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如意胭脂铺II > 章节目录 第144章 媚花奴(4)
    “咚!咚!咚!”

    听见鼓声,董令行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眯着眼睛朝窗外看了看,院子里头黑漆漆的。

    “这是几更天了?”

    他问,没有人回答。

    董令行记得前一次听见鼓声的时候是在五更天。有人前来报案,说是在城门楼上发现了女尸,且女尸十分奇怪,怀疑是被人杀死之后倒悬在城楼上的。

    这并不是董令行接触的第一桩杀人案,却是他到达此地上任后的第一桩。他是个认真的人,读书的时候认真,做官之后就越发的认真。于是,他快速起身,连官衣都顾不得穿,就带着衙役匆匆赶去了现场。

    现场,的确诡异。

    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被倒悬在城门楼上,夜风卷起她垂着的发丝,遮挡住了她的脸。城门楼下,第一个发现女尸的更夫已经瘫坐在地上,无论问什么,他就只重复着一个字“鬼!”。

    鬼?

    这世上,能害人的只有人。至于人死之后,是不是会变成鬼,他不知道,但他以往的经验告诉他,鬼是不可能将人变成这个样子的。

    他知道,更夫是被吓坏了,便着令手下的捕快暂时将他带回衙门,待其清醒之后再详细询问。跟着,他走到了城门楼下,抬起头,看着那具被倒悬的女尸。

    兴许是巧合吧,就在他仰起头看着那具女尸的时候,平地里又起了一阵风。这阵风将遮在女尸脸上的头发丝都给吹开了,于是他看见了那张脸,那张惨白惨白的脸。哦,不对,应该说是死白死白的脸。

    那张脸很诡异,是他用言语形容不出的那种诡异。他愣愣的瞧着,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在那一瞬间被某只看不见的手给攥住了。没有疼痛的感觉,却有些呼吸不上来。

    那张脸上,有眉毛、有鼻子、有嘴巴,却唯独没有眼睛。可偏偏,董令行觉得那个女尸在看着自己。

    他是县老爷,自然不能被眼前这具古怪的尸体给吓着。于是,他深吸一口气,错开目光,将头低了下去。

    差役很快就爬上了城楼,将女尸从城门楼上给解了下来。

    府衙里的仵作是个老人,经过验看,确认女子是被谋害的,但身上却没有明显的致命的伤痕。至于那张脸,则是在一张白纸上描画出来的。女尸很可怜,因为在死之前,或者在死之后,她被人生生的剥掉了脸皮。

    如此歹毒的凶手,如此毒辣的行凶手段,让董令行为之愤怒。他决定,无论采用什么办法,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将这个狠毒的凶手捉拿归案。

    从案发现场返回的时候,天已隐隐有了亮色。可为何,现在的天又暗了下来。

    “咚!咚!咚!”

    鼓声又响了起来。这是放置在府衙门口的鸣冤鼓,是他到府衙上任之后让衙役们摆下的,为的就是不错过任何一桩案子。他盯着房门,动了动耳朵。心想,不知道这次击鼓的又是何人?还有,鼓都响了两遍了,为何还不见衙役来报?

    “门外,有人吗?”

    门外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

    董令行皱起了眉。他虽不是那种惯于摆官威的人,日常生活也不需要仆人和丫头伺候,但夜里,也会在门前安置一名小厮。往常到了这个时辰,小厮都会候在门口,听他的吩咐,或者是等候他的起床。

    今日,似有些反常。

    董令行站了起来,他皱着眉头,走到了门口,然后伸出手,将门给拉开了。外面黑洞洞的,既没有星光,也没有月光,甚至连回廊下的那些灯笼也都灭掉了。

    “奇怪,这灯怎么也灭了?”

    董令行才刚刚说完,就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女子。女子是背对着他的。

    “何人?何人闯入我的府衙之中。”

    “董郎,是我。”

    女子柔柔的声音落到了董令行的耳朵里。

    “云儿,你怎会在这里?是门口的小厮放你进来的?”

