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小神医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妥协
    吕小墨检查一番长舒一口气,田易风只是短暂的休克,以吕小墨的医术,治好他只是毛毛雨。

    他赶紧半蹲着身子先将田易风的脑袋枕在自己大腿上,然后将躯干抬高一些,这样有利于呼吸顺畅。

    接下来,吕小墨手指在他的胸部和腹部快速点了几下,如果是懂行的话,这几样手法可不一般,一阵风点过,已经点了天突、璇玑、紫宫、玉堂、檀中等各大穴位,手法诡异而玄奥,接着掰开嘴,塞进去一个药丸。

    不一会,田易风悠悠醒来,前那张讨厌的脸正嘻嘻作笑,他本能地抬手扇了过去。

    看来恢复的还不错,还有力气扇人。

    吕小墨轻易的躲开这一巴掌,笑呵呵道:“老丈人,恢复的可以啊。”

    “小王八蛋,老子今天和你不死不休!”

    田易风吃力地站起来,摇晃着身子要和吕小墨拼命。

    “老丈人,你咋就这么忘恩负义,你女婿我可从鬼门关把你救了过来,你咋醒来第一件事就要和我拼命。”

    田易风闻言身体一震,猛然顿住脚步,脑袋有些断片,自言自语道:“对呀,我好像累晕倒了,难道是你把我救了过来?”

    “现在想起来了吧,确实是我救了你,老丈人,不必感谢。”吕小墨见他好像想起来了,有点邀功的意思。

    田易风见他这嘚瑟劲,真想一巴掌扇飞他,不管是不是吕小墨救了自己,但是,实实在在是这货把自己累晕的,想想这事就恨的牙痒痒。

    田易风大为诧异,这货刚才还累的给蛤蟆狗似的,现在却生龙活虎,难道他先前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每当自己不想追他的时候,吕小墨总是适时地佯装一步也走不动的样子。

    一念至此,田易风仔细辨认一下,只见吕小墨摸着下巴似笑非笑,一点疲惫的样都没有,顿时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恶狠狠道:“小子,你是不是耍我?”

    “嘿嘿,老丈人,跑跑更健康,多锻炼一下没有坏处,什么耍不耍的,说这话多伤感情。”吕小墨摸着鼻子笑道。

    呃!

    这货果真坑爹。

    田易风得到他的亲口承认,刹那间变得抓狂起来,奶奶熊,这小子真不是东西,差点把老子累成死狗。

    “老子要敲烂你的头!”

    田易风又疯狂的扑了过来,举着擀面杖朝吕小墨头顶敲去,大有一棒槌把他的脑袋敲个稀巴烂的架势,眼看擀面杖就要敲在他头上,擀面杖却离头顶二寸的时候停住了,陡然传来排山倒海的力量,震的田易风震虎口发麻,险些脱手。

    草!这货竟然单手抓住这雷霆一击的擀面杖,任由自己如何使劲竟不能移动半分。

    田易风心中大骇,我这擀面杖敲下去起码有几百斤,这货竟然单手钳住,他到底是不是人?

    吕小墨轻易抽出田易风手中的擀面杖,“老丈人,您一大把年纪,何必舞枪弄棒,别一不小心伤到自己,我先替你保管着。”

    田易风从震惊走出来,“小子,虽然你有两下子,但是,我警告你,千万要离我女儿远点,不然,我就算拼了这把老骨头也和你没完。”

    “老丈人呀,反正美娜已经爱上我了,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到时候你女儿和我私奔可别怨我。”

    “你说你脸皮咋就这么厚,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我女儿会喜欢你,呵呵,你这是白日做梦,咋就不能要点脸。”田易风立马怼了过去。

    “要脸有啥用,要脸你就同意我和美娜交往嘛?”吕小墨仰着脖子戏谑道。

    “你……”田易风气的浑身颤抖。

    “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主动骚扰美娜的。”吕小墨不怀好意地瞥他一眼,哼了哼鼻子,“不过,你女儿要是主动骚扰我,那就不是我的错了。”

