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麟侠录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内贼
    葬礼很简单,简单的简陋,简陋的不像话。

    四十多具已经冰冷的尸体在烈火中化为须有,最后连骨灰都被北风吹散。

    逝者长已矣。

    活着的人呢?活着的人在四周看着,烈火混合着焦臭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

    每个人都看着那一团过分嫣红的火球发怔,他们都曾经是叱咤风云的豪杰,最后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他们单纯,他们无畏,他们不懂得人心险恶,最后连死都是被身边的人出卖。

    多么悲哀。

    王洛杰脸上惫懒的笑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面无表情,无悲无喜,像看着路人。

    “呵呵。”李寒突然神经质的笑了出来,在一片肃穆里格外刺耳。

    蛊叱骂道:“李寒,你什么意思?”

    许艺菲握紧了李寒的手,李寒的手冰冷刺骨。

    李寒看着蛊,阴冷道:“我只是可惜残那样的人都会死,你凭什么还活着。”

    “你找死!”蛊脸色一寒,探手就抓向李寒。

    影子举起唐刀,刀鞘逼退蛊。

    蛊不满道:“影子你什么意思。”

    影子偏头看他,冷冰冰道:“我不管你们私下有多大的矛盾,敢在我面前动手,你最好掂量下自己的实力。”

    蛊冷笑着转过头,眼底深处有懊恼。

    葬礼结束的很快,根本就不算是葬礼,只是一个简单的火化仪式。只是用烈火宣布,又有很多人为了麒麟阁永久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梦拓的脸色很是不好,蛊提出的质问也是所有人都想问的。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梦拓选择的地方方圆千米内连一个麒麟阁的人都没有?”

    这个问题也是王洛杰很好奇的,按理说麒麟阁这么重要的事情,起码保密工作要做好,而且安全问题绝对应该不会出纰漏才是。

    那个地方有地道,那么梦拓为什么不让所有人从地道离开?

    变故发生后梦拓甚至都没有多少吃惊意外,冷静的像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惨祸一样。

    这一个个问题让王洛杰很是不解,梦拓是绝对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的。除非他是有意为之,可梦拓又怎么可能眼睁睁让麒麟阁那么多人横死?

    除非…

    王洛杰突然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颤!

    除非梦拓是有凤来仪的奸细!

    这个结论太恐怖了,王洛杰心底下意识的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这怎么可能,梦拓的所作所为怎么可能是有凤来仪的人?

    王洛杰能想到的,其他人也都能想到。

    气氛不知不觉间诡异了起来。

    点燃引线的还是蛊。

    “除非你早就知道这种事的发生,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就是为了让有凤来仪有机可乘,你就是麒麟阁里最大的内鬼!”

    蛊有意煽动着已经很微妙的气氛,让所有人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梦拓。

    梦拓安静的站在夜身后,一句话都没说。

    布衣,书生和星隐都还没回来。七步和逍遥冷冷的看着蛊,两个人都知道,现在贸然出手无异于火上浇油。所以他们都极力克制着怒火。

    李寒搂着许艺菲,突然冷笑道:“我还是很疑惑,为什么残死了,你还活着。”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蛊怒道。

    “我只是很好奇。”李寒逼视蛊,“梦拓都有可能是内鬼,其他人的可能性岂非更大?”

    “你这是在胡搅蛮缠。”蛊大声道,“麒麟阁上一辈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这些小辈插话。”

    李寒冷笑,不屑道:“我是小辈。我只是看不惯你那副颐指气使的丑陋脸孔。”

    “你敢侮辱我。梦拓没教你什么是尊师重道吗?”蛊脸上的肌肉扭曲,双手重重握拳,眼睛暴睁着,死死的盯着李寒。

    “都住口。”夜瘫倒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开口。

    呼,梦拓果然还是难以服众啊。不过这样也好,现在暴露出来远好过将来在发现,当务之急还是要让梦拓扶植自己的势力。不过眼前这一关他就有些不好过了,果然麒麟阁有些旧制还是太根深蒂固了。

    夜似乎和几天前有些不一样,王洛杰皱眉深思,很久之后才明了。夜的眼睛,里面不再是绚烂的星空,而是狂暴的乱流。

    蛊才要说出口的话被生生憋在了嘴里,他恨恨的看了李寒一眼,不敢忤逆夜。

    “这件事和梦拓无关。”夜慢慢说道,眼睛看过每一个人,“是我让梦拓那么做的。”

    王洛杰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没有人相信夜说的话,但所有人都明智的保持着沉默。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和医神商定的。”夜微微低头看着医神。

    医神硕大的斗篷点了点,说道:“没错,这件事是我和夜做主的。梦拓只是负责传递消息。”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有我的原因。迫于情况,我不可能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但我保证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给牺牲的同门一个交待。”

    夜说的很慢,也很平静,像一湖波澜不惊的春水。

    “什么样的计划需要这么大的手笔?牺牲了麒麟阁这么多精英?”王洛杰低下头仔细回忆着那天发生的一切。和尚突然撞了撞他的脚后跟,在他脚上蹭了两下。王洛杰疑惑的回头看他,和尚朝梦拓的方向递了个眼神。

    王洛杰看清了梦拓的表情,马上恍然大悟,脸上的震惊之色更浓。这个夜还真是够心狠手辣的。这次牺牲的可都是实打实的精英。三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么大的手笔夜真舍得下手!

