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小神医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许青荷调查连环杀人案
    别人喜欢你,只是想和你上床,我爱你,厨房、沙发、走廊上……都可以!

    尼玛,这货真不是个玩意,这么龌蹉的话都能堂而皇之说出口,太特么的不要脸了。顶点X23US

    田美娜俏脸羞成一朵罂粟花,妖艳的快要滴出血来。

    她决定小小的报复一下吕小墨,心里恼怒至极却装作娇羞的样子走向吕小墨,小粉拳如雨点一样落在吕小墨坚硬的胸膛上,爹声爹气道:“你坏,你坏。”

    吕小墨骨头酥软,飘飘欲仙,把眼前的美人拥入怀中,柔声道:“美娜,我一定爱你宠你一辈子。”

    嗷!

    吕小墨话说到一半,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因为田美娜趁他不备朝他下身一个膝顶,要是平时,田美娜怎可能伤他半根汗毛,就是趁吕小墨情乱意迷之时发起突然袭击,打他个措手不及。

    “色痞子,哼!”田美娜俏脸愠怒,气呼呼走出办公室。

    “你……阴我!”

    吕小墨抱住宝贝,双腿夹紧蹦起来,我特么着这小娘皮的道了。

    过来半晌,他才感觉疼痛减轻些许,一瘸一拐坐到椅子上,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道:“你们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个个口蜜腹剑,绵里藏针,歹毒!何等歹毒!你特么差点把我的宝贝踢坏。”

    这个时候,吕小墨想起孔子的那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还是孔子您老人家圣明,把女子与小人放在一起,您老人家如此憎恨女人,难道您也被女人踢坏了宝贝,愤怒之下,所以才把女子列入小人的行列,您就不怕全天下的女人挖你祖坟,踢你的传家之宝。

    我可算明白你为啥是圣人了,说人不敢说,骂全天下女人,冒天下之大不韪,然后再被天下所有的女人唾弃,因此才一举成名,一贱成圣,修成正果,名至实归。

    您靠骂女人而出名,我想好了,如果我大放厥词,要为天下女人沉冤昭雪,其实女人不是小人,总要比小人好那么一点点吧,是不是也可以名垂青史,万古流芳。

    吕小墨脑门开洞,异想天开。

    ……

    翌日,上午八点多,警花许青荷来到马大山的办公室,她是为杨晓晓和王珍珍被害一事而来,所长许言德让医院里自行排查,写出怀疑人的名字,并上交给医院,许青荷是来收缴名单。

    马大山,因为得罪了省里的牛大力被降级为代理副院长,之所以处罚那么轻,主要是因为马大山把所有家当都典卖了,包括房子在内,花重金才疏通了关系。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何人不爱雪花银!

    就是吕小墨让他倾家荡产,一想起这个人,马大山就恨的牙痒痒,一直伺机报复,不死不休。

    今天,机会终于来了,医院上下上交的名单,嫌疑犯名单,百分之**十都是写了吕小墨和魏笑天的名字,剩余的名单零零散散无足轻重。

    这正是一脚把吕小墨踢出医院的绝佳时机,马大山怎肯轻易放过。

    许青荷穿着警服走进马大山的办公室,开门见山道:“马副院长,你们医院统计的嫌疑人名单,统计结果出来没有?”

    “许警官过来了。”马大山热情地

    招呼许青荷坐下,指着一摞名单道:“统计结果出来了,106票是魏笑天,108票是吕小墨。”

    “什么!吕小墨!”

    许青荷屁股刚坐到椅子上,闻言“嚯”地一下站起来。

    “怎么?你认识这个吕小墨?”马大山略微诧异。

    许青荷想起吕小墨那天在审讯室虐待、蹂躏她屁股的场景,不由得俏脸一红,巴掌大的小脸上聚集怒色,小粉拳紧紧攥起,恨不得捶死这货。

    不过,她平复一下心情,还是抬头风轻云淡道:“认识,不太熟。”

    马大山何许人也,老江湖一枚,许青荷表情的细微变化,可是被他尽收眼底,向来察言观色他,当然轻易断定许青荷和吕小墨有仇,就算没仇,也是对吕小墨甚是反感。

    “这吕小墨和魏胖子在我们医院名声可不太好,好吃懒惰,不学无术,听说,他们还经常拿着望远镜偷窥女生宿舍,好几次都被抓个正着。”马大山不动声色,试探她和吕小墨的关系恶劣道什么程度。

    许青荷闻言勃然大怒道:“什么?偷窥女生宿舍,这种龌蹉的事他们都干得出来。”

    马大山窃喜不已,看来,这女警察对着吕小墨恨之入骨啊,那就好办了。于是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杨晓晓多好的一个护士,竟惨遭毒手,说不定真是这俩货干的,许警官,你一定要为杨晓晓主持公道,沉冤昭雪啊!”

