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喜上眉梢篇六
    三喜一踏入慕容家,慕容老爷外加一堆手下便将她里里外外看了个通透,看的三喜都冒了一身冷汗。

    慕容清寥寥几句,便解释了她的身份,末了还加了一句:“你们要照看好这位小姐,若是她离开了我们慕容府,便拿你们是问。”说罢给了她一个略带羞涩的眼神,就赶忙回书房工作了。

    “是!”一干人等回答的倒是响亮,但是却封住了三喜想要半夜偷跑的念头。

    三喜不由得暗自咬手绢,恨恨的想着,这个少爷,虽说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为什么脑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灵光啊,不是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负么?难道是因为对象是一只惊世骇俗的鸡,就没有起到对人的直接作用么?!

    “咳咳,这位小姐年芳几何?”慕容老爷负手问道,看着对方虽然穿着朴素,看起来也是贫寒人家,但好歹也是个女的啊!是活生生的人类!而且难得的是居然和这只鸡有一腿……有一腿的关系。

    三喜上前靠近几步,低声神秘莫测的说道:“慕容老爷,我是我师父派来的卧底啊!”

    慕容老爷喜不自胜,顿时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

    三喜朝着一直趴在屋檐上装作一只普通的只是在晒太阳的猫眨了眨眼睛,凰陌受到了讯息,终于可以抽身离去。

    当时凰陌浑身上下只能摸出来两个铜板,心碎欲绝的递给了三喜,三喜眉眼抽了抽:“你这点,连一片瓦都买不起。”她沉思了半晌道:“你躲在暗处,这几日你要与我一同将他的红线剪了,我就不追究你了如何?”

    还能如何,凰陌自知自己穷的叮当响,而清越还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师父,师父就更不用想了,他若是晓得她砸了同僚的房顶,还不得拎着自己去给月老赔礼,先能瞒过师父一时就一时吧……

    于是这般,凰陌就被迫签了卖身契,这一段时间成为了三喜的小跟班。

    但她确也提出来了条件,她可以任劳任怨任啥都干,但是她不过夜,必须晚上回到那客栈蹲着,才不会让师父和清越起了疑心,三喜想着大晚上应当也出不了什么事,便也允了。凰陌便一个箭步先行回到了客栈。

    她心中隐约涌现了些焦灼,不知道师父和清越将那只鸦魔收拾的如何了,但她又安慰自己,无论是什么恶劣的状态,只要师父出手,保证能够力挽狂澜。而清越师兄也不是个只会做样子的绣花枕头,有他们两个人在,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但是师父让她逃走之前,言辞之间气息有些不稳定,没有了往日的游刃有余。

    这让她着实在意,有点不安。

    回到客栈时,凰陌见到清越正在卖力的捣着什么,身边还浮现着她熟悉的药草

    香味,但是左顾右盼却不见师父,凰陌跃上桌子,反倒吓了清越一跳:“师父呢?”

    清越刚才似一直在思考着什么,药碗里的药草都已经捣的稀烂还没有回神,此番受到了凰陌的惊吓,神色怔忪,不知为何居然结巴了一下:“神尊他,他在后院……”

    “哦!”凰陌在桌子上越过后院的竹林缝隙见到了熟悉的背影,也没有发现清越的神色有异,自窗户跃下,清越似是在身后唤了她一句:“师妹!”然而凰陌并没有停下来,虽然看到师父的背影,她理应会安下心来,但是不知为何,这一次却心中更是不安,并未因为看到了师父的背影而消散。

    这究竟是为什么?她需要尽快的去确认。

    跳下屋檐,后院是一片茂密的竹林,阳光分散的从鲜翠欲滴的竹林间照射进来,发出了炫目的光芒,凰陌一路抑制着不安向竹林尽头狂奔,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师父就站在那里等着她。

    果不其然,在绕过几个小弯之后,凰陌看到了站在湖边的师傅。

    他安静的站在那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手里拿着一个竹棍,凰陌看到之后心里一紧,莫不是师父已经知道了她将月老祠给破了洞的事故,师父不会是想拿这个竹棍子抽她吧,可是这个事情又不是她一个人的错……谁叫师父那么大力气把她给扔到了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的……

    但是他没有,只是拿着竹棍敲了敲地面,然后试探般的朝前面伸去,凰陌看到他的竹棍无声浸入到了湖面,他还是在向前移动,直到金色的软边鞋被水浸湿。

    “到此为止了么……”凰陌听见他悠悠的喟叹。

    她离他有点远,看不见他的脸,也无法揣测他现在是在想什么,但是感觉起来气氛似乎是有点严肃。

    也许他是在想着怎么抽她……

    凰陌心虚的朝他走了过去,离他不远的时候变成了小米碎步,一点点挪啊挪的,终于到了他的背后。

    悬在口中的师父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师父冷清的声线就制止了我的脚步:“站住。”

    凰陌的背一僵,我已经做好了他马上回头然后狠狠的将手里的竹棍像鞭子一样落在我的身上,条件反射的一抖,噼里啪啦的开始认罪:“对不起师父我错了我不应该养死了你的千年牡丹变卖了你给我的镜子也不应该不遵守女子守则也不应该弄坏了月老祠的屋顶,师父我真的错了!!!”

    “不。”

    他的这一个字让凰陌愣住了。

    君鲤又道:“是我的错。”

    “师父你……气糊涂脑子了么……”凰陌强颜欢笑的看着他,总感觉什么地方很有着违和感。一向那么强势的师父,

    总是对她言辞犀利的师父似离得自己那么遥远疏离。

    “因为我的大意而伤及了无辜,这就是我的责任。”

    凰陌升起不好的预感,心脏剧烈的抽动了起来,她忽的想起来那时那刻鸦魔自爆的时刻,师父将她全身的护在了怀中,那铺天盖地的黑色羽翎当作难道有什么玄机?而那清越方才闪现出来的惊慌的神情,还有他一直在捣着的药,他明明没有受伤。凰陌盼望着这就是一场梦,语气变得奇怪的颤抖起来:“师父……难道说…你,你……受伤了……”

    君鲤扔掉手里的竹棍,竹棍咚的一声没入湖水里,溅起刺眼的水光。他从袖口拿出长长的一段白色丝绸,苍白修长的手指划过白脂般的稠面,一层层的将它蒙在眼睛上,然后绕过自己如一方瀑布般墨色的长发,在后面系紧。长长的丝绸在空中随风轻柔的飘拂着,像是翻飞的玉蝶。

    “你要记住,小家伙。”他的声音像是浸没过湖水而来,冰冷且不带一丝温度:“这一次的事故,与你并无干系。”

    “因为你,还不够格。”

    (本章完)(半缘修道半缘君.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