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麟侠录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挑破
    李寒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外面的天还没亮,寥寥几颗寒星还能看到。他耳朵里塞着耳机,悠扬的旋律似乎让他心情看起来不错。

    客厅里有人在走动,李寒皱了下眉毛没动弹,睫毛轻轻颤了颤。

    然后就有人轻轻敲卧室的门,李寒没说话,倒是许艺菲很不满的抱怨道:“真讨厌这么早来干嘛,有事进来说吧。”

    两个人进来了,李寒听出了前面那个人是龙观。

    至于后面那个人嘛。

    夜好像没睡醒,径直走到李寒床边坐下,慢声道:“这个时间还没起来,李寒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呢,你自己比谁都要懒呢!”许艺菲裹在被子里,靠在床头皱着眉头埋怨道,“不过能让你这个懒鬼都大清早起来,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咳咳。青雀你怎么能和李寒用同一间卧室呢?这要是让梦拓知道了,不得把他的皮扒了!”夜伸了个懒腰竟然躺在了床上,眯着眼睛安逸道。

    “要你管!有本事你就去跟他说呗,我又不怕他!”许艺菲冲着龙观瞪眼睛道,“龙观他要欺负你嫂子,你怎么办?”

    龙观应声冲夜挥了挥拳头。

    夜摇头,懒散着不说话。

    “能让你这么早赶来,肯定是有急事吧!”李寒终于摘下了耳机,声音有几分空洞。

    “急不急还是要你们来决定,我只是一个传话的。你们还记得答应梦拓的事吗?”夜从怀里掏出卷轴,古朴的卷轴从外表看起来没有丝毫吸引人的地方,可就是这样一份东西,不知道左右了多少人的命运。

    龙观略微低了低头,眼睛紧盯着夜拿着卷轴的手。

    夜随意的一抬手,卷轴就箭弩一样射向龙观面门。龙观抬手接下,看着李寒。

    “你说吧。”李寒坐了起来,被子滑落,他竟然裹的比白天还要严实,整个人就像是被整块毛毯卷住的一样。

    夜看了看他,又看看许艺菲,失笑道:“你们…你们两个真是…”

    “真是什么?”许艺菲笑嘻嘻道,从自己床上跳过来,伸手挽住夜长的过分的头发。

    “没什么。”夜斜着眼睛懒洋洋的看了许艺菲一眼,颇觉得头疼。

    外边的天空开始现出白色,天要亮了。

    夜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让冷风灌进整个房间。他迎风肃立,突然叹了一口气,用难得一见的郑重语气说道:“事情有变,不能再给你们准备时间了。”

    龙观眼睛眯起,看了看手中的卷轴。他突然觉得这东西很烫手,而且变得越来越沉,他不得不提起十二分力气才能勉强握在手里。

    李寒轻抚许艺菲的头发,眼神冷的像卧室里的空气。

    四个人都不说话,龙观看着李寒,李寒盯着他手里的东西,都觉得口干舌燥。

    “你们必须马上做出行动了。麒麟阁需要用你们来表达一种立场,你们是第一批去行动的!因为青雀和你们两个一起,加上你们是第一批所以那些人可能没有察觉,因此相对而言你们成功的可能性更高些。等到你们这次任务成功,王洛杰他们才能继续执行!”夜背对着三个人,语气很平静。

    李寒还是没说话,勾着嘴唇笑的很奇怪。

    龙观问道:“目前最主要的不是该把星隐接回来吗?”

    “这个问题是月负责的。”夜撑在窗台上,说道,“星隐那里不用你们操心!麒麟阁还没落魄到大将深陷敌营救不回来的地步。我们只是在讨论要不要现在就把那些隐藏的实力暴露出来而已!”

    “我们什么时候动身?”李寒问道,语气成了他一贯的风格。

    “今天!你们要下午就到第一个人的地方去杀了他,好震慑住其他蠢蠢欲动的人!”夜声音里透着一股少见的杀伐气息。

    “知道了。”李寒翻身下床,走到衣柜前,说道,“我们马上就走!现在麻烦你们都出去吧,我要换衣服了!”

    夜无所谓的向外走,龙观向一边给他让开地方。夜略略看了他一眼,轻笑道:“龙观?很好。”

    龙观这个暴脾气哪管夜是褒是贬,梗着脖子说道:“好个屁!”

    客厅里所有人都坐着,似乎早就在等夜一样。

    夜首先看了阑若一眼,眼中有一种玩味的光芒,落在和尚眼里,让他不经意的蹙着眉毛。

    “你们都在等我?”夜毫不客气的坐下,环视所有人一眼,最后停在王洛杰身上,大有深意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王洛杰轻轻扣击着茶几,左手仅剩的三根手指显得格外刺眼。他扬了扬头,眼睛紧盯着夜,用质询的口气问道:“龙观和李寒去?”

    “血月的搭配和分工你比我更清楚吧,谁和谁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这点你们不是一直都在运用吗?”夜说到这里看了看和尚,微笑道,“如果让和尚和李寒配合的话,岂不是更完美,为什么你们没这么做呢?”

