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麟侠录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疑点重重
    龙观身边跟着的居然不是李寒,而是冷枭。这倒多多少少有些出乎和尚的意料,龙观看和尚眼神就明白他在想什么,说道:“找李寒吗?他不在阁内,被玉珏带去凌烟阁了。过两天才回来。”

    和尚震惊,凌烟阁,这个神秘高冷的名字不止一次出现在他耳边。在他心里凌烟阁的定义就是麒麟阁的靠山,是麒麟阁最后的依仗,也是麒麟阁最杰出的人才才能去的地方。从凌烟阁出来的人也都似乎带着一些仙气。

    譬如夜月,玉珏虽然对李寒十分不客气但他也带着某些凌烟阁特有的气质,那是一种夹杂高傲冷漠狂妄嚣张高人一等的复杂情绪。

    就连冷枭更多时候也表现得是不屑与麒麟阁的人为伍一般。

    玉珏干嘛要带李寒去那个地方?会不会和这场变故有关?玉珏在凌烟阁,那也就是说他没有被带走,他原本就属于凌烟,一定会知道很多和尚想知道的消息。

    “别发呆了,快赶去议事厅!”

    毕方催促和尚,这家伙还真是有够奇葩,完全分不清轻重缓急吗?刚才火急火燎的,现在马上又像断线了一样。

    和尚晃了晃脑袋,注意到执徐竟然没有跟着龙观一起,心里不禁多留了个心眼。

    一行六人浩浩荡荡奔向议事厅。

    等到近前时才看到林枫夜罗两个果然已经先他们一步到了门口,除了他们两人,还有沈凉,姜姚,卜沉和其他几个后起之秀。

    算起来人数反倒是和尚他们这一方处于劣势。

    双方越来越近,最后各自占了一半地方。

    林枫看着和尚,含笑说道:“刚才我叫传令使去请你,你怎么一再推脱,不但弗了我的好意,更让别人觉得我居心不良一样。”

    和尚记住了现在站在林枫那一边的人,却不理会林枫的话,反而对守在议事厅门口的两人说道:“阁主大人有令,只要我们五人中有三人同时出现就可以开启议事厅,现在还请二位代劳。”

    这二人和尚可不敢轻易得罪,一人掌管金麟,另一人却是瑞麟的统领。二人手上掌控着麒麟阁最顶级的两股力量,就算是梦拓面对他们两个,也会谨慎三分。金麟最早是由方执领导,瑞麟是无颉。也是在他二人手里这两部成了麒麟阁最强大的存在,碧阁之难后金麟的首领成了月,瑞麟则是夜。

    由此可见历代金麟瑞麟首领都是麒麟阁最出类拔萃的精英人物才能驾驭,所以和尚面对这两位夜月亲自选出来的接班人才如此谨慎。

    这二人扫了和尚五人一眼,两人转身推开了大门然后让到一边。

    和尚还没迈开脚步,身边一阵劲风夜罗已经旋风一样闪了进去。

    和尚愣了一下,冷笑一声。

    他反而一下子停在原地,甚至转头看着林枫,弯腰伸手,说道:“林兄先请。”

    林枫猜不透和尚心里打算,脸色几变,他又不能让和尚和身后站的人小瞧了,所以假笑了两声,说道:“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和尚果然给他让路让他先进去了,等到两人都进去后。和尚依旧挡在门口,冷笑道:“我倒想知道,如果我们三个不进去。他们两个会怎样?”

    他看着金麟的首领,问道。

    他这句话颇有些强硬,金麟首领面无表情,神色冷漠道:“阁主铁令,议事厅只有在三人同在才可开启允许进入!如果厅内不足三人,以擅闯禁地论处!擅闯禁地轻者杖责,重者枭首!”

    他说完瑞麟首领接着说道:“议事厅乃碧阁第一紧要之所,胆敢擅自潜入者!杀无赦!”

    和尚掏了掏耳朵,眼中闪过一抹杀气。他等的就是这句话,他要的就是给林枫夜罗一个下马威,也是一个警告!

    他也要让现在在场的其他人知道,他自己虽然本事平平但真要有人想算计他,他也并不担心。

    林枫夜罗如此,毕方文厄也是一样。

    和尚就堵在门口,也没有进去的表示,毕方忍不住皱眉,他毕竟年纪小阅历又浅,猜不透和尚这么做的意义,忍不住说道:“和尚,你不会就打算一直这样站在这儿吧。”

    和尚笑道:“我说要回家你们两个堵着不让我回,现在我在这儿又不行了?”

    毕方见人多嘴杂,三两步走近和尚身边,在他耳边耳语道:“我是担心传出去有失人心!如果林枫夜罗真的就这样死了,沈凉姜姚他们可眼睁睁看着呢,现在阁主大人还没回来,如果到时候他回来知道了我们没办法交代。”

    和尚看了毕方一眼,这家伙精明的时候王洛杰都头疼,蠢起来真是能蠢死一头猪!

