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麟侠录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仇深似海
    王洛杰前脚才回家,马上毕方就急冲冲闯了进来。他气急败坏的揪着王洛杰的衣领把他按在墙上,怒道:“你们擅自离开碧阁经过我们允许了吗?王洛杰你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卜凤楼,你疯了吧!”

    王洛杰居然还笑得出来,他看着怒不可遏的毕方,连连摆手,笑道:“干嘛这么生气嘛。我这不是活生生回来了?苏染不傻,她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毕方松开王洛杰,脸色还是很难看,说道:“拜托你下次在做这种事和我们商量下,起码要有暗麟或者密麟的弟子跟着保证你的安全才行!”

    王洛杰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这件事是我们血月自己的事。我们想做的事从来不会跟任何人商量,更何况被人监视了。”

    “你还以为血月可以置身事外吗?”毕方勃然大怒,又把王洛杰按在墙上,“王洛杰!你要玩你的大侠游戏那就滚出麒麟阁!你没办法替麒麟阁承担责任就不要给别人希望!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刚才那种话我就杀了你!”

    他愤愤不平的把王洛杰丢到一边,狠狠咒骂了一声才拂袖而去。

    王洛杰边整理自己衣服边目光深邃的看着毕方,或许自己刚才的话真的说错了。这些人对麒麟阁的感情只会比自己深,麒麟阁就是他们的全部,他们也会为麒麟阁流尽最后一滴血。

    王洛杰脸上的笑渐渐收敛,他看着另一头双手环抱的易水。易水也在看他,两个人目光交错的瞬间王洛杰眼睛眯了下。

    没多久和尚三个也回来了,三个人脸色看起来都很不痛快。王洛杰迎过去,对和尚说道:“怎么样?有收获吗?”

    “收获很大。”和尚语气满是嘲弄,让王洛杰一时间不知所措。他不解的看着李寒。

    李寒皱眉眼神冰冷,说道:“一无所获!”

    王洛杰被他们两个搞糊涂了,和尚做事滴水不漏不可能一点成果都没有,可看他神态表情分明铩羽而归。

    “到底怎么回事?”王洛杰有些着急,都这个节骨眼儿你们两个还有心思打哑谜?

    “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到底是谁带走了师父他们。”和尚看着王洛杰,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配上他嘲讽的表情多少有些让人生畏,“唐老说麒麟阁的事情他不知情,可按照戊子之约他应该是主管全部负责的才对。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就除了唐老外还有另外的人卷了进来。可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王洛杰觉得一阵头大,拧眉道:“这件事,看来还是要问问老爷子了。虽然很犯忌讳,但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还有别的事情?”王洛杰挑眉,这两个人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苍蝇,肯定有其他更坏的消息。

    “我在唐老的书桌上看到了我们的资料,我们五个人所有的资料,包括我们曾在组织那时候的。”

    李寒面无表情的说道。

    王洛杰脸色巨变,失声道:“怎么可能?”

    和尚揉了揉脖子,倒在沙发上仰面看着天花板,喃喃道:“唐老这是在劝我们放弃。这算是一个警告,告诉我们我们的底细他们一清二楚。叫我们好自为之。”

    “我们五个人?”王洛杰狐疑道,“没有恶灵的?”

    “没有。”

    “哼!有意思。”王洛杰细想了想,冷笑一声。

    他又摇头,说道:“罢了,如果找不到办法能让师父他们回来,那起码也要让别人知道这个平衡现在没办法保持了才行。”

    他像是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全部底细都被人了解了一样,又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麒麟阁之上。

    “你有没有听我刚才的话?”李寒皱眉问他。

    “我还没聋呢!”王洛杰大声顶回去。

    李寒被他凶了一顿顿时不敢再说话。

    和尚看着他,说道:“你怎么想的?”

    “大不了鱼死网破!”王洛杰目光冷澈,一个荒谬大胆的想法开始在他脑海里显露出框架,但现在他不能表露出来这个想法,这太疯狂也太不切实际,如果麒麟阁真的被逼到那一步,那就真的没有任何退路了!

    他决定暂时把这个想法压在心底,却不想它就此深深扎根发芽,等到王洛杰再次回想起,已经开花结果而王洛杰也不得不让麒麟阁走上那条没有退路的选择。

    王洛杰决定转移话题,他直接问李寒,说道:“你在凌烟阁那边有什么消息吧。否则你也不会见到我回来那么冷静反常。”

    李寒点头,说道:“我的确有在凌烟阁听到传言。那边所有人都预料到了麒麟阁的变故,但是没有任何人提出警告!我甚至见到了老阁主那一辈的人物,我也知道了凌烟阁和麒麟阁的传承关系,也知道凌烟阁和唐老所代表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知道他们绝不会帮助麒麟阁,他们一定会袖手旁观。我们只能靠自己!”

    “为什么?”

