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嫡妃,农女驯夫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二星宿大改
    一秒记住【书迷楼.org】,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着话管家对二人的称呼,秦苗苗眉头一皱,四皇子?为何不是皇上?

    秦苗苗知道老皇帝故去的消息,她本以为自己离开的这几个月,大夏已经有了新的君主,最好的人选除了苏木以外便是四皇子,苏木既然还是武安君,那苏誉想必就已经作为新皇登基了,可为何他还是皇子?

    难道苏木是想坐上那位子?其实他坐上那位置是最理所应当的,可秦苗苗不知为何,想到此心中总会生出一些不愿来。

    苏木顾着和管家说话,没有察觉秦苗苗的神情有异,待他回神看向她的时候,秦苗苗已经将面上的不安收起。

    “苗苗,你先安顿岳父岳母稍作休息,我去去便回。”苏木面对黑脸的秦文良夫妇依旧是心虚的。

    回头看了一眼父母,秦苗苗点头示意苏木:“侯爷,有事便去忙。”因着在府里下人面前的原因,秦苗苗还是习惯称呼苏木为侯爷。

    苏木跟着管家来到会客厅,苏誉和邢炳文已经等候多时。

    如今是苏木顶着皇太孙的名号但却迟迟没有登基继位。

    只有几个老臣和苏誉暂时辅政,而苏木借着大病未愈,始终没有理政,他是在等,等秦苗苗苗回来。

    见了苏木进门,苏誉先迎了上来“三哥,你去了何处?怎么一大早便出府了?”

    邢炳文恭敬的立在一旁,他知道自己这个女婿早晚都将是大夏的君主,所以不敢在苏木面前耍一点岳父大人该有的架子。

    因着秦苗苗回来的原因苏木一扫往日的满面的阴郁,难得露出一丝笑颜:“我去接苗苗回府。”

    苏木说的轻松随意,甚至满是欣喜,但是却听得其余的二人心惊肉跳。

    苏木口中的苗苗他们自然是知道是何人,那是一个人死去数月的人!如果接回?去哪里接回。莫非他真的将……

    对于他们二人的惊恐苏木视而不见,对于秦苗苗的事他也不想对外人多谈:“今日找我有何事?”

    二人收起惊慌诧异,邢炳文对着苏木拱了拱手:“侯爷,今日我与四皇子同来是有两件要事同您商议,一件便是您继位大统,另外一件便是玉玺的下落。”

    苏木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不过一闪即逝,说句心里话,他不想继位,可是凭他现在的处境又不能放权。

    他间接逼死了老皇帝,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无论四皇子与其他皇子哪一个承袭大统,对他均是怀了戒备之心的,二者便是顾重楼!大仇未报,自己这么能放他逍遥过活,无论苗苗现在回没回到自己身边,他亲手射杀了苗苗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他向来有仇必报。

    就算他不报,只怕得了消息的顾重楼也不会善罢甘休。

    而玉玺的下落,他因为之前存了私心,才没有向苏誉和朝中大臣透露其下落,但现在苗苗回来了,这玉玺到是无关紧要了。

    “玉玺的下落,我近几日收到消息,似乎在顾重楼府上。”苏木虽然将玉玺的掉落告知了他们二人,但是他们二人的眉头依旧不展。

    苏誉沉吟了半晌,方才开口:“三哥,玉玺很可能已经别人打开了,今早钦天监来报,说是昨夜神力突现,导致星象大改,放眼现在这四海八国,只有我国的玉玺有此神力。”

    苏誉的话其只说了一半儿,因为身份关系他将另外一半生生咽了回去,毕竟他现在还只是皇子,而苏木是储君,继位是早晚的事,君臣之礼他还是得遵守的。

    邢炳文见他不提,那自己便更不能提,二人对视一眼,已经在心中肯定了钦天监的猜测,那便是玉玺现在长安!

    而苏木刚才无意间的话更印证了这一推断,他们二人已经在心中认定,是苏木寻回玉玺,并且将其打开,运用其神力复活了秦苗苗。

    若不然死而复生这件事该如何解释?

    只是苏誉对此是猜想归才想,心中却没有什么怨言,毕竟苏木是未来都国君,只要不做危害大夏百姓的事就好,至于他要去拿玉玺救谁,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苏誉如此坦然,但邢炳文心里却还是不悦,一国之君沉溺女色,确实让他心生微词,不过还有一个比较直接的原因那便是他自己的女儿也在苏木府上,但却比不上那个乡野村妇!这一点叫他如何不气?