    “我女儿主动骚扰你,哈哈,你笑死我算啦,就你这痞子样,我女儿会骚扰你?”田易风上下扫一眼,嗤之以鼻道。

    “老丈人,别太自信哟,你别忘了,你拿棒槌追我的时候,美娜可是抱住你的腰不让你敲我,你也不想想她为啥要阻拦你。”

    田易风心里咯噔一下,驴脸耷拉下来,女儿阻拦他的那一幕重现脑海,莫非…女儿和这货真有一腿?难道女儿已经喜欢上了这痞子?各种猜测涌现出来。

    “小子,以后离我们家美娜远点!”田易风咬牙切齿地警告一句,然后扭身打算走人。

    “站住!”

    吕小墨突然大吼一声,接着疾言厉色质问道:“老丈人,那天和你一起喝咖啡的那个女人是谁?我可看的清清楚楚,那女人可不是阿姨。”

    田易风闻言一震,勃然大怒道:“你小子跟踪我!”

    他居然承认和其她女人幽会了。

    吕小墨闻言心里快乐开了花,尼玛,现在都市呀,咋就这么乱,估计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你就这样随便一诈,差不多能诈出一大片吧。

    “哈哈……你竟然敢背着我岳母在外面撩女人!这下你死定啦!”

    田易风急忙摇手道:“我没有,我们只是牵一下小手而已,没撩她。”见吕小墨不信,赶紧指天发誓道:“我敢对天发誓,如若有半句假话,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吕小墨直翻白眼,一副谁相信你谁就是傻瓜的样子,田易风这下彻底乱了阵脚,哭丧着脸道:“我们真只是牵一下小手而已。”

    “呵呵,仅此而已嘛?说!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她是我高中同学,我见她生活地比较困难……”田易风话说到一半,感觉有问题,因为吕小墨已经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田易风心里“咯噔”一下反应过来,我日你个仙人板板,这小子竟然诈老子!

    “小子,玩阴的,敢炸老子!”

    “老丈人,你要是心中无鬼,行的端做得正,我也诈不出什么?”吕小墨一摊手道。

    “无耻!”田易风金刚怒目,犹如发怒的黑猩猩。

    吕小墨冷声威胁道:“你不同意我和美娜交往,我就把这件事告诉阿姨,别怪我没提醒你,阿姨如果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这下后院要失火了。

    田易风气的来回踱步,愤然道:“你去告吧,反正我们只是拉个手而已,我行的端做得正,不怕你告黑状。”

    “哦”吕小墨哼了一声,略感诧异,想不到这个老丈人这么有骨气,“老丈人,何苦呢,据我了解,岳母大人脾气似乎不太好,如果她知道这事,我估计你晚上就得卷铺盖睡大街。”

    田易风心底暗暗叫苦,吕小墨所言不假,如果沈淑琴知道此事,家里肯定能发生十级地震,鸡飞狗跳,天翻地覆。还睡大街呢?想的美,别痴心妄想了,估计会出人命。

    想到这,田易风不由得打一个冷颤。

    吕小墨见他脸色如吃了屎一样难看,语气缓和道:“老丈人,你看这样吧,我和美娜的事,只要你不从中作梗,我就不为难你。”见田易风又要发飙,赶紧信誓旦旦补充道:“只要你女儿不喜欢我,我绝对不会骚扰她,你看怎么样?”

    在吕小墨软硬兼施,威迫利诱之下,田易风只能无奈同意了吕小墨的丧权辱国条约。

    然后两人打道回府。

    路上,田易风翻了无数次白眼,心里不停的咒骂吕小墨无耻,尼玛,我咋就碰见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滚刀肉了。

    “老丈人,你是不是暗地里骂我?”吕小墨闲庭信步走着,突然道。

    草,这货怎么知道我心里骂他。

    “咋可能,没有的事!”田易风脸上堆满笑容,皮笑肉不笑道。

    “老丈人,你都骂我一路了,声音之大,是个人都能听见好不好?”吕小墨没好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