    王洛杰话一说出口就知道自己多此一举,李寒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

    “我不能说。”

    王洛杰翻了个白眼,他太了解李寒的德行了。

    “那我就当你什么都不知道好了。”王洛杰把自己和易水见苏染时提出的交易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讲到最后他才顿住,然后对李寒说道:“我要把赵奉拿走。”

    李寒没应声。

    龙观瓮声瓮气道:“我们费了老大的劲才把赵奉和宁航弄到手,你回来二话不说就要把他拿走。”

    他看了看李寒,李寒虽然脸色有些阴暗但是没说一句话,龙观吞了吞口水也就没敢多啰嗦。

    王洛杰说道:“我要向苏染展示我的诚意,所以要把赵奉还给她。这样她才会按照我说的做!我发誓,我只是暂借,将来我连薛浅于奢一起给你!”

    李寒还是没答话。

    “你丫疯了吧!向他妈苏染表达诚意,你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李寒因为…那件事受了多少折磨!你丫还敢要赵奉!”

    易水拉着龙观,龙观差点从一边窜过来扑到王洛杰脸上。

    “你丫这样还他妈不如不回来!我们有你没你都他妈一样!”

    王洛杰脸色不变,只是看着李寒。

    和尚说道:“你怎么保证苏染真的会老老实实听话?”

    “哼!她当然不会,我也没打算叫她听话!我的目的从来就不是她和司徒甲,我只不过为了骗她动起来。只要她和她手下的爪牙动起来了我就有机会了。”

    和尚看了看李寒,又对王洛杰说道:“你到底想干嘛?”

    “赵奉可以算是苏染的嫡系!而且和薛浅关系匪浅,我连他都可以放弃,苏染绝对会以为我要做的事事关重大,她绝对不会遂我心愿!而我已经告诉过她,我要借杨州的人除掉麒麟阁里不服我们血月的人,她和司徒甲形同水火肯定不会帮他们,她极有可能会趁机偷袭我们或者杨州。”

    和尚深吸了一口气,问道:“然后呢?”

    “明天的议事厅集会我会告诉林枫他们这个机会,麒麟阁会全部火力针对司徒甲一伙!苏染只会以为我会为了权利不择手段是吗?”王洛杰冷笑,“她还真是以己度人呢。以为麒麟阁是有凤来仪那群乌合之众?”

    “你到底要干嘛?”龙观甩开易水,“有话能不能一次说完!”

    “不论苏染选择偷袭麒麟阁还是偷袭扬州,她自己都做不了这件事,刺客那个人不屑于参与这种级别的事情,唯一有能力有本事替她谋划的只有一个人。”

    王洛杰突然间咬牙切齿:“星显!他背叛了郭魁所以这些日子一直没有离开有凤来仪的核心地方。但这件事由不得他他肯定要露面,他顾忌郭魁肯定会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郭魁那边,我已经言明了要和苏染合作。他绝对想不到我真正的目的是他,我要把他抽筋扒皮碎尸万段!我要把他挫骨扬灰千刀万剐!我一定要为逍遥报仇!”

    这房间里五个人都知道,星显是杀害逍遥的凶手!

    “为了这个目的,即使赌上麒麟阁,我也在所不惜!”王洛杰眼睛猩红,神色狰狞。

    龙观也安静了下来,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只有和尚觉得王洛杰太过偏执,但见到王洛杰被愤怒仇恨冲昏了头,想了想也什么都没说。

    李寒沉默良久,终究点头说道:“赵奉本来就是无辜的,为了逍遥师父。这个人可以还给苏染。”

    王洛杰敛容,肃穆道:“这件事除了我们五个人之外,就只允许明天参加议事厅的其余四人知晓!如果明天他们其中一人有任何疑义,而我没办法说服他们的话,我要你们准备好,以武力迫使他们服从。不能走漏丝毫风声!”

    “麒麟阁不能重蹈有凤来仪的覆辙。”和尚皱眉,“如果一味武力解决,恐怕我们会成为众矢之的。”

    “非常之期行非常之事!”王洛杰果断道,“如果犹豫不决反而会节外生枝!放任不管才会让麒麟阁重蹈覆辙!”

    和尚站起来,不满道:“王洛杰,你是不是有些上头了!麒麟阁不是儿戏,麒麟阁的权利也不该掌握在一个人手里!梦拓安排他们在议事厅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你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变数了。不要一意孤行!”

    他有些愠怒,不再理会其他人径直离开会卧室去了。

    “我觉得…和尚说的有道理。”易水淡淡道,“王洛杰,你我离开太久,对麒麟阁没有和尚了解…如果真的贸然行事,反而会弄巧成拙。”

    龙观说道:“我觉得…如果一直让林枫夜罗碍手碍脚的话长此以往会拖累我们。我们的决策没办法全部实行。”

    “那谁来保证我们的决定一定都是正确的?”

    “我们总不可能会害麒麟阁吧。”

    “他们也不会!他们对麒麟阁的感情绝对不弱于我们。”

    …

    两个人一下子又同时缄口,他们都说服不了彼此,又没办法服从对方,僵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