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九尾落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八章 噩梦不息
    就在彼时,食梦貘的身躯一跃而起,再度扑了过来。

    而这一次的魏学孤,已然退到一个避无可避的地步,想要躲过去俨然是不可能的。当然,除了躲避以外,也不是没有别的破解之法,只要出手将食梦貘挡住,便不存在问题。

    但他能够出手吗?或者说,他过得了自己内心那一关吗?答案是否定的。

    眼看着食梦貘的身躯越来越近,魏学孤一咬牙,终是没有再避让分毫,任由食梦貘冲了过来。只听得“嘶溜”一声,食梦貘的嘴紧紧的咬住手臂,伴随着力量的加剧,鲜血顺着魏学孤的手臂流淌而出。

    眉目紧蹙,脸色几近苍白,那是疼痛所引起的不适。

    但魏学孤的眼底,却没有丝毫后悔的意思,反倒是更加坚定的看着食梦貘。咬紧牙关的同时,愣是一声不吭,死死的承受着手臂上的疼痛,顺带着还用修为强行封锁血液流失。

    “当初封神,我虽然有着不得已的苦衷,但舍弃了你,的确是我的过失!”魏学孤有些释然的说道,“今日这一口,算是我偿还给你的当年我的亏欠,从今以后,一笔勾销!”

    以一次重创为代价,偿还当年的亏欠,说到底,魏学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毕竟到了他这等层次,再想受伤却是很难,而他为了食梦貘,白白受这么重的伤害,足以显现心底的坚定。

    再者,就像他所说,当年是事出有因,他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守护万兽妖域、守护更多的妖族。若是真要论起来的话,再怎么责怪,也不可能落到他的头上才对。

    伴随着魏学孤的话音落下,他终于再一次出手了,手掌一甩,便直接将食梦貘甩飞出去。

    这便是实力上的差距,他一直忍让,只是因为内心的亏欠,但真说起来,两人的实力的确相差甚远。仅仅是用力一甩,便直接震开了食梦貘的撕咬,力量同样不再一个层次之上。

    魏学孤的对手是梦魇,他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并不准备继续在食梦貘身上浪费功夫。

    手掌一翻,虚天乾元剑骤然出现,牢牢的握在手掌之间。紧跟着,只见他一跃而起,径直的向着食梦貘劈砍而去,其速度之快,绝不是刚才闪避的时候可以比拟的。

    这一招是致命的,他已然决定,就此了结食梦貘的性命。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彼时的食梦貘,活着,或许比死亡还要痛苦。囚禁在梦殇重剑当中,虽然他每天依旧是在吞噬着梦境,但染尽鲜血之后,却已然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就算他的内心,早已被仇恨侵蚀,但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活下去,但绝不能如此绝望的活着,否则的话,还不如一死。尤其是在咬伤魏学孤的手臂之后,他的心底更是如此觉得,仇恨削减了大半,死亡更像是一种解脱一般。

    魏学孤明白他的心思,魏学孤发自内心的理解他,所以,他愿意给他解脱。

    死亡亦是一种解脱,只是很可惜,梦魇却没准备给他这份解脱。

    就在魏学孤痛下杀手的那一刻,梦魇却是手掌一挥,食梦貘的躯体直接破碎开来。化作星星点点之后,重新凝聚成梦殇重剑的模样,而那食梦貘,似乎又一次被囚禁其中。

    “呵呵,好一个以德报怨但你觉得,这样就可以帮他解脱出来吗?”梦魇冷冷的说道,“莫不是,想的太单纯了一些!”

    “梦魇,你我皆代表两方界域的最强力量,实则,早已超脱世俗之外。但你今日的所作所为,莫不是有些卑鄙?我们之间的胜负,与旁人何干?你这般迁怒于食梦貘,有何意义!”魏学孤厉声质问道。

    实际上便如同魏学孤所言,食梦貘自始至终,都是没必要承受这么苦痛的经历。

    就算他真的被梦魇所抓,但也只会被其强行炼化,而后彻底身归尘土罢了。再看现如今的模样,囚禁于陨梦之石当中,失去自由不说,日复一日的承受着痛苦的剥夺,用生不如死四个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可笑,他本就是我捕获的奴仆,如何处置,又何须你在这里说三道四?”梦魇冷声反击道,“你说是想救他,倒是不难只要这场比斗你能赢过我,如你所愿,我会赐他一个轻松的死法!”