    董令行蹙眉。他口中的云儿,指的便是裁云。

    董令行并不是一个喜欢贪图女色的人,在遇到云儿之前,他有一妻一妾。妻子是早年由爹娘做主为他娶的。民间有句俗语,叫做女大三,抱金砖。爹娘为他选的这个妻子,刚好大他三岁。谈不上貌美如花,也算不上温良贤淑,但却是一心一意的待他,将他日常生活打理的妥妥帖帖。

    妾,是做官之后纳的。本是同僚送他的红颜知己,能文绘画,红袖添香。

    有妻有妾,董令行本没有想过再纳别的女子入门。对他来说,两个女人常伴左右已经足够了。可偏偏,他遇到了裁云。这个明明出身青楼,却与一般青楼女子有些不同的奇异女子瞬间就夺去了他的目光。再后来,他就动了心,甚至不顾旁人的劝阻,不顾裁云低微的出身,也要将她接进府中。

    董令行算是一个较为迂腐的读书人,他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但他知道,自己在面对裁云的时候生出的那种奇异的感情是与在面对自己的妻子和小妾的时候全然不同的。面对妻子,他可以举案齐眉,面对小妾,他可以以诚相待,唯独面对裁云,他生出的却是想要将她藏在府中,纳入怀中,不将她的美好显露给旁人看的那种自私的,甚至是不可理喻的情感。

    因着他的关系,府中的衙役和下人们也都认得裁云。偶尔,裁云也会从府衙的后门过来,与他相见,但两个人始终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关系。既是情人,又是朋友。董令行告诉自己,在没有将裁云迎进府里之前,他绝对不会像那些轻浮的男子一样,去夺去她的美好。

    可,裁云从没有在这个时辰到他的府衙来过。她不是那种随心所欲的女子,除非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是有人欺负你吗?”董令行问着,往前走了一步。

    裁云背对着他点了点头。

    “谁?是谁欺负了你?”

    裁云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向前走去。董令行没有多想,跟着裁云往前走。

    七绕八拐的,等董令行停下脚步的时候才发现他站在了义庄的门口。

    “义庄?裁云你……”

    董令行原本想要问裁云为何将他带到义庄,却发现裁云不见了。

    “裁云?”

    董令行喊着裁云的名字,原地转了个身,却发现自己又站在了城门楼下。城门楼上垂着一根绳子,绳子上吊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董令行微张着嘴巴,却见白衣女子抬起头,用那张死白的脸对着他。

    “董郎,我在这里!”

    “鬼!裁云!”

    董令行猛地睁开了眼睛,身子瞬间绷直,从床上坐了起来。抬头,看向窗外,天已经亮了。

    他轻嘘了一口气,抹了把脸上的冷汗,小声嘟囔道:“原来……原来是一场噩梦啊!”

    ……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估摸着这位姓董的县老爷也是被那女尸给吓着了,所以才会做这样一场噩梦吧。”

    刑如意托着下巴,打了个瞌睡。这种灰蒙蒙的阴雨天,本来就容易让人犯困,而柳生讲故事的口吻又过于平淡,平淡到刑如意压根儿就没有办法将这些内容往一桩奇异的案情上拉扯,于是就越发的困倦起来。

    她起身,舒展了一下胳膊,用手撑了撑眼皮,看着柳生问道:“那位董大人该不会因为做了这个梦,就认定死者才是真的裁云姑娘吧?”

    “官府办案讲究的是证据。虽做了一场稀奇古怪的梦,但董大人还不至于因为这个梦,就将那名死者与裁云联系到一起。之所以他会怀疑死者是裁云,是因为后来又发生的一件事。”

    “什么事?”

    “因为那个梦,董大人无心再睡。他起身,带了府衙的仵作再次前往义庄。这一次,仵作发现了新的东西。”

    “该不是裁云的信物吧?”

    “不是信物,是痕迹。”

    “痕迹?”

    “我曾与你说过,裁云为了安葬自己的养父,将自己卖给一名富商做小妾。然而,那名富商的妻子却容不得裁云,时常趁着富商不在的时候苛责她,虐待她。在裁云的小臂上,有一处被烫伤的疤痕。进入花楼之后,楼里的嬷嬷唯恐客人看见了那块疤痕,心生厌恶,于是就找了从波斯来的奇人,在裁云被烫伤的疤痕上用特殊的颜料描绘出了一朵花。”

    “纹身。”

    “什么?”

    “没什么,你继续。”

    “那朵花,我没有见过,但董大人却是见过的。当他在义庄女尸的手臂上看见那朵花的时候,就生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所做的那个噩梦并不是平白无故生出来的。这个躺在自己跟前,被人生生剥去脸皮的女子极有可能就是他的裁云。”

    “既如此,董大人为何不去海棠院,将那名假的裁云给抓起来。”

    “因为在那个裁云的手臂上也描绘着同样的一朵花。”

    “什么?”刑如意皱眉:“一模一样的吗?”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柳生回答,看着刑如意的眼睛:“可显然,这世上不可能有两个被虐待过的裁云,也不可能有两朵几乎一模一样的用来遮盖伤痕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