    王洛杰左手攥紧了拳头,嘶声道:“为什么偏偏是他们两个?”

    “你们当中有人能胜过青雀吗?”夜冷笑,“别怪我说话难听,你们现在的实力虽然较以前有质的飞跃,但还是太弱小了!很多事情不是凭着你们一腔热血就能做到的!梦拓不好意思说的话在我这里不存在,这件事之所以交给你们来做就是因为你们曾经当过杀手,你们在这种事情上要比麒麟阁很多人都专业,你们知道该怎么做还不会留下证据。”

    王洛杰笑了,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讥讽味道。夜看在眼里,禁不住皱了皱眉,不悦道:“怎么反而我说实话你们还不高兴?”

    “我们是因为星隐。”李寒从卧室出来,他穿着他那套黑色的行头,与当年相比,少了几分稚嫩,取而代之的是凌厉的杀气和生人勿近的冷漠气质。

    “因为星隐?”夜勾了勾嘴角,看看几个人,说道,“我懂了。北斗他们对你们来说意义重大,你们放心星隐绝对会毫发无损的回到麒麟阁!王洛杰你既然敢把他放心的交给月颜,又何必在这里杞人忧天呢?”

    “我不想多说什么。”王洛杰语气有几分不痛快,“星隐对我们好,我们只认同这一点!你们可以长年累月不理会麒麟阁的事情,就没有资格让他在那种地方!别用资历来压我们,我们不吃那一套!”

    夜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轻笑道:“很多年都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了,王洛杰你倒是真的令我刮目相看呵!”

    “戴高帽子吗?”和尚微笑,他竟然戴上了眼镜,伸手扶了扶,和尚的眼里冒着让人不敢逼视的光,“我对你的目的,真的越来越好奇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夜看着和尚,眼中的光芒比让和尚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这番话是不是在玩儿火。

    “我只是奇怪!”和尚一手猛的指向阑若,“你让阑若来挑拨我们和麒麟阁其他人的关系,究竟是为什么?”

    王洛杰眼皮抬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一句话都没说。

    阑若瞬间变得脸色苍白,有些惶恐的看着王洛杰。又看看夜,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看出来了?”夜竟然没有反驳,坦然自若的问道,“我自以为安排的不错,你怎么发现的?”

    和尚紧紧抿着嘴唇,眼神冰冷的看着夜。

    夜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既然如此,那干脆就把事情闹大最后收不了场罢了!

    这一瞬间,夜感受到了六道森冷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恨不能用眼神将他*!他靠在沙发背上,眼神懒散的从和尚身上滑过,轻笑道:“你想不出来原因吗?”

    和尚咬着牙龈,笑容有些扭曲:“我很想听听你的理由,我们全心全意为麒麟阁付出,换来的只是你这样的对待吗?”

    夜又看了看龙观,龙观正暴睁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腰上的龙刃已经拔出了一半。

    夜好像很无奈的叹气,伸了个懒腰,懒散道:“我要是不说的话,你们还要对我出手吗?”

    全心全意为麒麟阁付出?你们真当我是白痴不成,你们暗中搞的那些小把戏我看在梦拓面子上不深究也就罢了,还敢和我讨价还价,看来对血月还是太纵容了。

    “我相信你有合理的理由!”李寒慢慢踱步到他身后,声音保持着一贯的冷静,“我也知道说与不说你肯定都有很好的理由!但是…”

    夜觉得后颈有些发凉,微微笑道:“要不要赌一下?你觉得我能不能在你的毒牙刺透我喉咙之前制住你?”

    “你可以赌一下!”龙观黑着脸,“赌我能不能为李寒赢得刺穿你脖子那一秒钟!”

    夜沉默,李寒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丝丝血痕从夜的皮肤里渗透了出来。李寒安静道:“我不想和你闹翻,但我更不想被别人蒙在鼓里!我知道你今天之所以来,绝对不只是通知我和龙观出发那么简单!我的耐心没有多少,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夜晃晃脑袋,后颈瞬间又多了几道血痕,他颇有些敷衍的意味说道:“我只能说,这件事你们的师傅也知道,而且也同意了的!事情是我一手策划安排的,不过想让我开口?哼,那你们来试试好了。”

    “我还以为你真的会宁死不屈呢!”许艺菲笑嘻嘻的跳到夜身前,指着他的鼻子笑道,“还是被我们家李寒吓到了吧!哈哈!”

    李寒丝毫没有住手的意思,手中的毒牙反而直接搁在了夜的咽喉上,语气也变的寒冷刺骨:“是吗?你们这些做主的人联合起来骗我们是吧?把我们血月玩的团团转?”

    许艺菲错愕的看着李寒,她很少在李寒脸上看到这么愤怒的表情,现在的李寒根本没有平日里的安静和冷淡,取而代之的全是极力克制的杀气!

    宽敞的客厅瞬间变的安静的可怕,一时之间只听得到龙观拳头的噼啪声和李寒牙齿咬合的嘶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