起就从未感受过的理解和尊重。”

    “理解和尊重么……”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艾伦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终于在“猫屋”打烊之后打定了主意,随后便将那些奴隶召集了起来。对他们说道:“把你们带回来已经有段日子了,也是时候该决定你们今后的命运了。”

    此话一出,惊恐,震惊,彷徨,不安等情绪立刻出现在了一个个不同奴隶的脸上,然而尽管如此,却依旧没有人站出来反抗,反而所有人都是一副听天由命,任人宰割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却怯怯地响起:“少爷……您……您是要把我们卖掉吗?”

    “你叫我什么?”一听到那小女孩对自己的称呼,艾伦便是一愣。

    “是我让他们这么叫你的!”就在艾伦愣神的功夫,阿信不知怎的也来到了地下室,“今天在给他们送饭的时候这丫头就一个劲儿地问我要怎么称呼你,我就随口那么一说咯!”

    尽管对阿信有些无语,但此刻那小女孩和其他的奴隶们还都在等着自己的回答,只好将称呼的事先放在一边,看着那些奴隶反问道:“你们愿意被我卖掉吗?”

    安静,出奇的安静,仿佛艾伦发问的对象不是人而是空气一般。

    “你们真的愿意被我卖掉吗?”艾伦的声音又高了几分。

    对面依旧鸦雀无声,此时此刻艾伦似乎有点感觉到了鲁迅先生对当时的国人那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情了。

    就在艾伦对他们已经不再抱有什么希望的时候,一个细若游蚊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我……我不愿意!”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小女孩,而艾伦却好像没听见一般,走到那小女孩的近前,蹲下来说道:“你说什么?”

    “我不愿意……”

    “不愿意什么?”

    “不愿意让您把我卖掉!”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我说我不愿意让您把我卖掉!!”

    听到那小女孩发自内心的呐喊,艾伦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才站起身来对其他的奴隶说道:“那你们呢?”

    直到这时,那些人才如梦方醒般接二连三地喊出了自己的心声,仿佛要将压抑了多年的情绪全部发泄出来似的。

    待众人的情绪稍微缓和下来,艾伦才接着对他们说道:“很好,既然你们已经学会了说‘不’。那么接下来就让你们自己选择今后的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