    “你把吕小墨和魏笑天叫过来,我一定对他们严加审讯,如果真是他们干的,我绝不姑息。”许青荷一拍桌子,粉面带煞道。

    当然了,许青荷也是借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吕小墨,好好出口恶气。

    “好的,你稍等,我这就让人把他们喊过来。”马大山喜出望外道。

    吕小墨和魏笑天接到通知,一起赶往马大山的办公室。

    “老大,这马大炮被降为代理副院长,一定是怀恨在心,不知这次又要怎么设计害我们?”魏胖子面容略显担忧之色。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怕个鸟蛋,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时他是副院长时,我都不惧他半分,现在他只是个代理副院长,我还怕他不成?”吕小墨一脸嫌弃魏胖子没出息。

    魏胖子还是不放心,跟上几步,顾虑道:“老大,他可阴着呢?我们不得不防啊!”

    吕小墨顿住脚步,往他头上拍了一下,没好气道:“我们一没偷二没抢,心胸坦荡,光明磊落,怕个鸟。”

    魏胖子缩了缩脖子,一脸黑线,心中腹诽,老大,你真无耻,把马大山阴这么狠,居然还说自己光明磊落,心胸坦荡,如果不心胸坦荡的话,你不就去偷挖马大山家的祖坟了。

    “跟上,别磨磨唧唧,我倒要看看这马大炮耍什么花招。”吕小墨冷着脸继续往前走。

    魏胖子摇头叹息一声也跟了上去。

    走进马大山的办公室,吕小墨发现许青荷也在那里,瞪着牛眼不可思议道:“小妞,你怎么也在这里?”

    “呵呵,我是来抓那个丧尽天良的杀人犯。”许青荷不怀好意地看着吕小墨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她的眼眸快变成兔子的红眼睛,丹凤眼上蒙上一层杀意。

    魏胖子一看是美女,猪油蒙了

    心,眼睛直勾勾地看向许青荷,“老大,这位漂亮的警察妹妹你也认识,能否介绍我认识一下?”

    “认识,熟的很。”吕小墨狡黠一笑,心道,死胖子,你真是色迷心窍,不知道这许青荷的厉害,你这样调戏她,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哥哥我。

    马大山粗着嗓门道:“你们两个不得无礼,这是来我们医院调查杀人嫌疑犯的许青荷许警官,你们如此胆大妄为,竟然连警察都敢调戏!”

    马大山之所以这么说,就是煽风点火,激怒许青荷。

    许青荷看着吕小墨气极反笑道:“吕小墨,你为人不咋滴,连你的朋友也这么特别。”

    吕小墨不搭许青荷的话茬,而是看着马大山,狡黠道:“代理马副院长,你说你们调查杀人犯就调查呗,你们不好好工作,喊我们过来干嘛?”

    你已经不是副院长了,只是个代理副院长,你牛个毛线。

    代理马副院长这几个字语气很重,马大山闻言都快气炸了,尼玛,你这混蛋,要不是你从中作祟,老子也不会倾家荡产,而且被降为代理副院长。

    马大山咬牙切齿道:“吕小墨,你摊上大事了。”

    “什么事?”吕小墨轻松道。

    马大山拿着那一摞名单摔在桌子上,气如斗牛道:“这是上交的名单,你占108票,魏笑天占106票,你们两个嫌疑最大,我不喊你们过来,喊谁过来!”

    什么!我们两个人的嫌疑最大,占了这么多票!

    吕小墨和魏笑天大吃一惊,看着那一摞名单,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两人急速过去,翻了翻名单,马大山还真所言不假,名单上面都有署名,几乎清一色都是写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吕小墨,这回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跟我回趟警局吧。”许青荷冷笑道。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杨晓晓之死,你们两个逃脱不了干系,就老老实实跟许警官去警局调查吧。”马大山疾言厉色道。

    吕小墨把名单往桌子上一甩,义愤填膺道:“你们冤枉好人!”

    “上面都有署名,并不是凭空捏造,我怎么冤枉你了。”马大山反问道。

    “别废话了,跟我回警局再说。”许青荷当然想假公济私把吕小墨带回警局,然后再把他爆揍一顿,就算打不过他,也要把他拘留在局里不给他饭吃,饿他个三天三夜,好让知道本小姐不是好欺负的。

    忽然,魏胖子拿着两摞名单,横眉立目,咆哮如雷道:“不可能!你们绝对造假!”

    “胖子,铁案如山,由不得你狡辩,你们还是乖乖跟许警官去趟警局,好好配合调查。”马大山沉声道。

    魏胖子大怒道:“咋可能,我样样都输给我老大不假,但是在医院,我向来威风八面,名声最坏,就算怀疑,我在群众心目中的嫌疑最大。按理来说,就算写嫌疑人,我应该第一啊,不可能第二,你们一定造假!我说的这可是有理有据!”

    呃!

    有理有据!

    屋内其他三人一听,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尼玛,这货真不是玩意,杀人犯嫌疑人还要争第一,就像多光荣的事情一样,你特么脑袋被驴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