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嫡妃,农女驯夫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发狂
    一秒记住【书迷楼.org】,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吓虽然吓走了,但是还有两个没走,显然是胆大的,不怕死的。

    打铁趁热这句话秦苗苗认为还是有些道理的。

    既然茹菲和那位邢侧妃不走,那就不要怪自己不要脸了!

    秦苗苗这边笑得奸诈,苏木也有几分心领神会,看来她不仅仅是要用嘴说说,今晚这便是要付诸行动了。

    安抚好了爸爸妈妈,秦苗苗一路小跑的回了房间,苏木解了衣袍,只穿了一件中衣,懒懒的靠在短榻上。

    见秦苗苗进来,顺手撩了下披散的长发,对着她招招手:“苗苗,过来!”

    “今日劳烦相公等我一等,我有点事情处理,去去便回。”秦苗苗正在翻箱倒柜的找衣服,她一直没有贴身的丫鬟,所以这些事一般都是她自己来做。

    翻出两件衣袍,一件红的,一件白的。

    左右各提了一件,相看半晌,最后还是选了那件红色的。

    原因是为了一步到位,白色衣服的都是属性一般的普通女鬼,而红色衣服的就不同了,那是厉鬼啊!

    看来今夜自己就可以玩一把变装游戏了!苏木做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秦苗苗捯饬自己。

    故意将脸上的粉涂了厚厚一层,头发尽数披散下来,临走时该不忘把房内的琉璃灯给拿走一盏。

    一路避着府中的下人,秦苗苗很快来到了茹菲的房门外,原本她身为王府的侍妾,身边是有贴身侍候的丫鬟的,可为了今夜,秦苗苗叫管家把她身边侍候的丫鬟给支走了.

    所以此时她的房中多半就是她自己一人。

    秦苗苗趴着门缝看了看,不过门太严实,里边半分也看不着。

    尽量的放轻手脚,慢慢的将门打开。因为门是向内开的,秦苗苗开得时候竟然丝毫力气也没费。

    心中虽然狐疑,但是等回过味来已经晚了,刚刚一条腿迈进屋内,一个碗口粗的木棍迎面挥了过来,不偏不倚,真好砸在秦苗苗的额头上。

    轰的一声,秦苗苗只觉得额头剧痛,接着身子便软软的躺了下去。

    一旁的茹菲将手里的木棍丢在地上,眼中惧怕不见,尽是鄙夷,拍了拍手上的灰,用脚尖踢了踢倒地不起的秦苗苗:“哼,吓唬那两个胆小鬼还差不多,我可不怕你。”

    茹菲早就想好说辞了,明日苏木怪罪下来,她也是半夜误以为贼人闯入,误伤了她而已。

    打开房门,左右看了看,院子里没什么人,茹菲转身打算拿那打棍子再打上几下,正好可以报了去年的仇。

    谁知她刚一回身,被她打倒在地的秦苗苗已经站在她身后,正直勾勾的盯着她,眼神狠戾,似乎随时就要发狂。

    对上秦苗苗那阴郁狠戾的眼神,茹菲不由得吓得倒退一步,心惊她明明已经被打倒了,为何会这么快醒过来,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呵呵……秦侧妃,刚才是误会,我以为半夜有小偷进来呢。”

    身着红衣,披散着一头长发,在配上秦苗苗此时阴冷的神情,吓得茹菲两腿打颤。

    上下端详也不见秦苗苗有所回应,茹菲大大吞了一下口水,转身准备逃跑,因为她在秦苗苗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杀意!

    就在她转身准备逃跑的瞬间,秦苗苗突然暴起,瞬间闪现来到茹菲的身后,抬手扯住她的头发将她狠狠的扯回到自己身边。

    茹菲被巨大的拖拽力拉回,她只感觉自己整张头皮似乎都要被秦苗苗给扯下来,紧忙扣住她都手,想将她的手掰开。

    可是她无论什么撕扯抓挠,秦苗苗的手丝毫不为所动,紧紧的拽住她的头发将她拉倒自己面前,开口时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情绪:“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所有人!”

    茹菲此时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苍白着一张脸,哆哆嗦嗦的看着秦苗苗,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扯开嗓子拼命的呼救:“救命啊!快来人!秦侧妃要杀人了!救命啊!”