    苏誉的一番话,苏木听在耳朵里,心里却还明镜一般,他们今天之所以把自己登基继位的事和玉玺的下落放在一起说,是在故意旁敲侧击的提醒自己。

    “星宿大改?那钦天监可说会对国运有何影响吗?”此时找回全部记忆的苏木,已经不是那个心地正直的他了,他洞察人心而且手段阴狠,即便是自己的兄弟,他也不能给他留下握住话柄的机会。

    似乎没有想到苏木会如此问自己,苏誉一时怔忡,随即才反过味儿来,三哥是在提防自己:“那到没有!”

    今日他已经说了没有日后他若再以此事说事,恐怕苏木就要给他安上一个前后不一,居心叵测的高帽了。

    即便以前兄弟间的情谊如何深厚,一旦有一人登上高位,那他们的关系必将发生翻天腹地的变化,由不得他们感叹惋惜!

    “如此便好,只是我还是有一事要说明,玉玺此刻恐怕真的不在长安。”二人听了苏木的眸间的诧异一闪即逝,他们似乎有些不明白苏木为何要隐瞒他用玉玺救秦苗苗的事。

    “那秦侧妃是如何回……回来的?”邢炳文虽然知道自己不该想问,可他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好奇。

    苏誉眉头一皱,趁着苏木不备,对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知道自己说错话,邢炳文当下心里也有些后悔,想开口解释,可有不知该该如何开口,踌躇着半天却没在说话。

    他们心中所猜所想,苏木自然是一清二楚:“你们二人皆是我最信任之人,不必如此忌惮与我,至于苗苗为何会突然回来,我也很是意外,从前她只是在梦里同我讲她会回来,我便一直在等她甚至真的打算过用玉玺复活她,但是苍天怜悯,竟然让自己回来了,所并非我找回玉玺将她复活。

    这玉玺依旧在蛊重楼的手里,我们需得尽快想法将其找回来,否则放在他手里始终是个祸患。”苏木的一番话二人反应不大。

    寒暄几句,苏誉和邢炳文便告辞离开。

    秦苗苗回来府里的消息想一颗炸弹丢尽了君侯府,震的好些人心惊胆战,也将有些人气的咬牙恨齿!

    坐在账房里的吟雨此刻脸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她恨!恨得牙根痒痒。

    秦苗苗竟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已经死透了的人,竟然又再次出现了叫她如何不恨!手里紧紧攥着账本,似乎那就是秦苗苗脖子,此刻她恨不得将其掰断了,撕碎了才好:“秦苗苗,你为何阴魂不散!这次我不管你是人是鬼,我都不会让你在这候府待下去!”

    比起吟雨的愤恨,秦婉柔还多了些绝望和恐惧,秦苗苗回来,活着回来了……那她还有什么借口让苏木打开玉玺!那她的家人岂不是就真没得救了!

    一边摸着眼泪,一边低声抱怨哀泣:“老天,你为何如此不公她那样很毒的女人都可以活过来,为何我的家人们却没了重生的希望。”

    比起她们俩的心怀鬼胎,府里其他都侍妾侧妃只是恐惧,死人活了?那不就是鬼吗?而且这鬼还敢青天白日的站在太阳底下,一看就是道行深厚,回想起秦苗苗为人时就已经那么心狠手辣,这会做了厉鬼,恐怕她们的命都将不久矣。

    此时坐在院子里喝茶的秦苗苗还没意识到自己给全府带来的恐慌,此时她心里就一个事情,那就是尽快向自己的父母解释清楚他们对苏木的误会。

    秦文良将屋里上上下下的装饰细细赏看了一遍,暂时放下了对苏木的声讨:“啧啧啧,真是神奇啊,这个朝代看起来挺安定富裕的啊!你看看着吃的用的,穿得住的……”

    这候府的建造本就精致,再加上苏木即将继承大统,随意吃穿用度基本上都是按照皇上的标准来的。

    秦苗苗有些讨好的看着父母,殷勤的为他们端茶倒水:“爸爸妈妈,你们现在可还候府的贵客,自然要用最好的招待你们了,而且私苏木对我一向大方,所以……”

    秦文良一听到苏木两个字他心里就堵的慌想着一路他曾仔细回忆过,秦苗苗小的时候并没有被驴踢过,也没有溺水淹过,谁知道她脑子怎么就进水了呢。

    “苗苗,他将我们放在此处便了事了吗?”秦文良收起刚才略带惊奇的笑脸极度不悦的开口询问。

    秦苗苗剥橘子的手一顿:“爸爸妈妈,刚才你们不是也看见了吗?家里来了客人他需得去招待啊。”

    坐在一旁的杜婉秋沉默不语,好半天才有盯着秦苗苗开口询问“苗苗,我们什么时候能见一见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