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嫡妃,农女驯夫记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吃飞醋
    秦苗苗这边刚答应,苏木那边嘭的一声,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吓得秦苗苗一激灵儿。

    睁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苏木,此时苏木脸色阴沉显然是生气了,这货更年期了?说生气就生气,自己没惹他啊。

    秦苗苗抚着胸口,嗔怪到:“你干嘛呀?吓我一跳。”

    苏木脸上怒气有曾无减,语气满是嘲讽:“你觉得一个姑娘晚上照顾一个男人合适吗?”

    合适吗?不是你让照顾的吗?秦苗苗觉得自己很委屈啊:“不是你说要照顾的吗?我没说要照顾他啊!”

    “我让你照顾你就照顾?不知道男女有别,不会拒绝?不会求我来帮你?”苏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不过心里就是不舒服,想骂人。

    秦苗苗看了苏木半天没有说话,心里却把他骂死了‘这个精分的事儿精!说要我照顾,我答应了又怪我没求他,有病吧,没吃药!’

    “那你照顾吧,我不照顾。”秦苗苗还乐得清净呢。

    苏木睨了她一眼,语气依旧冰冷,不过语调到是降下来许多:“求我,求我我就帮你。”这丫头自从搬出来翅膀就硬了,以前死皮赖脸的缠着自己,现在一月半月都不见一回人影了。

    秦苗苗嘴角抽搐,长长舒了一口气,懒得和他计较,故意捏细了嗓子,温声软语:“苏郎中,求你照顾吧,这个家都给你了,我去你家睡,行吗?”

    苏木眉毛挑了挑,看到秦苗苗服软,心里才好受一些,但还是故做高冷的点点头。

    秦苗苗牵着豆包悠哉悠哉的往苏木家走去,今晚能睡个好觉了,苏木的床比自己舒服百倍啊。

    睡到日晒三杆秦苗苗才懒懒的起床,软软香香的被子真舒服啊,自己有钱了也要换一床这样的锦被啊。

    牵着豆包往回走,刚一进门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陈远伯已经醒了,虽然面色还有些苍白,说话也是又气无力,但不比起昨天来已经好了很多。

    二人正在聊着什么,见到秦苗苗进来都住了声,陈远伯挣扎着想要起来,秦苗苗见状赶快制止:“伤那么重,好好休息吧。”

    陈远伯听了秦苗苗的话,不再挣扎起身,而是满眼的感激:“多谢姑娘昨天救了在下,姑娘的救命之恩,远伯铭记于心,他日必将好好报答姑娘。”

    秦苗苗笑嘻嘻的摆手:“不用,不用报答。”但是笑容刚露出一半,看苏木黑着的脸立马收敛起来,转口讨好说到:“不必谢我,要谢就谢苏郎中吧,他救的你,功不可没。”

    苏木听了秦苗苗的话冷哼一声,颇有些装腔作势的味道:“医者仁心,治病救人是应该的,不必言谢。”

    秦苗苗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不拆台会死啊!搓着手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陈远伯的目光却在打量他们二人,半晌开口:“前些月我见着姑娘不是和苏郎中同住吗?怎么自己独居在这山上?”其实陈远伯想开口问他们二人的关系,但是觉得直接开口有些唐突,所以转而换了一个问法。

    秦苗苗刚想开口解释,却被苏木抢了先:“是同住。”

    吐出三个字再没有其它,秦苗苗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同住啊?干嘛不说清楚?

    秦苗苗想着解释,苏木却又开口:“苗苗做饭去吧。”

    想解释的话被苏木打断,但是转念又觉得解不解释也无所谓,附近的所以人都知道她是嫁给了苏木的。

    对着陈远伯礼貌的笑了一下,转身出了屋子。

    做饭,病人要喝粥吧,秦苗苗一边熬着粥,一边想着做点什么菜,突然想起来昨天自己还抓了一只兔子呢,不知道是死是活,将布袋里野兔掏出来,虽然没死不过也就剩一口气了。

    还好,死了肉就不好吃了,正好烧了做菜扒皮斩块,焯水,红烧兔肉,不过怕不够吃又放了几块土豆在里边一起烧。

    秦苗苗手脚麻利,大半个时辰菜饭都已做完了,虽然是糙米粥,不过秦苗苗熬了软烂,都已经稠稠的粘在一起,把兔子的大腿挑出来又夹了几块其他的肉和土豆一起装在一个盘子里连同粥一起端到屋里。

    陈远伯受了那么重的伤只能在床上吃饭,她和苏木则在外边的桌子上吃。

    苏木吃饭时一向很少说话,秦苗苗也识趣的闭上嘴,二人默默的吃完饭苏木将碗筷放在一旁:“待会儿你去村口等着,看有路过的村民让他们帮忙去县衙通知一声,来接县太爷回去。”

