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小神医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六十六章 请尝尝我的毒药汤
    让了一圈,竟然没有一个人敢试喝,全部把它当成毒药,这也不能怪大家,因为这么多海鲜混杂在一起熬成的汤,不产生化学反应才怪。

    牛师傅看了一眼愁眉苦脸,垂头丧气的吕小墨,拍手大笑起来,“你就别丢人现眼了,主动认输吧,大家不敢喝,是怕你把他们给毒死了,哈哈哈……”

    吕小墨最后走到夏辉身前,想让他试喝,讪讪道:“夏经理……”

    “哎呀,哎呀,我的老胃病又犯了,今天忌食不能吃东西。”夏辉赶紧捂着肚子,面露痛苦急。

    吕小墨气的直翻白眼,至于吗?他奶奶个熊,老子让你们品尝自己的美食,是你们一万年修来的福分好不好。

    当吕小墨把目光移向曲月儿,曲月儿吓了一跳,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就要撒丫的跑人。

    吕小墨眼疾手快,一手陡然拉住她的胳膊,露着红口白牙道:“嘿嘿,月儿,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就……”

    “不可能,打死我,我也不会喝一口的。”曲月儿凤眼圆瞪,语气决绝道。

    不过,吕小墨趴在她耳边小声威胁道:“如果你不喝一口,你爷爷就算亲自来请我,我也不会去的。”

    “你……无耻!”这货竟然拿爷爷威胁她,曲月儿一听,脸色陡变,气的差点跳起来。

    可是转念一想,爷爷交待的事情,务必,一定要把吕小墨请过来,她顿时露出一副苦瓜脸。

    见她神情有点犹豫,吕小墨赶紧道:“那啥,你抿一口就行。”

    “一口,真的,你不许骗我。”曲月儿秋水般的眸子闪出两道星光。

    吕小墨一本正经道:“我不骗你,抿一口就行。”

    曲月儿瞪着大眼观察吕小墨的表情,睫毛都没有眨巴一下,想从他脸上找出什么端倪。

    “放心,我绝不骗你。”吕小墨语拍着胸膛打包票。

    “你敢骗我,你死定啦!”曲月儿美丽的大眼睛突然射出两道寒光,意思是说,如果你骗我的话,小子,你试试看。

    她不情愿地拿起小勺舀了一勺,然后闭上眼睛把小勺放到嘴边,大有舍生取义,杀身成仁,慷慨赴义的味道。

    当曲月儿刚张开小嘴,吕小墨突然动了,手轻轻一碰她的小手,那勺汤不偏不倚倒入她的樱桃小嘴。

    “咕嘟”

    曲月儿被喝了一口,“咳咳”低头想吐出来,然后抬头瞪向吕小墨,圆瞪的眼睛似乎要喷出火苗来,尼玛,你这个王八蛋竟敢偷袭我。

    就在这时,曲月儿的身体一颤,双眼闪烁出两道星光,肚子里的汤似乎化成一股灵气传遍她的四肢百骸,令人舒畅至极。

    砸吧砸吧小嘴,汁爽口嫩,太特么的好喝了,一辈子都没喝过如此好喝的汤。

    “好喝,太好喝了。”曲月儿情不自禁道。

    于是,她拿起小勺又喝了几口,眯着眼睛感受这苍天赐予绝美甘露。

    众人眼珠子差点凸出来,尼玛什么情况?

    “夏叔叔,你也尝尝,太好喝了。”曲月儿看着夏辉神情激动道。

    夏辉见她表情不像有假,接过小勺,舀了一勺,喝了一口,仔细品味一下,突然身体一震,眼睛一亮,接着闭上上眼睛,神情激动道:“油而不腻,干脆爽口,唇齿留香,肚中的香气左右冲撞,荡气回肠,此生能饮此佳酿,死而无憾矣。”

    啊!

    此话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个个大眼瞪小眼,交头接耳起来。

    “不会吧?有这么好喝?”

    “这享受的表情太夸张了吧!”

    “夏经理向来做事稳重,不说大话,我得尝尝。”

    “对,我们也尝尝。”

    ……

    刚开始,一二个人壮着胆子喝了一口,赞不绝口。

    你喝一口,我喝一口,最后大家抢了起来。

    “让我在喝一口,简直太好喝啦。”

    “哎哎,你别挤我。”

    “你再挤我,别怪我和你翻脸。”

    ……

    为了能喝上一口,大家差点打的不可开交。

    “好喝,太特么的好喝啦!”

    “厨神,这绝对是厨神的大手笔。”

    “我这辈子也没喝过如此好喝的汤了。

    “不枉此生呀,不枉此生呀。”

    ……

    牛师傅见大家都疯癫起来,心里直犯嘀咕,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走过去大声道:“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做出什么好的汤,竟然让大家如此疯狂。”

    眼睛一瞪,尼玛,汤盆已经被喝干净了,汤盆里只剩一菠菜叶沾在盆檐上面。

    牛师傅没办法,只能捏起那个菠菜叶送入他的口中,咀嚼一下。

    陡然,他的身体僵在了那里。

    这种味道是?

    感觉已经飘入云端,既有直上九天,踏碎凌霄的豪情壮志,转而又有坠入温柔乡的少女情怀……

    “不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牛师傅本就是厨艺大家,当然知道这汤的厉害,恐怕整个商君市也没有第二人能做出此汤。

    他的身体颤抖,神情崩溃,好不容易控制好情绪,看向吕小墨,嘴巴哆嗦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吕小墨看着神情癫狂的牛师傅,嘚瑟道:“我随便一做就这样。”转而指着他的鼻子道:“是你愚不可及,厨艺太差,技不如人。”

    愚不可及,厨艺太差,技不如人。

    字字诛心,如一把把利剑一般插进了牛师傅的心脏。

    牛师傅感觉身体瞬间被抽空,如泄气的皮球,捂着胸脯后退了两步,要不是扶住身后的桌子,恐怕就要瘫痪在地上。

    牛师傅自从做厨子一来,不是夸他聪明绝顶,一点即透,就夸是他厨艺超群,无人能及。

    想不到今天竟然败给一个无名之辈,一时半会还真无法承受这沉痛的打击。

    一定是他运气太好,瞎猫逮住死耗子,歪打正着才做出如此美味的汤。

    “一定是这样。”牛师傅攥紧拳头往身后的桌子一捶,默念道。

    “你敢不敢再和我比试一场。”

    吕小墨嘴角一扬,“蚂蚁撼树,自不量力,比就比,你以为小爷怕你不成。我害怕你比过后,自惭形秽,跑到楼顶去跳楼。”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多高的道行?”牛师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