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小神医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庸医害人
    你真龌蹉!连小孩都不放过!

    吕小墨闻言脸色黑的像锅底,怎么听,这都是在侮辱自己高尚的情操啊,真以为劳资对小孩那啥啥,劳资这是在治病救人好不好,这俩小妮子想哪里去了。

    还说我龌蹉,我看你们女人比咱男人污多了。

    “你们两个想干嘛,别以为你们是女的,我就不敢……”后面四个字“揍你丫的”没说出来,被吕小墨吞进肚子里。

    田美娜把果果拉过来,护在怀里,指着吕小墨的鼻子呵斥道:“还能干什么?当然是为民除害,你,那里凉快,那里呆着去,竟然连小孩都不放过,还有没有人性?”

    “误会,误会,这里面有误会,你们听我解……”吕小墨解释道。

    “解释,解释个屁,滚!”钟雅实在看不下去了,立马打断他的话。

    见两个美女不听他解释,吕小墨叹息一声,双手环胸,板着脸,做出一副高人模样。

    “唉,事到如今,我只能告诉你们事实啦。”

    两女瞥了一眼他欠抽的嘴脸,把果果拉到一边,免受这禽兽的虐待。

    吕小墨煞有其事道:“果果有病,你们这是耽搁他的治疗,如果贻误最佳时机,那么后果绝对不堪设想,我这是在给他治病。”

    ???

    尼玛,你干这么猥琐的事情,还能为自己找出这么光明正大的理由,真是难为你了。

    你这是在欺负我读书少吗?还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吕小墨,

    这演技太拙劣了吧,你骗人能不能演技高一点,起码能拿出一个像样的理由。

    “滚犊子,你才有病!走,我们不要搭理这个神经病。”田美娜拉着果果手气呼呼离开,打算离这混蛋越远越好。

    不过,果果用胖乎乎的小手挣扎起来,“我不走,叔叔还要给我看病呢?”

    俩美女傻眼了,以为这小朋友受到吕小墨的蛊惑,想和他一起玩,小朋友,我们这是在帮你免受这猥琐大叔的侵害好不好,你就不要跟着捣乱好不好。

    “小朋友,别闹,这叔叔是坏人,恶人,是邪恶大叔,我们不能和他玩。”田美娜板着脸劝道。

    果果鼓着小嘴道:“不,叔叔不是坏人,还要给我看病呢。”

    田美娜没好气瞥吕小墨一眼,你给这小孩吃什么迷魂啦,你这样玩弄他,他竟然还帮你说话。

    钟雅指着吕小墨,恐吓果果道:“小朋友,这个大叔不但是邪恶大叔,而且还是大灰狼,晚上就会变成饿狼的模样,啊!会吃人的那种,尤其爱吃小孩。”

    面对钟雅张牙舞爪的恐吓,果果吓的一哆嗦,疑惑的看向吕小墨,这分明是个叔叔呀,晚上怎么会变成一头大灰狼,你们大人就会骗小孩,你以为我是二三岁小孩,果果我已经快七岁了好不好。

    吕小墨听了俩美女这样说,一脑门黑线,至于吗,坏人,邪恶大叔,恶人,大灰狼,邪恶泥煤,大灰狼泥煤,还能说的再恶毒一些吗。劳资吃你们的啦,还是喝你们的啦,至于这样败坏我的名声嘛。

    你们不让我给果果治病,劳资不治便是,我又不是闲的蛋疼。

    想通这,吕小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风轻云淡道:“随便,我才懒得管这闲事呢?”

    “你最好不要管!”俩美女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娇喝道。

    吕小墨:“……”

    这俩小妮子还真是穿一条裤子,就知道欺负我,唉!

    忽然,果果的妈妈李艳见她的儿子在两个女人手里挣扎,还以为她们在欺负她儿子,这还了得。

    “住手,你们两个疯女人,你们在干什么?”

    她狂奔过来,恨不得把这两个欺负她儿子的女人给手撕了。

    见李艳像发疯的母老虎一样扑了过来,两美女吓了一跳,赶紧放开果果。

    李艳顺手把果果一把拉到她怀里,犹如老母鸡护崽子似的,警惕地看了看钟雅和田美娜。

    “我儿子重病在身,你两个恶女人是不是想害死我儿子,你们赶快闪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呃!

