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赢过则天君 > 章节目录 第1章 赌注
    当一个人爱到极点时,放手很难;当一个人恨到极点时,放手也很难。慈君恨了则天君三千多年,从未想过放手。每次转世完毕回归灵魂界,她都要来到则天君的面前,旨在提醒自己,时刻不忘赢过则天君。

    灵魂界慈君的宫殿内,慈君、则天君、上官君正在玩斗地主。虽然灵魂界的一切事物都由气组成,但宫殿内的摆设仍然仿照人间。

    灵魂界和人间一样,也有高低贵贱之分。武则天在人间多次转世,次次都出类拔萃。秦朝宣太后,让她进入高等灵魂;则天皇帝让她成为一等灵魂则天君。成为一等灵魂以后,她便不再投胎转世。对于不再转世的缘由,有人猜测,她讨厌人世;有人猜测,她怕再也达不到“女皇帝”的高度。猜测总归猜测,除了上官君,没人知道真正的原因。就像,所有的灵魂都知道慈君嫉她、恨她,但都猜测不出则天君笑脸相迎的理由。也许,这就是她的过人之处吧!

    “10、J、Q、K、A。”则天君甩出了单顺。

    同为“农民”的上官婉儿当然不要。上官婉儿,武则天时期的才女,武则天的女官。

    “地主”慈君看了一眼自己的“王炸”,再看了一下则天君手中的十多张牌后,选择“不要”。慈君就是唐朝李治的王皇后。王皇后让她成为高等灵魂。高等灵魂又分为一、二、三、四、五等。则天君轻易就完成了三级跳。而慈君就没这么幸运,她艰难地升为四等,又艰难地升为三等,更艰难地升为二等。之后,就原地踏步。直到投胎做了慈禧,她才升至一等灵魂。这比则天君已晚了一千多年。

    “四个三、四个四带两对。”则天君把手中的牌全甩了下来。

    “啊?”慈君惊呼出声。

    “我赢了。”则天君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慈君无奈地把扑克牌扔在桌上。

    “咦?你有两个王炸?唉,可惜了。”则天君“啧啧”叹息。

    “你这话什么意思?”慈君没好气地问道。

    “没什么意思?”

    “不就是手中的牌比我好一些吗?还真以为自己牌技好吗?”慈君冷冷地说道。

    “就是我牌技好。”则天君就喜欢和她斗嘴,“不是我吹,你那牌到我手里,一定赢。”

    “好,那咱就换一下牌,再打一次。”慈君的嫉妒之火一下子就被则天君点着了。

    见慈君要恼,上官君忙打圆场:“多少年的老友了,怎么打着牌还生起气来了?”

    “上官君,我可没生气。则天君也太狂妄了,我要让她清醒清醒!”说话间,慈君已把牌洗好,放在三人面前。

    “不是狂妄,而是有这个资本。我就让你看看,我这个一千三百年的一等灵魂可不是白当的。”则天君启牌。

    “叫地主!”慈君抢道。

    则天君看了她一眼,等她揭底牌。

    慈君愣了,迟疑地揭了底牌。

    扣好牌之后,慈君望向则天君。

    则天君道:“出牌吧。”

    “你不抢地主?”慈君终于按纳不住,问了出来。

    “不抢。”

    “你不是说牌好吗?这么好的牌,为什么不抢地主呢?”

    “你的牌是好,但是你我都知道是什么牌了,我当然要换个打法了。这次,我要和上官君合作。怎么样?底牌扣乱了吧!”则天君说起了风凉话。

    慈君气得脸都绿了。

    知道则天君有天王炸,慈君出牌就有所顾忌。她想先把单个“7”出去,等转了一圏后再接手,一气出完。

    则天君见她出了“7”,直接用“2”压。慈君没有大王,只好用“四个炸”。四炸之后,连对即破。她出对子,又被上官君截住。之后,慈君再也没有出牌的主动权。慈君出牌越来越慢,但也未能阻挡她输的命运。

    “怎么样?不是牌的问题,是人的能力不同。”则天君把最后两张十甩了出去,笑着说。

    慈君把牌一扔,道:“你知道我的底牌,又和上官君合伙二打一,我当然敌不过。”

    “再打,我有的是时间。”

    慈君冷笑:“你当然有时间喽。我说则天君,在这灵魂界呆了一千三百年了,你不够吗?知道的,以为你厌倦了人间的争斗;不知道的,以为你怕下凡呢!”

    “呵呵,我怎么会怕下凡呢?我可是中国唯一的女皇帝。”

    “收起你的女皇帝吧!我下凡无数次,又不是没当过太后。我为慈禧太后那会儿,也掌握了国家大权几十年,想当皇帝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你就当了一回太后,一回女皇帝,就在这灵魂界炫耀了一千三百年,你不觉得无聊吗?”慈君冷冷地说道。

    “呵,一句话的事?说得轻巧,你频繁地下凡,不就是想当一回女皇帝吗?可惜,你总是没有这个胆量。”则天君冷笑。

    “你!”慈君被戳到痛处,一时无语。

    “都是灵魂界的一等灵魂,何必闹得不愉快呢?则天君,我养的蓝牡丹开了,不如到我宫里看看吧。”上官君再次打圆场。

    “好啊。”则天君起身。

    “则天君,”慈君也站起身,“你认为你比我强,我认为我比你棒。咱们不如赌一场吧。”

    则天君回头看她。

    “咱们一同下凡。你若在人间能再当一回女皇帝,哦不,中国现在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你若能当上****,我生生世世认你做姐姐。如若不能,你每见我一次就要低头叫我一声‘姐姐’。”慈君笑着望向则天君,“不敢下凡就算直接认输。”

    “我若不下凡,你们这些人还真以为我不敢了呢!下凡就下凡,不过,改一下规则吧。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只要在其中一行成为状元,就是我赢。”

    “状元?那状元的标准是什么?全国第一,还是全世界第一?”

    “世界第一。”则天君说罢和上官君一起离开慈君的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