    魏学孤先是一震,但随即便坚定的点了点头,自此,他又多了一条飞升不可的理由。

    原本的比斗,本来便只分胜负,但如今气氛又一次升级,变成了不死不休的生死局。比斗的胜负固然重要,但他们之间掺杂了太多的仇恨和恩怨,这一战,只怕是难以平息下去。

    梦魇并没有给魏玖太多思考的时间,双脚一错,再度出手,梦殇重剑又一次劈砍而来。

    “噩梦不息·恶梦不止!”

    冰冷的声音传来,梦魇发动了新的攻击,这是他所擅长的绝学当中,最为强大的攻击。见过这一招的人少之又少,哪怕是魏学孤,都自是在传闻中听到过,据说等级只是略差于圣道法诀。

    死在这一招之下的对手,数不胜数。

    但更为恐怖的是,一旦被其击败,人倒是不会立马死亡,反倒是会以另外一种清醒活着。

    躯体失去该有的机能,意识被长期囚禁于噩梦当中,人们很清晰的知道自己的状态,但却什么也改变不了。若是要类比的话,大抵也就和华夏国的植物人差不多,但却又比植物人还要残酷几分。

    毕竟植物人的意识,是由主管主导,可观融合的。

    但被这一招击中的人,意识会长期囚禁在噩梦的囚笼当中,意识海的深处,终会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噩梦的场景。哪怕真的没死,但长期生活在噩梦当中,要不了多久,也都会自杀而亡的。

    自杀,并不是他们不愿意活下去,而是他们知道,自己真的没有机会活下去。

    魏学孤深知这一招的恐怖之处,这一次,他没有再直接出手,而是身体一跃而起,率先躲过梦魇的攻击。同一时刻,他的手里紧握浩阳剑,快速舞动起来,挥出一颗五角星的模样。

    “剑雨·飞星!”

    冰冷的声音传来,五角星凝结完成,直指梦魇所在的方向。

    无数的剑芒呼啸而来,速度极快,变宛若是剑雨一般,直接刺了过去。同一时刻,天际流星划过,数量还不在少数,伴随着速度的加快,同样是径直的向着梦魇的脑袋砸去。

    在混沌界发生激战的同时,修罗界里的挑战同样接近尾声。

    魏玖早已处于脱水的边缘,全身都陷入一种无力的感觉当中,但不屈之魂还在支撑着他,坚强的走下去。而他早已分不清,败在他手里的修罗到底有多少,只是可以看到,剑下的亡魂已然是越来越多。

    又一只修罗倒下的那一刻,魏玖手掌一荡,直接将一枚修罗草握在手中。

    “一、二、三九、十!”

    魏玖沉声数道,不知不觉间,他身上累积的修罗草,已达到十枚之多。

    似乎只要他愿意,随时就可以将其吞噬,增强修罗之力和自身修为。同样的,不管会不会将其吞噬,只要待到第三层通道洞开之时,他就能如愿的进入到第四大板块。

    算一算,拿到这十枚修罗草,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竟然又花费了他一天的时间。

    距离通道洞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似乎明日,就会到来一般,事实也的确如此。很显然,他的优胜名额已经算是板上钉钉的,现在他最希望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修罗草吞噬掉。

    修罗之力的玄奇,他早已感受的一清二楚,每一寸提升,都会为他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十枚修罗草,又会带来怎样的改变呢?他不敢确信,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绝对非比寻常。毕竟修罗草所强化的,是妖性的力量,也就相当于直接增幅他的力量本源,只怕足以推动质的飞跃。

    。。。。。。

    入口往往只会开放三分钟,若是三分钟内无法进入其中,就算斩杀的再多,成绩也是无效的。所以除了斩杀人数以外,修罗们还需要做一件事,便是不停的向前走,努力的挤到入口附近区域。

    实则,这两个规则是相互印证的。

    你想往前走,便一定会遇到绊脚石,只要你想越过他们,就自然而然的需要斩杀。反之同样成立,越往前走,场面愈加混乱,可以取得的斩杀成绩,必然也就更好。

    至于魏玖,此时所站的地方,是进入至于抛弃,魏玖也曾听说过火炽山峦的通道旁,这里算得上是这版块最为边缘的地方。

    这附近的修罗,数量并不算多,就算偶尔出现一两只,也只是惊讶的看了一眼魏玖,便向着战场涌去。他们的思想很简单,为了不被这个世界抛弃,就必须依仗杀戮,爬的越高。

    至于抛弃,魏玖也曾听说过,便是这修罗界的一大规则。

    魏玖曾听说过,便是这修罗界的一大规则。

    像火炽山峦这样的斗兽场,整个修罗界中不下百座,当修罗年龄达到一定的年龄,便会被送到这些斗兽场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