    和尚心里暗自叹气,也罢,既然已经表明了态度那么先办正事好了。

    他不再多说,转身进了议事厅,毕方紧随其后,文厄也跟了上去。龙观本来也想跟过去,但是冷枭拦住了他,开玩笑你真当议事厅阿猫阿狗都能进吗?之前是梦拓亲口传令他们才能进,现在梦拓不在要是擅自闯进去可是会死人的!

    “我们就在这儿干站着?”龙观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声音如雷霆,惹得其他人都看向他。

    龙观毫不客气的瞪着那些人,吼道:“怎么?你们不服气,想打架吗?”

    这下连金麟和瑞麟的两个首领都忍不住多看了龙观一眼。

    议事厅里,林枫和夜罗两个神色犹未恢复,林枫看着和尚,目光恨不得把他*,阴阳怪气道:“和尚兄弟好重的心机,刚才是要陷害我二人不成?”

    和尚平淡道:“林枫兄弟说笑了,我只是想事先问清楚免得以后犯错误罢了,毕竟说到底我不过是外人,不比你一直在麒麟阁。”

    他率先坐下,其他四人也一起坐下,和尚又说道:“而且,林枫兄和夜罗兄在我一回来不邀请我来议事厅而是去擒凤楼,真正居心不良的恐怕不是我吧。”

    林枫冷笑不语。

    文厄说道:“二位别忙着斗嘴,和尚你先说说阁主和司空大人情况怎么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阁主之前有和你们透露过相关情况吗?”和尚反问。

    “没有。”毕方摇头,“我只是那天接到阁主命令要我在恰当时候进入议事厅,仅此而已。”

    毕方省略了后一句,辅助监视和尚。

    “我也差不多。”文厄说道,“不过不同的是我是一个月前就被阁主大人从彤阁调过来了,然后一直留在这边,但是也是和毕方兄弟同一天得到的通知。”

    林枫夜罗两个也表示情况差不多。

    和尚隐隐已经成了五人中的领头人,毕方和文厄没什么表示,毕竟他们潜意识里就有这种想法了,不过林枫夜罗两个就觉得百般不适。

    和尚还没总结,夜罗就抢先道:“现在主要目的是要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阁主他们为什么会被带走。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见好就收还是会继续发生类似的事情。”

    这的确是当务之急,和尚也不得不认同。

    但是一直以来麒麟阁和当局者接触的就不是他们这一辈人,他们中除了和尚其他人甚至根本不知道要通过怎样的途径去了解情况,夜罗虽然指出了要害,却无奈的发现还是要依靠和尚。

    和尚说道:“阁主和司空大人,我们一起见了那个大人物,之后离开没多久在路上众目睽睽之下停了一辆黑色轿车,阁主和司空大人就被接走了。不过他们两位应该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所以…”

    所以梦拓特别交代布衣要送和尚回碧阁…

    林枫一下子抓到了关键点,质疑道:“当时你在哪?”

    “我和他们二人一道,但是那些人根本不理会我。”和尚也懒得理会林枫信不信,他不想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上浪费精力。

    林枫还想多问,文厄却先一步说道:“众目睽睽,未免太扎眼。那些人怎么会做这种事!”

    和尚感叹还好有一个明白人,可怕的就是带走梦拓和司空的那些人全然不避讳路人的目光!如果真的按照戊子之约的话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才对,他们这么做肯定是想到了一个万全的说法来堵住悠悠之口。和尚现在就是猜不透这个借口是什么,毕竟麒麟阁到现在为止,并没有真正做出违背戊子之约的任何事!

    而且这次不仅是梦拓,他们闯了麒麟阁所有分阁,带走了麒麟阁所有前代弟子!明目张胆,碧阁之祸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好歹没有撕破脸皮,这次可是人尽皆知!

    和尚想知道他们有什么底牌敢如此彻底狠毒的赶尽杀绝。

    和尚没办法回答文厄的疑问,他自己都搞不清。

    毕方说道:“我在想,他们的目标是什么,是因为有凤来仪分裂所以要削弱麒麟阁力量吗?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不可以与有凤来仪交涉得到双方保证互不侵犯的约定,然后交给那些人换回阁主他们。”

    和尚还没回答,林枫就说道:“幼稚!如果真的有用,阁主他们早就这样做了,哪轮得到我们!以之前麒麟阁实力,要来一纸契约岂不是手到擒来,既然阁主他们没这么做,就肯定这样做并没有用,反而会让人觉得我们私通有凤来仪,到时候恐怕只会雪上加霜。”

    和尚也认同林枫的观点,但他想的远比林枫深刻,他说道:“我在想,那些人是会就此罢休,还是会变本加厉!如果我们有所动作会不会让他们对麒麟阁彻底赶尽杀绝,如果我们不闻不问他们会不会以为我们已经六神无主反而网开一面?”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要弃诸位前辈与不顾吗?”

    四个人都看着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