    “嗯。”秦苗苗一边刷碗一边应承。

    晌午刚过县衙里就来人讲陈远伯接走了,临走前陈远伯对着秦苗苗又是再三道谢,还留下了一些银子给赔给秦苗苗弄脏的被子。

    送走陈远伯,本以为苏木也会离开,可是他却又回身进了院子。

    秦苗苗跟在身后,侍弄院子边她种的几根黄瓜和茄子。

    长的绿油油的,都已经坐果了,再过个把月就能吃了。

    苏木见到秦苗苗把自己当空气,忍不住开口:“以后莫要把陌生人带回家,就算是迫不得已也不要带回你这,可以送到我那去。”

    秦苗苗听了苏木的话,停下手里的活计,脸上带着笑,他这是在关心自己?还行嘛,有点良心,不枉自己和他做了几个月的室友。

    “记下了,以后不会带回来了。”秦苗苗回答的到时乖顺。

    苏木见起身拂拂自己的衣袍:“听话就好,我这也就回去了。”

    秦苗苗没有挽留,留他干什么。

    日复一日,秦苗苗惊喜的发现开荒的药田里长出许多小绿芽,一颗颗嫩嫩的。刚刚破土,因为是穿插种的,她分不清是什么吗,但是这个至少可以证明她成功了一半,真的有药材种子发芽了!

    每日刚加精心的侍弄,一颗杂草也不让长,小药苗似乎感觉到了秦苗苗的认真仔细,各个长的都非常迅速,不过半月的时间,都已经长出了一寸长,远远看去她的开荒田里绿绿的像是罩上了一层绿纱。

    不过转眼已经到了杨柳成亲的正日子,秦苗苗提前一天去了杨柳的家里,将她准备的礼物送给了杨柳,是一幅耳环,她选了好久,杨柳收到礼物果然很喜欢。

    毕竟还是穷苦的农村,有钱吃饱饭已经很好了,大多数的妇人或是姑娘都没有什么首饰。

    杨柳收到耳环当着秦苗苗的面就带上了,她的耳洞小时候就打好了,一直带着笤帚糜子,今天是第一次带上耳环呢。

    对着水盆的倒影照了照,又跑到秦苗苗的面前,拉着她的手,笑盈盈的问道:“苗苗好看吗?我明天穿嫁衣的时候也要带着!”

    杨柳如此喜欢自己送的礼物,秦苗苗心中也很欢喜,拉着杨柳的手,身子向后靠了靠,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点点头:“真好看,你是最漂亮的新娘子。”

    一句话说的杨柳红了脸,羞怯的底下:“苗苗,谢谢你。”

    “不用谢,我们是好姐妹啊。”秦苗苗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她无依无靠独自生活在这里,秦家她是丝毫感觉不到温情,每次见这姑娘她总是感觉到温暖,虽说没有经常接触,那是自己有意为之,但是每次见了面,杨柳都忽略自己的疏远,拉着问长问短,这份关心秦苗苗还是记在心里的。

    杨柳摸着自己耳唇上的耳环问道:“苗苗,你明天能早点来吗?我想让你陪在我身边。我有点害怕呢。”说完憨厚的笑笑。虽然傻气但是还透着些可爱。

    秦苗苗看着突然有些羡慕杨柳,她是幸福的,虽然家里还有哥哥弟弟但是她的父母还是给她准备了体面的陪嫁,为了不让她在婆家受气,而陈富也是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对人很友好,相信她嫁过去一定不会受苦受罪的。

    “好呀,我明天天亮就过来。”秦苗苗也乐于答应,虽然自己已经‘成亲’,但这古代的婚礼现场她还是一次也没见过呢。

    自己稀里糊涂的死缠烂打就住进了苏木家,陈荷也是被家里绑着上了花轿。所以她想看看完整幸福的婚礼现场。

    二人嘻嘻哈哈聊得开心,陈荷突然进到屋子里,看到二人的笑脸,陈荷步子一顿,本来原身和她俩的关系都挺好,但是秦苗苗来了以后渐渐疏远了她们,不过杨柳还和陈荷保持这很好得关系。

    “陈荷,快来!”杨柳也热情的对着陈荷招手。

    陈荷牵强的扯起嘴角笑笑,走到她们跟前:“杨柳我来看看你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秦苗苗知道陈荷恨不得拔了自己的皮,所以借口离开了。

    陈荷看秦苗苗离开,神情缓和许多,看到杨柳的耳环笑着问道:“杨柳,你的耳环真漂亮,是我堂哥送的吗?”

    杨柳喜悦里带着小小的得意:“不是,是苗苗刚刚送我的。”

    陈荷听到杨柳的话目光瞬间冷了下来,看着杨柳对耳环的喜欢,眼神带着怨毒,心里狠狠道:“秦苗苗,你真是什么都要和我抢,苏郎中你要抢,现在就连我的朋友你也要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