    尖锐的呼救声似乎引起了秦苗苗的不悦,皱眉转而怒视着茹菲,用空着的一只手猛然擒住她的脖子,五指用力,茹菲顿觉呼吸困难,呼救声戛然而止。

    茹菲的脸渐渐变得青紫,而后眼球开始外突,她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拼命的踢踏撕扯,秦苗苗露在外边的手腕被她抓的鲜血淋漓。

    但是秦苗苗竟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似乎根本不在乎这点疼痛。

    住在最近的邢淮君听到茹菲的呼救声,最先带着丫鬟和小厮赶到。

    结果刚一到门口,就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一身红衣,女鬼一样的秦苗苗此时正扼着茹菲的脖子,而茹菲似乎已经死了,双手垂在身侧,头歪在一旁,不挣扎也不叫喊。

    邢淮君与同来的小丫鬟皆是吓得退后数步,用手掩住口不让自己惊呼出声。

    一旁的小厮毕竟是男人,虽然特害怕,但胆子终究要比女子大上一些。

    壮着胆子向前跨了一步,小心试探着开口:“秦侧妃,您快住手吧。”

    原本秦苗苗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茹菲身上,小厮出声喊她才回过神来,有些木纳的转过头,冷飕飕的开口:“你们也是来送死的吗?”

    说完像甩破布一样将手里的茹菲甩开。

    直接奔着站在别院门口的小厮而去。

    看着秦苗苗煞气腾腾的奔着自己来了,小厮吓得呜嗷一声,转身拉着邢淮君和小丫头就跑。

    三人一路边跑边喊,而秦苗苗则杀神一样紧紧追在他们身后不放。

    本来茹菲闹得动静不大,离的远的苏木根本就没有发觉,可邢淮君带着小厮和丫鬟三人一路喊一路跑,把大半个候府的人全都喊醒了。

    就连在房里看书的苏木也出来查看是怎么回事。

    三人跑到苏木的别院,邢淮君毫无迟疑,立马躲在了苏木身后。

    苏木皱眉:“大半夜的你们闹什么?”

    邢淮君牢牢抓住苏木的胳膊,气喘吁吁,一边说话还一边惊慌的看着门口:“是秦侧妃,她杀了茹菲,被我们看见了,就想过来杀我们灭口!”

    本就不悦,一听邢淮君如此污蔑秦苗苗,他更是恼羞成怒,一把甩开她的手,大步朝门外走去:“休要胡说,待我去看看。”

    苏木是知道秦苗苗半夜扮鬼吓人的事,所以他觉得是邢淮君在故意摸黑冤枉秦苗苗,她办事向来有分寸,而且也不是那心狠手辣草菅人命的人,她怎么会杀了茹菲呢。

    走出别院门口,四周看了看,却不见秦苗苗踪影,跟着而来的邢淮君三人也觉得诧异,她们明明看见秦苗苗就跟在自己身后,怎么会就不见了。

    苏木眼中的责备更甚,寻着路,往几个侍妾住着的院落走去。

    已经睡着的秦文良被身旁的杜婉秋吵醒:“文良,外边好像出了什么事情,刚才有人大喊救命!”

    秦文良闻言坐起身子,侧着耳朵听了好半天隐隐约约好像真的听见有人在喊救命,而且还有人再叫秦侧妃……

    犹疑的开口:“婉秋,这里的人叫苗苗秦侧妃吧,刚才我怎么听见还有人喊她的名字啊?”

    一听到秦苗苗,杜婉秋都神经徒然紧绷起来,二人对视一眼,慌忙的起身将衣服穿好,因为慌乱,油灯也不曾提一盏,携着手来到别院外,好巧不巧,正好碰到寻人而来的苏木。

    也顾不得平时的偏见,秦文良开口时声音有些焦急:“苏木,家里出什么事了吗?我怎么听到有人喊苗苗啊?”

    苏木心里焦急,但是碍着秦文良和杜婉秋都身份,他依旧的耐着性子:“岳父,岳母,无甚大事,您二位先回去休息吧。”

    杜婉秋自然不相信苏木的话,来了这么多日子,她都已经有了大概了解,这候府上下规矩多的很,不会有人敢半夜出门在府中作乱的,一定是有事情发生:“苏木,你有话就和我们直说,不必瞒着我们……”杜婉秋边说往一旁看去,隐约看见拐角处似乎有一滩红色的东西丢在地上。

    因着天色暗,杜婉秋实在看不清那处到底是个什么。

    苏木觉察出面前的岳母神色有异,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身子随之一僵,转而也顾不上面前站着的二人,快步朝那处走去,杜婉秋不知道地上的是什么,可是苏木却知道,秦苗苗出门时穿得就是一身大红色的衣服。

    二人紧跟在苏木身后跑去,走到近前苏木才发现秦苗苗栽倒在地,人已经昏了过去,而且额头处红肿的厉害。

    苏木本想将秦苗苗抱起来,可随后赶来的秦文良却是快了他一步,一把将秦苗苗抢到了怀里,看到秦苗苗额头上的伤口,转而愤怒的瞪着苏木:“你对苗苗家暴了?”

    “嗯?”家暴这个词让苏木无从理解,不过看着眼前的情形他倒是能猜出个大概:“岳父岳母,您二位误会了,苗苗并非我所伤,不过您先将她交于我,毕竟苗苗的伤要紧。”

    此时也就是秦文良能让苏木还能好言好语的说上几句,若是换作旁人,在秦苗苗受伤的情况下还和他废话,恐怕会死的有些难看。