    两美女惊呆了,嘴巴张的大大的,几乎能塞下去一个鸡蛋。

    这小孩真的有病?两人扭头吃惊看向吕小墨,只见他那副“现在你们知道了吧,果果真有病,我看你们怎么下台。”的模样,差点气炸毛。

    原来,果果得了一种怪病,最近一段时间,老是撒不出尿来,可把他母亲李艳急坏了。

    医院检查几天,就是不见病情好转,谢亮,谢医生说,病情还有恶化之势,必须马上动手术。

    果果膀胱下面的尿道,被一个结石给堵住了,这结石也邪性,逐渐变大,已经完全堵住了果果的尿道,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不出两天就有可能撑爆果果的尿道。

    这不,果果的主治医生谢亮决定给果果动手术,预先告诉李艳,手术还并不一定成功,果果的宝贝有可能保不住。

    但是,如果不动手术的话,宝贝一定保不住,动手术的话,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这让李艳这个母亲如何抉择,简直是左右为难,要她的命啊,看着聪明可爱的果果,心有不忍,独自躲进厕所没人的地方抹起眼泪来。

    这不,刚出来,就见俩护士对果果拉拉扯扯,她们不知道这有可能撑爆她儿子的尿道吗?怎不怒火中烧,咆哮如雷。

    “大姐,你误会啦,我们……”田美娜去不知道“神马”情况,很是尴尬道。

    “妈妈,哪位哥哥说不用动手术就能治好我的病。”果果兴奋地指着吕小墨道。

    “什么?不用动手术。”李艳惊讶的叫出来,然后神情激动地看向吕小墨。

    吕小墨甩了甩头发,背着手闲庭信步走来,“咳咳……小菜一碟,让我给他按摩几下,然后开一副药,保证他药到病除,活蹦乱跳。”

    这心情谁能理解,简直是寒冬腊月里送来的一盆火炭,黑夜里一盏耀眼的灯光给迷失的路人照亮前进的方向。

    李艳立马跑过去拉住吕小墨的手,就差给他跪下了,神情激动恳求道:“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呀。”

    田美娜和钟雅差点被雷翻在地,果果母亲,就算你病急乱投医,也不能找一个白痴,神经病看病吧,这货可是和精神病人称兄道弟呀。

    不行,不能让了吕小墨耽搁果果的病情。

    庸医误人,无异于杀人害命。

    庸医,呸!估计他连庸医都不配,只能算个神经病。

    “大姐,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脑袋有点不正常。”田美娜走过去拉着李艳的手劝道。

    李艳见俩护士表情严肃不像有假,面露疑色,心里直打退堂鼓,难道这小伙子胡说八道。

    吕小墨见状,看来得露一手打消她的疑虑,轻启嘴唇,意味深长道:“果果是不是尿道有个结石?”

    “是呀,是呀,你说的太对啦,这……你怎么知道?”李艳眼冒星光,这小伙子又没看核磁成像,他是怎么知道的。

    “用眼看出来的呗。”吕小墨得意道。

    田美娜大惊,难道这货偷看了果果的病例不成,如果他不看核磁成像的话,怎么会知道果果尿道里有个结石,难道他用肉眼就能看出来的?别开国际玩笑了。

    “大姐,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不会看病救人。”田美娜摇了摇李艳的手,情真意切相劝。

    吕小墨眉头一皱,“田美娜,你怎么说话的,我堂堂特级中医医生,怎么不会治病救人了,别忘了,我可是你的主任。”

    中医主任,李艳闻言,眼睛一亮,这可主任啊!

    “主任,你千万要救救我的儿子呀!我求求你啦!”李艳甩开田美娜的手,眼眶湿润,泪光闪烁,打算给吕小墨跪下来。

    吕小墨赶紧向前附身扶起欲跪下来的李艳。

    “果果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果果治好的,就算没有治好,到时候再动手术也不迟,你看如何?

    这可说道李艳心坎里去了,打消了她最后的一丝疑虑,一旦动手术的话,谁能知道结果如何?先保守治疗再说,到时候实在不行,再动手术也不迟呀。

    吕小墨再给她吃一颗定心丸,把胸口拍的砰砰作响,打包票说:“果果母亲,你放心好啦,我医术高明的很,保证果果药到病除,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孩。”

    “好,我依你。”见吕小墨如此担保,李艳心动了,热泪盈眶,楚楚可怜的看着吕小墨。

    吕小墨:“??!!”

    “你依我”,这……似乎不太妥,这词用的可不太恰当啊,很有诱惑性,我可是卖艺不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