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赢过则天君 > 章节目录 第56章 破镜能圆吗?
    “神胶就是神奇的胶带,它能粘合世间万物,哪怕是脑部断裂的神经。经它粘合后,神经完好如初,连一点疤痕都没有。”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一点印象,它好像是由意志力坚强、执着固执的灵魂所做。”

    “是的。”

    “别说没有这种灵魂,就算是有这种灵魂,这灵魂也不见得愿意把自己分成碎片去成人之美呀!灵魂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它极端自私。”

    “灵魂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它极端自私。”孟临风重复这句,似乎想到了什么,“说得好,那么请问这位极端自私的灵魂愿不愿意为了父母之情而去充当救人的胶带呢?”

    “等等,你什么意思?”叶心语一时没明白过来,“让我理一理,你说我是神胶,我可以让父母的破镜重圆?”

    “是的,你的嫉妒,你的爱,持续了几千年。几千年就为了得到李治帝,赢得则天君,这还不够固执吗?”

    “这夸奖的话,怎么听起来这么不舒服?”叶心语道。

    孟临风笑了。

    “你是说,我可以修复父母感情的创伤?”

    “用神胶去修复感情?这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吧?不过,界王可以抹去二人之间不愉快的记忆。”

    “界王?他想救谁?”

    “你愿不愿意?”

    “当然愿意。”

    “自私的灵魂会为了自己爱的人而做出伟大的事。”孟临风笑了,只是笑的时候,心是痛的。

    “别打趣我了,说吧,让我救谁,怎么救?”

    “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将面临巨大的灾难,它需要聪明的科学家及时预见灾难并化解。则天君、李治帝是最好的人选。而为了化解你心中的嫉妒,则天君投身于愚笨的周眉清体内。破旧的机器终究承载不了聪明的灵魂。现在周眉清的神经即将断裂。由于灾难即将来临,没有多少时间可耽误了,所以,界王想到了你。”孟临风没有说实话。事实是,让则天君投身于周眉清体内,只为炼制神胶。但作为界王的走狗,他只能美化界王的行为。

    “让我去救周眉清?”

    “你可以拒绝?”

    “可以吗?”叶心语不高兴地盯着孟临风,“你先让我答应,再告诉我要救的人是周眉清,不就是怕我不答应吗?

    孟临风感觉到了她的不满,说:“可以拒绝。”

    如果叶心语拒绝,他会非常难做。可心语不是别人,是他爱了几千年的小蝶,欺骗她已经是无奈之举,他又怎么会强迫她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呢?

    “我去。”

    “真的?”

    “嗯。如果不是因为我,则天君也不会投身于周眉清的体内,经受这种痛苦。再说,我已经放下嫉恨,更没有拒绝的理由。”叶心语话锋一转,“我既已放下嫉恨,还能成为神胶吗?”

    “放下嫉恨,回归爱,才能最终成为神胶。”

    “有一点,我不明白,既然破旧的机器承载不了聪明的灵魂,让则天君换一台机器便是。”

    “换哪一台?把别的灵魂赶走,进驻他的体内?来个鹊巢鸠占?”孟临风反问。

    这样不行,每一个灵魂都有自己的因果,不能轻易去改变。

    “人类世界中无灵魂的人不是很多吗?”叶心语想到了这一点。

    “离开周眉清,再进入另一个周眉清体内?”

    哦,不行。这样还是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行,我明白了。”

    没有了嫉恨,心语又变回了小蝶,聪明又善良。那个他爱了几千年的小蝶又回来了。他真的想抱抱她,可是——

    孟临风摇摇头。

    “等我命令,到时我带你去。”

    孟临风离去。

    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叶心语怅然若失。

    离开了心语,孟临风飞在通往灵魂界的路上。

    小蝶,对不起,我骗了你。

    界王啊!我只是你的一颗棋子吗?

    灵魂界的入口处,孟玉树正等着他。见他回来,忙迎了上去。

    “哥,办完了吗?”

    “办完了。”孟临风心情极差,“他折磨了我们一百世,我却在为了救他的女人而到处奔跑。”

    “你的好,界王是知道的。”孟玉树劝道,“哥,界王说,他要把界王的职位让给你呢!”

    孟临风一惊:“他真这么说?”

    “嗯。”孟玉树点头。

    孟临风苦笑着摇摇头:“他知道我不想要这个,我只想和我的小蝶生生世世在一起。”

    “是真的。”

    “那他干吗?等着我来领导他吗?”孟临风问道。

    “他和他的神如意双宿双飞呀!”

    “哦?”孟临风沉默了。难道他也和自己一样?

    孟玉树酸溜溜地问道:“爱情真的有这么好吗?”

    “你不懂的。”孟临风像是想起了什么,问,“你不是说也要下凡体验一下爱情吗?什么时候动身?”

    孟玉树一听,笑了:“我还是不下凡了吧。一个人习惯了,不想再和谁怎么怎么样了。”

    “随你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你真的不想当界王?”孟玉树好像对这个特别感兴趣。

    “不想。”

    “哥,你也累了,快回去休息吧。”孟玉树哼着歌儿走了。

    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高兴,孟临风摇摇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