    夜感受到了王洛杰的目光,眼中闪过一抹凶光。这个王洛杰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即使这样,梦拓也不能洗脱嫌疑。”蛊一脸义愤道,“谁知道他是不是在传递消息的时候故意把这件事泄露给了有凤来仪。”

    “是有人把这件事泄露了出去。”夜看着蛊,“而且我知道这个人是谁,有凤来仪里的同门今天早上给我传回了消息。”

    蛊的脸色变了,瞬间苍白如纸,身体不住颤抖。

    李寒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是谁?”

    问这话的竟然还是蛊,他的脸色变的潮红,看起来就像是被愤怒烧成了一团烈火,是不是他已经确信夜知道的人不是他?

    “叶烛。”

    夜看着蛊,缓缓道。

    蛊高声怒骂道:“叶烛,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他在哪?我要生撕了他为残报仇。”

    “他已经死了。”风南说道,“没有人可以出卖了麒麟阁还能从我手里活命,谁也不可以。”

    这场闹剧似乎到这里总算告一段落,而参演这场闹剧的演员们却多多少少有些意犹未尽。而导演了这一切的夜似乎从这批演员中发掘了许多演技精湛的明星,这些被夜看上眼的后生们,在麒麟阁的历史中注定要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苏杨精赤着上身,肩头已经红肿凸起,淤血成了青紫色。刺客用刀挑破伤口,然后轻车熟路找到了被夜击碎的骨渣,取了出来。

    苏杨没有打麻药,脸上汗水淋漓。自始至终都没有出一点声音。

    刺客给他缠上绷带,也没说一句话。

    “那天晚上你一次都没有出手?”

    苏杨挥了挥肩膀,看着肩头问刺客。

    “我没有。”刺客坦然道。

    “为什么?”苏杨看着刺客,脸色不愉。

    “莫忘了我们和玉凌龙有言在先。”刺客平静的看着苏杨。

    “玉凌龙已经成了鬼你还管他作甚?”苏杨不满,“昨夜你若是不袖手旁观我们早可以把麒麟阁一网打尽!有凤来仪在你我手里也能完成前人们办不到的事,你我也会千古留名!哼,但你却恪守那可笑的约定。”

    刺客没有回答。

    “影子,风南,叶孤鸿就从你身边过去,你即使不杀了他们也应该阻拦才是。”苏杨冷哼,“你的架子是越来越大了!”

    “我没有替你卖命!”刺客说道,“我不高兴,所以我不想出手!我已经替你训练出了三批刺,欠你的恩情已经还清。”

    “那你为什么还没走?”苏杨质问,“你为什么还留在有凤来仪?”

    刺客不说话了。

    苏杨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小染是我的女儿,没有我的帮助,她是不可能看上你的。”

    刺客眼中没有表情,语气也没变。

    “我没有那么自作多情。”

    苏杨突然叹了口气,话锋一转,道:“我知道对你来说是有点不公平,如果你想离开,我不会阻拦你的。”

    刺客淡然道:“苏杨你心知肚明,上次袭击麒麟阁碧阁有凤来仪为什么会成功。玉凌龙那群人为什么坐以待毙,这次若是你再一意孤行只怕下次闯进卜凤楼的麒麟阁人也不远了。”

    苏杨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刺客无声无息退了出去。

    苏杨背后冒出一个人,却是昨夜和李寒三人战斗过的炼凤搂里的人。

    “怎么样?”苏杨问道。

    “司徒甲还是有点远见的。”这人说道,“月颜在炼凤搂里的实力突飞猛进,已经让很多老不死的刮目相看了。看这样子,用她来对付李寒,绝对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吗?”苏杨皱眉,“我怎么记得她曾经救过李寒一命。”

    “司徒甲已经提醒过她了。”这人笑的阴险,“月颜对李寒的仇恨,已经更上一层楼了。”

    “那个刑渊呢?”苏杨挑眉,“这个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一直以来都太不起眼,我总感觉他会坏事。”

    “这个人很古怪。”这人停顿一下,继续说道,“他和月颜几乎形影不离,而且实力提升速度飞快,绝对是这一代中的佼佼者。”

    “很好。”苏杨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兄弟反目,这出戏张罗了这么久,也该登台亮相了。”

    “你的意思是?”

    “让司徒甲给刑渊月颜加点火吧。血月的实力你们都看过了,再让他们这么发展下去,真就有可能威胁到我有凤来仪了。”

    “我知道了。”这人点头,“血月那几个人,都不简单啊。”

    “蛊那里传回消息了吗?”苏杨突然问道,“当时让他在埋伏进麒麟阁,不知有用没用。”

    “有消息了。”这人说道,“蛊已经成功取得了信任,而且挑拨了北斗七杀和其他人的关系。他正在找机会,暗杀王洛杰或李寒。”

    “让他对和尚下手吧。”苏杨说道,“和尚是血月的死穴,也是最薄弱的,用一个弃子换血月,不亏。”

    “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他的。”

    “还有你们炼凤搂里的人,能不能在出来两个,现在我手上的力量,真的是捉襟见肘了。”

    “这个不可能。”这人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说道,“炼凤搂是有凤来仪最后的屏障,我们不可能出来任你一个小辈差遣的。”

    “我知道了。”苏杨点头,眼中有浓浓的不屑。

    不任我差遣,到时候可由不得你们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