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赢过则天君 > 章节目录 第7章 周眉清,你要加油了。
    “妈,我回来了。”周眉清高兴地推门进来。

    “哦,桌上有洗好的苹果,你吃吧。”神艳正在厨房里忙活。

    周眉清洗了手,拿起桌上的苹果啃了起来。

    神艳煮上饭,坐在女儿的旁边看着女儿吃苹果。

    她的女儿周眉清,今年才十二岁,就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她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眉清目秀,活脱脱一个大美女。神艳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脑炎,她的眉清一定会成为班里的优等生。想当年,自己可是全校第一的好学生,用现在的话说,那是真正的学霸。

    可是天不遂人愿,孩子病了。孩子生病那会儿,她整夜整夜的不睡觉,坐在病床边祈祷,祈求孩子能活下来。幸好,老天垂怜,孩子活过来了。活着就是幸福,她不再奢求孩子的学习能有多好。

    可今天……

    “苏格拉底说过,要想清除灵魂里的杂草,就要用美德去占据它。要想让孩子在学校里不惹事,就要用学习去占据它。她在学校里不学习,您觉得她会做什么呢?”梅老师的话在她耳边翻腾。

    “眉清,你长大了,变漂亮了,也懂事了。”

    “那当然。”眉清啃了一口苹果。

    “昨天和我同事聊天时,她说,她老公每天都要接送上学的女儿。我当时就想,嗯,都十五岁了,比我女儿大三岁呢,还要接送。我女儿从三年级的时候就自己上学了,比她强多了。”

    “我们班现在还有好多同学从来没有独自坐过公交车呢!”周眉清一脸的自豪。

    “就是。以前给你配手机,是怕你坐过站,有意外情况。现在想想,我女儿心里有数得很,怎么可能坐过站,怎么可能有什么意外情况?就算有意外情况,也能自己应对,也能安全到家。”

    “当然。”

    “那咱就不要手机了吧!”说话时,神艳已经做好了迎接孩子爆发的准备。以前,她爸爸曾开玩笑要收回她的手机,她当场翻脸,掀了茶几。哄了半天才哄好。

    周眉清嚼苹果的嘴停了。她眨巴了两下眼睛。

    神艳想,暴风雨就要来了。

    可是——

    眉清说:“行,我也不想要手机了。”

    神艳愣了,呆呆地看着女儿。

    周眉清已吃完了苹里。她掏出手机,递给母亲。

    神艳机械地接过。

    “妈,我做作业去了。”周眉清进了自己的房间。

    神艳见孩子心情挺好,便想着乘胜追击,也跟着进来了:“眉清,你有没有抄过别人的作业?”

    “妈,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你女儿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周眉清对自己以前的行为深感后悔,可让自己在母亲面前承认自己抄作业,她还是很难受的。

    “我当然知道。如果有不懂的题就问妈妈。”神艳说完退了出来。她觉得作为一个母亲应该相信自己的孩子。如果让孩子觉得连自己的母亲都不信任自己,那就太可怜了。

    “周眉清,你要加油了。”周眉清伸出右臂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她拿出作业本,认真地做起作业来。

    写着写着,她的思绪开始飘飞。她想起了白天里梅老师的话:“人生在世,除了吃饱喝足之外,还要活得有尊严。”“知识让你活得堂堂正正,活得有尊严。”“知识就是金钱,有知识的人挣钱容易。”“被尊重的人生才是有价值的人生。”“用十二年的刻苦学习换来一生的幸福,值!”

    周眉清自己也觉得奇怪。以前,老师讲的话,她是这耳朵进那耳朵出。可今天,老师讲的话居然都记得。她知道,老师说的是对的。她不能再这样下去。她要为自己博一个好的未来。她要发奋学习。她收回自己的思绪,认真做起作业来。

    语文作业很少,就是把词语抄三遍。她知道看一笔抄一笔是不对的,所以,她先记字形,努力回忆课堂上老师所讲的记字窍门。等把字形记得差不多了,再开始写。这样,三遍下来,她觉得自己都能默写下来了。成功的喜悦在心中蔓延。

    乘胜追击,她开始写英语单词。她想:老师说了,会读就会默。我要把读音和字母联系起来,边读边写。

    these—th-e-s-e.

    前几个单词还算顺利,可后面的几个单词,她根本没记住,拼命想也想不起来该怎么读。她又变成了看一个字母抄一个字母。umbrella——八个字母,她看了八回。这样抄了一会儿,她急了。因为四遍之后,她根本记不住。她曾想去问母亲,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知道母亲的回答一定是:这么多年了,早忘了。你明天问老师吧。问老师?她才不会呢!老师上课讲了这么多遍,自己没听。等课后再去问老师,那才是典型的没事找抽型。

    她后悔把手机交出去了。如果不交出去,自己还能上网查一查。上网,还是算了吧!要不是上网,好奇,怎么能进了那色情网站?周眉清摇摇头,努力把进入脑中的那乱七八糟的镜头甩掉。

    好不容易做完了英语作业,周眉清的脑袋已经很累了。她想休息一会儿。这时,敲门声响起来了。周眉清跳了起来,冲出去开门。

    果然,爸爸周立强回来了。

    周眉清接过爸爸的包,高兴地说:“爸爸,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不早,和昨天一样。”

    “啊?”周眉清忙转头看墙上的挂钟。果然,时针指向了“10”。

    “作业做完了吗?”正在洗衣服的神艳问道。

    “没有。”

    “以前不是做得挺快的吗?怎么这两天慢了下来?”

    “最近灵感没了。”

    “快去做吧。”

    周眉清把爸爸的包放在鞋柜上,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眉清翻开数学练习册,看着那深奥的数学题发呆。数学题并不深奥,可对于不会的周眉清来说,确实挺深奥的。她想让母亲给自己讲讲,可一想到母亲对自己的怀疑,她做出了决定。

    她从抽屉里翻出答案,抄了起来。

    从四年级开始,她就抄答案了。老师让家长把答案撕掉,她每次都是自己撕,撕完藏起来。刚开始抄答案时,她挺愧疚的。可时间长了,她就麻木了。

    今天,那种愧疚之感重又回来了。她难过极了。原本,自己是打算认认真真做作业的;原本,自己是下定决心不再抄作业的。

    她想把答案擦掉,让母亲给自己讲。可黑色签字笔的印迹会暴露自己的行为。

    还剩最后一道题没抄。那就让母亲给自己讲这一道吧。

    她叫来了母亲,给自己讲题。

    这道题好难,母亲讲了好几遍,周眉清都没听懂。她能感觉到母亲的绝望,那拼命压抑的愤怒。

    “懂了吗?”

    “懂了。”周眉清小声地说。

    “那你给我讲一讲。”

    周眉清说不出来了。

    神艳“忽地”站了起来,急步走出卧室,又走了进来,轻轻地坐下,柔声道:“妈再给你讲一遍。”

    母亲在强忍怒火,周眉清知道。

    好在周眉清终于听懂了。

    做完作业后,周眉清刷牙洗脸进被窝。

    投身于叶心语身上的慈君要轻松得多,因为她没喝孟婆汤,是带着九九世的记忆来的。九九世的知识经验,别说在中学,就算是在高中,也能名列前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