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葫芦修者 > 章节目录 正文 59章:传承还带坑的
    江星儿把幻业炎收了起来后,就把葛凌兰叫了过来,因为她已经把自己的传音符给了他。

    葛凌兰很快就过来了,她吃惊的接过储物袋,打开看了一下之后,就更加吃惊了。

    “师兄不是想锻造吗?怎么只是把矿石提纯了?”葛凌兰奇怪的问道。

    “哦,我现在在找感觉。你也知道,锻造找不到好感觉,是锻造不出好东西的。再拿一些矿石来,越多越好。”江星儿一个劲的吹啊,把葛凌兰这个小姑娘都吹得一愣一愣的。

    “师兄,我有一事不知道应不应该说。”葛凌兰低着头,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一般。

    “嗯,说吧。”江星儿感觉到奇怪了,但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做错什么了。

    “师兄,我是这里当值弟子,负责的是矿石提纯。以前我给师兄的矿石都是从我那里拿来的,本想被扣一些贡献值就算了。因为师兄也救过我,所以这点贡献值不算什么。但是现在师兄只是拿来提纯,没有使用,还把它们还给我。所以我没有想到,师兄还是在帮我。这些金属纯度很高,师兄自己拿去换贡献值吧。”葛凌兰一口气把自己想说的,说了出来。

    江星儿一惊,他没有想到葛凌兰竟然是拿她自己的贡献值来帮他换矿石的。他还以为自己是长老弟子,所以才有使用矿石的特权呢?

    “师妹你拿来换贡献值吧。我有长老师傅,心法和武学都可以问他要。但你一个外门弟子,应该从派宗之中拿任何东西,都要贡献值吧。”江星儿微笑的摇头道,他还第一次感觉有人对自己真的好。因为幻业炎并没有跳动,这是葛凌兰的真情。

    其实葛凌兰也是与江星儿同一批进入玄衍宗的,她也是与江星儿一样是一个小村子过来的。但她不是江星儿那种天才,所以只能被一个普通的弟子带进派宗之中,也是很低调的进入了玄衍宗。所以江星儿才认为自己是玄衍宗唯一一个弟子,但他不知道外门弟子也收了很多个。

    “好了,你再拿一些矿石过来,我帮你提纯,这样子,你也可以快点完工,回去修练了。”江星儿看到葛凌兰还想说什么,他先开口催促道。

    葛凌兰本来天赋不高,如果还一直困在这里提纯矿石的话,那么她只能这么终老了。所以她重重的点了点头,把江星儿的恩情紧记在心里。

    江星儿微笑的接过葛凌兰所递过来的矿石,高兴的把室门一关,又去当他的苦力去了。

    过了五个月,江星儿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不断的提纯着矿石。但是他最高纯度的记录是在百分之九十,要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实在太难了。

    期间江星儿灵气耗尽,但他有葫芦,所以他很快就恢复过来。在这么多次极限下,他的修为也得到了提高,有突破凝神期中层的预感。

    江星儿又把葛凌兰叫了起来,把手中的金属递给了她。

    “师兄不回洞府休息一下。因为外面有人传,天才榜的天才们一个个的突破了凝神期出关了。”葛凌兰看到江星儿满脸的疲惫,就关心的说道。

    “没事,他们出关就出关,关我什么事情?我现在正在考虑着,我为什么不能把金属提纯到百之九十九呢?我最高的记录就是百之九十。”江星儿皱眉的说道。

    葛凌兰一听,马上就惊讶的捂住小口。她震撼的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块金属打量着,然后把储物袋掉在地上了。

    “怎么了?”江星儿奇怪的问道。

    “我们这里的提纯师,能提纯到百分之七十就已经很强了。你上一次帮我提纯的金属,已经受到了执事的赞美,也得到了很多贡献值。但是这一次,我有一点不敢交出去了。因为这个纯度已经到达了百之九十了。”葛凌兰对于这么高纯度的金属,不敢拿过去交货。

    “这点小问题你就不用在意了,只要日后,我有空,就会过来提纯的。而且那些矿石都是记你的名下,如果你不还够金属的话,那么你就会被扣很多的贡献值的。”江星儿微笑的解释道。

    葛凌兰还是在考虑中,但也有一点动摇了。

    “你就说我太闲了,所以直接拿了你的矿石去提纯,但那些贡献值也是我愿意给你的。”江星儿看到葛凌兰动摇了,马上又开口说道。

    “那好吧。不过我有一点很奇怪,那就是你提纯时只是用火,没有去用水吗?”葛凌兰每一次收回储物袋时,都发现里面的水没有被动过。

    “嗯,锻造还要做水?”江星儿这一句话,马上就体现到了他是多么的外行了。

    葛凌兰一听,无语了。这些金属难道只用了火淬吗?只用火都能锻造出这么纯度的金属,这个外行人比内行人还要内行啊,这叫什么事态呢?

    “呃,咳。我也只是找感觉,找感觉。”江星儿微笑的说道,然后就拿起一块矿石,就自己关进了锻造室内。

    太丢人了,江星儿这次真的丢人丢得太大发了。

    江星儿仔细的观察着那部书,他上一次与水晶对比,也只是对比了书中有的那部分。而水晶中那金属在高温下,还要用水来淬练一次的步骤,刚刚好让他直接忽略了。

    江星儿感觉这书一定有古怪,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他找到了一页纸,但它比较厚,无论是用神识还是肉眼去看,它都只是一页纸。但是他仔细观察一下,发现它真的是两页纸,只不过是用了秘法封住了。

    江星儿怒了,他直接拿出了一杯水,就这么的倒在那页纸上。

    “让你少了水淬这一步骤,补补水吧。”江星儿咬牙切齿生气的说道。

    说也奇怪了,那页纸竟然在水的浸泡下打开了,就这么打开了。

    江星儿站起,在锻造室内走了几圈,都不知道深吸了多少口气,才终于那狂暴的心情压下。他才拿起书来看,终于看到了那蛋痛般的记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